小说无忧 > 神道丹尊 > 第333章 战象拳
    考核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有许多有钱的主到处收购令牌并收小弟,凌寒也被许多人“骚扰”过,大部份人还好,被拒绝了就继续去找下一个,反正这里人那么多。www/xshuotxt/com
  
      可总有些人认为天地应该绕着自己旋转,被拒绝了就摆出一张臭脸,甚至还威胁要杀人之类,这个年轻人便是其中之一,名为赵日。
  
      不过,凌寒因为几次易容,赵日自然不可能认得凌寒,他只是用力嗅着鼻子,眼睛则是盯在了凌寒所烤的肉上,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
  
      “赵哥,这好像是品质极高的妖兽肉啊!”有小弟对着赵日说道。
  
      “去给我拿来。”赵日说道,高阶妖兽肉可是大补之物,对于武者来说是不逊于丹药的好东西。
  
      一名小弟立刻走了过来,向着凌寒喝道:“臭小子,把令牌交出来,你可以滚蛋了!”
  
      凌寒眉头一皱,道:“不想死的话,就滚!”
  
      “哈哈,没见我们有这么多人吗?”那小弟冷笑道,他们这一众人确实实力不弱,不但人多势众,而且还有几个涌泉后期的高手,一路横推,让他们都是自信心暴棚。
  
      “快点,本少饿了!”赵日在后面催促道。
  
      “哼,敬酒不喝喝罚酒。”那小弟立刻一脚对着凌寒踹去,用力暴猛,这已经不是把凌寒踹开的事情,而是要把他的脑袋给踢爆。
  
      这个考核不禁杀戮。似乎也释放了许多人的凶性。
  
      凌寒目光一寒,一指划过,冷凛的剑气凭空而生。噗,鲜血飞溅,那人的一条腿被生生划断,在天空中舞空了一个弧线,啪地落到了赵日的身前。
  
      “啊!”这时,那小弟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愣之后才惨叫起来。眼泪鼻涕都是糊了满脸,却根本忘了去包扎一下伤口。否则光是流血就会流死。
  
      “放肆!”
  
      “大胆!”
  
      “找死!”
  
      百多人都是齐齐怒喝,就只是一个人而已,居然敢在他们面前逞凶,还有天理吗?
  
      “似乎还有两把刷子。”赵日冷笑。“张兄、李兄、马兄,哪一位肯出手,拿下这小子?”他向身边三个气宇不凡的年轻人说道。
  
      这三人都是涌泉九层的修为,脸上的傲气都要冲天了。
  
      事实上,抛开一些大家族的后代,三十岁以下的涌泉九层在北域确实是非常了不起了,可称顶尖级别,毕竟跨进灵海境的也就那么几个天才,要么是得到了奇遇。吃了什么天地灵果或是服了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灵丹。
  
      张姓青年大步而出,笑道:“这种小人物便交给我了,免得污了李兄和马兄的手。”
  
      另外两人则是矜持一笑。三人的实力其实差不多,也彼此不服,每个人都要争得第一的排名,因此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就会轮流出手,昭显自己的实力。
  
      “小子,不用报上姓名。也不用说你有什么后台,我不在乎。在这里遇到我。就是你最大的不幸,所以,要怪就只能怪你的命不好!”张姓青年十分嚣张地说道,一拳轰出,对着凌寒挥了过去。
  
      为了在李、马两人面前展现实力,这一拳他可是全力以赴了,为的就是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凌寒干掉——谁能更快地解决对手,那谁的实力自然更强了。
  
      凌寒摇了摇头,这些年轻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世界之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他哼了一声,也是一拳轰出,战象拳发动,嗡,一道脉纹铺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头浅银色的龙象,散发着大气势,向着张姓青年踏去。
  
      噗!噗!
  
      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喷了出来,武道意志,那是武道意志!而武道意志外放,那是……灵海境!
  
      我擦!
  
      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突了出来,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奇貌不扬、才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居然会是灵海境的高手?这下玩蛋了,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嘭!
  
      龙象碾过,张姓青年已经不复存在了,被直接踩成了一团烂泥。
  
      凌寒讶然,第一次使用战象拳他也不知道威力如何,结果……直接把一个涌泉九层的小人物轰杀成渣了。而他只是修习了这门拳术一天,并没有真正掌握其中的精髓。
  
      真正的战象拳,打出的龙象应该是金色的,而非现在这浅银色。
  
      不过,一天时间就能修炼到这样的程度,也不错了。
  
      凌寒笑了笑,并没有苛求自己,他是天才,但并非逆天的天才,只能说是运气比较好。
  
      “大、大大人!”赵日哆嗦着说道,灵海境对涌泉境那是绝对的碾压,即使他们有百人团也完全不够看,更何况百人团中的涌泉境也只有十来个。
  
      “还想吃肉吗?”凌寒温和一笑,可刚刚才看到他一拳把张姓青年碾压肉泥,谁还会觉得凌寒温和可亲?
  
      众人齐齐摇头,动作整齐无比。
  
      凌寒点点头,道:“把令牌拿出来,除了赵日之外,其他人都可以滚了。”
  
      众人如蒙大赦,连忙纷纷掏出令牌放到地上,然后掉头就走。这令牌没了还能再去抢,可命要是没了的话,上哪找去?
  
      赵日一咬牙,突然拔腿就跑,他可不想束手待毙。
  
      只是他才刚刚转过身,右脚抬起刚想踩下去,却是踩了个空,整个人顿时向着地面栽倒过去。倒不是地上突然多了一个窟窿之类,而是他的右腿已经被一道剑气斩飞,那自然踏空了。
  
      “啊——”他立刻惨叫起来,挣扎着支起上身,想要向手下求救,可每个人却是连多看一眼都是没有,只是低头疾走,让他突然生起强烈的凄凉。
  
      “不要杀我,我是赵家的族人,我爹爹是赵日成,神台境的强者,他要是知道你杀了我,一定会找到你,杀了你!”赵日只好又回过头来威胁起凌寒来。
  
      凌寒淡淡一笑,道:“好,我记住了。”他随手一挥,噗,赵日的脑袋已是被削了下来,骨辘辘地转了几圈,眼神中兀自充满了不甘。
  
      “我现在的剑意太强了,明明出的是拳、是掌,却是化成了剑气,这样哪怕我用的是战象拳,也会让人猜出我其实是用剑的。”
  
      “嗯,得调整一下。”
  
      他喃喃说道,至于赵日这种货色杀一万个也不会被他放在心上,前世这样的二世祖他不知道杀过多少。未完待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