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神道丹尊 > 第1350章 赵苦
    这名男子很年轻,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但鉴于神灵无比悠长的寿元,看上去年不年轻完全不能代表年纪。
  
      此人,竟是星辰境。不过,也只是中极位初期而已。
  
      不过,他的年龄绝对超过了百万岁,只是相较于星辰境漫长的生命来说,他还处在最朝气蓬勃的时间段。
  
      不足百万岁的星辰境,这也足够自傲了,难怪他鼻孔都是朝天的。
  
      “拜见苦少!”地龙宗的人都是跪了下来。
  
      不说这年轻人的背景,光说他星辰境的修为就有让地龙宗臣服的资格。
  
      “都起来吧。”年轻人摆摆手,显得很是漫不经心。他目光扫过,见凌寒诸人居然还在那坐着,甚至还在吃着东西,不由脸色一变。
  
      他转过身来,道:“你们这些人,见了本少,为何不跪?”
  
      “敢让参爷下跪?你小子是屎吃多了吗?”老参上窜下跳,他本来就嫉妒这年轻人身边有那么多的美女,现在见对方还这么嚣张,顿时就恼了。
  
      年轻人原本就带着薄怒,再听老参这么叫,脸色的寒意更甚,道:“十二姬,还不将这株参拿下,给本少进补,晚上好好宠你们一番!”
  
      “是,少爷!”十二姬娇笑着福了一福,脸上都是带着诱人的红晕,媚目飘飘。
  
      老参不由眼睛发直,道:“美女,不如跟着参爷啊,参爷的‘精华’绝对大补。”
  
      “还是做人参汤吧!”十二名美女同时出手,她们居然个个都是日月境大圆满的存在,又精通一套合击的阵法,不但可以将十二人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甚至还有相当的增幅,几乎要接近星辰境了。
  
      老参哪敢匹敌,惨叫一声中,连忙逃之夭夭。
  
      他的境界不高,可速度却是快得离谱,一溜眼就来到了凌寒身后,然后探出头来,道:“小娘子们,有胆就过来!”然后又对凌寒道,“小寒子,给参爷镇压了这些小妖精,让参爷每天晚上都指导她们,让她们改邪归正。”
  
      十二姬都是大怒,这株人参怎地那么嘴贱呢?
  
      “还是老老实实来炖汤吧!”她们自然不惧凌寒,十二人联手甚至可敌星辰境!
  
      凌寒伸手,嗡,气势震荡,向着十二姬涌去。
  
      啪啪啪啪,十二姬顿时身体一软,齐齐摔倒在了地上。
  
      这是天威,实力相当或是更高,那么战力便会受到相当地影响,若是实力不如的话,那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趴在地上等死。
  
      “好胆,连本少的女侍也敢出手,你活得不耐烦了?”年轻人将目光一瞪。
  
      他叫赵苦,来头大得惊人,乃是大赤阳帝朝一位恒河境强者唯一的子嗣,因此就算平时出门也是排场浩大,奢侈惯了。
  
      凌寒挥了挥手,道:“此地之事与你无关,从哪来回哪去!”
  
      “哈哈!”赵苦不由对天长笑,真是见了鬼了,在大赤阳帝朝中,居然有人敢这么同他说话。他森然道:“立刻给本少跪下,求得本少满意了,或许可以饶你一条狗命,不过——”
  
      他的目光在天凤神女的身上转了一圈,不由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这个女人,归本少了!”
  
      他不是没有见过美女,但像天凤神女这般无论是容貌、气质都顶级的,确实是头一次。
  
      十二姬个个都是精挑细选,不但美,而且武道天赋极高,可是与她一比,差距便明显无比。
  
      听到这话,风破云等人都是露出了怒色,江跃枫等人更是直接开口相斥,这可是他们的师娘。
  
      凌寒也是目光森然,道:“看来,你这是要自寻死路了!”他知道,此人肯定有恒河境的背景,但当初他连谢东来也是毫不犹豫就宰了,现在又害怕吗?
  
      “哼,胆子挺大的嘛,但你知道本少是谁吗?”赵苦傲然说道。
  
      他最喜欢拿后面一句砸人,通常在他报出身份之后,无论是谁都会吓得屁滚尿流,然后向他百般讨好,就怕不能将他伺候爽了。
  
      “我爹,可是赵祖翼!”
  
      赵祖翼,在大赤阳帝朝也是一位传奇人物,据说他本是一个宗门内的无名小卒,但不知走了什么运道,居然误入一个山洞,那里有该宗门早就失传的绝学。
  
      他藉此而起,渐渐有了点名声,尔后每当他寿元将竭时,总能意外地遇到机缘,突破当前的境界,不断地变强。
  
      在数亿年前,赵祖翼就已经是垂垂老朽的人物,可数亿年之后,他还是这副模样。
  
      如今他也已经三亿岁出头,就不知道他在恒河境的寿元极限来临之前,能不能又撞大运,一脚跨进创世境去。
  
      因为一路是从小人物熬上来的,这位赵祖翼的为人也不怎么像个至强者,该有的毛病全部都有,比如好色、好名,他妻妾无数,可就偏偏只有赵苦这么一个儿子。
  
      取名赵苦,是想避避忌,免得上天嫉妒,折了这赵家唯一的苗。
  
      地龙宗的人都是表情傲然,他们的开派祖师当年曾经在赵祖翼的府上做过侍卫,虽然谈不上什么渊源,但至少也算有一些香火之情。
  
      但这次宗门遇到生死存亡的大危机,他们当然想到了这个关系,便派人去当说客,正好遇到了赵苦,送上了几名美女之后,赵苦便答应跑上一趟。
  
      倒不是赵苦对此有多么满意,而是他静极思动,正好想出来走走。
  
      凌寒不动声色,话说他得到了岁月千秋,与仙域的某个势力都是结下了因果,那恒河境又算什么呢?
  
      他看着赵苦,道:“你非要自寻死路,那就成全你!”
  
      像赵苦这种二世祖,谁不顺他的意,他就会像疯狗一样冲上咬,打也打不乖!如果只是将此人驱走的话,他肯定会利用家族力量进行报复。
  
      既然左右都要得罪赵家,那凌寒索性决定一步到位,将赵苦斩杀于此。
  
      再说,对方的马车上挂了那么多的神料,不打劫一番的话也说不过去。
  
      “好胆!”赵苦冷笑,真以为他是个只会依仗老子唬人的纨绔子弟吗?他可是星辰境中极位的修为,在大赤阳帝朝中乃是货真价实的强者。
  
      而且,身为恒河境的后代,他会没有强大的宝物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