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神道丹尊 > 第2149章 血虫
安然自然一万个不愿替凌寒出手,可商芷薇有严令,她又岂敢不遵师尊之命?
  
  她可以无视天下任何人,但唯一不敢、不能违背的,便是商芷薇了。
  
  养育之恩、授艺之德,如同苍天厚地。
  
  她只是淡淡地看着艾凯风,道:“其他时候我不管,但这一次谁也不能动他一根毫毛,否则就是与我为敌!”
  
  “安然圣女,好威风啊!”劳良冷冷说道,有森然杀气流转。
  
  他虽然也只是普通帝者,可出身御虚教,又岂能弱了士气。
  
  可惜,御虚教虽然也有顶级帝者,却是盂兰风华这个天魂境,不入仙府又怎么和安然相提并论?
  
  “那就放手一战,怕着谁来?”安然强势无比。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各位、各位,都压压火气吧。”林宣出来劝架,他的目的是挑拨御虚教的人去对付凌寒,但绝没有让安然也卷进去的意思。
  
  而他也没有想到安然居然会替凌寒出头,让他一下子有些乱了。
  
  “咦,你们看!”狄桐欣突然说道,她指着那具尸体。
  
  众人都是看了过去,只见在凌寒的利剑切割之下,那具尸体居然切开了一丁点。这个部位则是尸体脚下被虫刺割开的伤口,原本已经结疤了,现在则是再次划了开来。
  
  艾凯风顿时显得尴尬,他向凌寒出手的由头便是对方无事找事,发出噪音烦人。可没有想到,对方并非瞎搞,而是真得把这具尸体给切开了。
  
  这等于是抽了他一巴掌,他没能做到的事情凌寒做到了。
  
  好讽刺,对方只是一小小的天魂境。
  
  任艾凯风如何得霸道,这时也无话可说,将嘴巴闭得严严实实的,心里面的杀气却是沸腾到了极致。
  
  敢让他丢人现眼,他不能忍。
  
  凌寒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艾凯风确实比他强,但也只是现在,只要他迈进仙府,那翻手之间就能将艾凯风给镇压了。
  
  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具尸体之上,随着仙魔剑的不断切割,那伤口也在不断地变深、加大,终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
  
  “嘶!”
  
  其他人也在看着,当他们看得清楚时,不由同时倒抽凉气。
  
  ——在那伤口之中,竟有一只只小虫子在蠕动着!
  
  这些虫子只有米粒大小,呈血红色,也不知道本身就是这个颜色,还是被鲜血染红所致。但是,这些虫子小则小,却都是散发着无比邪恶的气息,让人一见就生起无比得厌恶。
  
  凌寒讶然,这种厌恶并非发自他的内心,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讨厌,没有理由。
  
  这是天道之憎,就跟另一个体系的修炼者一样。
  
  小虫子也是吗?
  
  凌寒不是很肯定,这些虫子与他所接触的另一种体系修炼者有很大的不同,可骨子里又有一种相似的味道,着实古怪。
  
  更古怪的是,这破开的伤口居然在蠕动着,仿佛拥有了自我意识一样,要将伤口复原。
  
  “哼!”劳良冷笑,一指划出,向着那伤口削去。
  
  他无法破坏得了那具尸体,可现在已经有了一道伤口,难道还不行?
  
  指劲划到,大道规则化成了剑,斩在了那些虫子上,“吱——”这些虫子发出凄厉的叫声,被规则之力生生碾成了粉末。
  
  而当这些虫子死了之后,伤口的蠕动也立刻停了下来,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活力。
  
  众人都是松了口气,看来尸体的异变是因为这些虫子而起的,还好,虽然尸体的强度堪称坚不可摧,但这些虫子却很好杀。
  
  然而,众人的乐观立刻就烟消云散,因为很快就有新的虫子爬了出来,而停止恢复的伤口再次蠕动起来。
  
  难道这具尸体之中全是虫子吗?
  
  这些虫子是此地的古生物,爬进了这具尸体中在作恶,还是仅仅因为那根虫刺?
  
  如果是前者的话,这个地方真是步步荆棘,需要小心再小心。而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更加可怕了,仅仅一根虫刺而已,怎么可能传播出这些东西来?
  
  而这根虫刺显然是被折断的,那么本体又有多么可怕?
  
  之前劳良他们也说了,给别子文服用的丹药可以化解仙王之下的任何剧毒,可事实却偏偏相反,说明了什么?
  
  这毒是仙王级别的!
  
  难道有一头异虫得道的仙王殒落于此,肢体散步在秘境之中,以仙王的强大,哪怕是从身上掉落下来的一部份,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万万年,也依然拥有轻易破坏仙府防御的能力。
  
  “这个上古之地,可能藏着惊人的秘密。”安然说道,脸上闪过一道狂热之色。
  
  越是危险,她就越是憧憬,因为危险也伴随着机遇。
  
  众人都是点头,但这里可不光光是他们几个,还有仙王这样的庞然大物,如果真有什么大机缘的话,他们得到的机率也小得惊人。
  
  可机缘这种东西,讲得本来就是缘份和运气,可不是实力强就一定可以得到的。
  
  “呃——”因为凌寒没有再去压制伤口,尸体的伤口很快就复原了,这头尸体也发出嗬嗬之声,又想要爬动起来。
  
  “以规则炼化掉他!”
  
  众人纷纷出手,以天地规则进行炼化。
  
  “吱!”这下,尸体不再发出人声,而是虫鸣,凄厉无比。
  
  噗,尸体突然炸成了血雨,然后飞出来不计其数的血虫,正是他们之前看到的恶心之物,漫天而舞,向着凌寒七人发起了攻击。
  
  不可思议,那尸体明明坚韧无比,蛮力不可伤,必须要动用规则来炼化,可现在却是突然爆开了,好像那只是一堆普通的血肉罢了。
  
  一切都是因为那些血虫子!
  
  血虫卷动,如同飓风,率先攻向盂兰风华。
  
  盂兰风华勃然大怒,为什么这些虫子要先攻击自己,难道认为自己最弱吗?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虽然是超级帝者,可安然、劳良五人都是一秘,自然完全碾压他,而凌寒虽然也是天魂,可他却是纪无名这个级别的妖孽,实力更强。
  
  所以,虫群先攻击他了。
  
  “业火三千!”他轻吼一声,轰,体内顿时迸发出一团烈焰,无尽地燃烧着。
  
  这是他新近掌握的仙术,只有达到天魂才能施展,威力当真是可怕,一个个大道符号跳动着,似乎连准仙金都能烧成铁水。
  
  顿时,大片的虫子被杀死,然而还有更多的虫子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