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神道丹尊 > 第3117章 栽赃

第3117章 栽赃

    贺妙音刚刚丢失了一颗引脉丹,结果就在唤雪身上搜出一只装着药丸的瓶子,天下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她一定就是小偷!
  
      凌寒眉头一皱,他当然相信小侍女不是贼,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栽赃嫁祸。
  
      他失算了,没想到他并非靶子,而是他的侍女。
  
      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要是他插手,那么“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只能让他也陷进泥淖之中,说不定还会被认定他才是主谋。
  
      而他若是袖手不管的话,那么谁都要对他鄙夷不屑,连自己的手下都救不了,这样的人还能当道子?
  
      屁!
  
      凌寒向着李长丹看去,是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之人想出来的吗?
  
      贺妙音气势汹汹而来,走到唤雪身前,一扬手,就是一记耳光要抽过去。
  
      但她的手并没有落下来,倒不是她心慈手软了,而是因为唤雪的身前多了一个人。
  
      凌寒。
  
      “滚开!”贺妙音冷冷说道。
  
      凌寒摇摇头:“这是我的侍女,要管教也轮不到你。”
  
      嘶,众人都是在心中惊呼,凌寒还真要为了一个侍女与贺妙音杠上吗?
  
      “你好大的胆子!”贺妙音冷笑,边上有人凑过来,向她说出了凌寒的身份,她哦了一下,道,“原来你就是凌寒,难怪敢在我面前放肆!”
  
      “不过,你以为本小姐会怕你?”
  
      她满脸的傲然:“现在本小姐倒是怀疑了,是不是你主使这贱人偷我的东西,现在这么着力地要保下来,是想掩盖真相吧?”
  
      “我没有偷!”唤雪急着道。
  
      “哼,人赃俱获,你还想抵赖?”贺妙音扫了眼唤雪,满脸的不屑。
  
      “就是,人赃俱获,还想怎么抵赖?”芮元亮笑道。
  
      “唉,真没想到,凌师弟是这样的人!”劳力言也道,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凌寒。
  
      “嘿嘿。”谭高博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牵动了一下嘴皮子。
  
      李长丹露出痛心疾首之色,道:“凌师弟,你怎么可以如此糊涂——”他摇摇头,却是转头向贺妙音道,“师妹,能否看在为兄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如此算了?”
  
      “师兄会想办法,送你一颗引脉丹。”
  
      众人一听,都是哗然,对李长丹升起了强烈的敬意。
  
      看看,这才是他们公认的古道宗天骄。
  
      明明与他无关,却是包揽下了这件事情,替凌寒说情。甚至为了让凌寒开脱,他还背上了一颗引脉丹的债务。
  
      要知道,他正是九脉,最最需要引脉果、引脉丹,得到了肯定是自己服用啊,可现在为了同门师弟却甘愿拱手送人,这样的情怀怎么能不让佩服。
  
      “李师兄!”不少人都是叫道,有这样的师兄在宗内真好,日后定也能成为古道宗的撑天巨树,庇护他们,挡风遮雨。
  
      “好,看在李师兄的份上,这件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贺妙音说道,一边将美目扫过凌寒和唤雪,流露出浓浓的鄙夷和不屑。
  
      “你们真是运气好,有李师兄替你们说话,否则的话,哼哼!”她兀自有气,居然敢偷她的东西。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凌寒淡淡一笑,李长丹还真是做事漂亮啊,既衬托出了自己的伟大,又顺便给了他一击,坐实了他与唤雪狼狈为奸,偷取盗窃的罪名。
  
      这样一来,孙剑方就是再喜爱凌寒,又怎么好意思再将他立为道子呢?
  
      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死?
  
      “慢!”凌寒摆了摆手,他可从来不是任人欺负的性格。
  
      冤枉他?
  
      呵呵,你们不知道自己拥有超级幸运属性的吗?
  
      “你们这些人……还真是胆大包天啊!”凌寒摇摇头,指着那只瓶子道,“这明明就是我赐给小侍女的东西,什么时候变成偷来的?”
  
      “这是明目张胆地抢我东西吗?”
  
      啊?
  
      众人都是讶然,什么情况?
  
      按说,凌寒就算不领李长丹的这份人情,那也应该拼命撇清与这只瓶子、那枚丹药的关系,哪怕说是被人栽赃的都可以。
  
      可凌寒居然会这么说,真是大出所有人的意料。
  
      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便是李长丹也没有想到,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升起了一股事态可能要向未知方向发展的不安。
  
      但他立刻摇头,凌寒承认下来之后,那不是更加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哼,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作死的。
  
      贺妙音气得够呛,这贼子偷了自己的东西,还敢倒打一靶?
  
      “你这贼子,还敢血口喷人?好好好,今天若不将你治罪了,我便不叫贺妙音!”她森然说道,已是被激出了真火。
  
      凌寒淡淡一笑:“你们既然说这是贼赃,我倒要问问你们,怎么证明这是你们的丹药?”
  
      这还需要证明吗?
  
      众人都是在心中摇头,凌寒这样的反击或者说是狡辩也太无力了。
  
      哦,贺妙音刚说失窃了一颗引脉丹,就在你侍女的身上找到了,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我且问你,这是什么丹药?”贺妙音压下怒火,淡淡说道。
  
      “引脉丹。”凌寒说道,既然被栽赃了,那么这一颗肯定就是引脉丹了。
  
      众人都是哦了一下,你还自己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哼,哼!”贺妙音冷笑,她已经懒得再说下去了,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所有人看向凌寒的目光,都是跟看着傻子似的。
  
      这样的人也能当道子?
  
      开什么玩笑,要让他继承了宗主之位,他们只会被大时代的滚滚车轮碾压而死。
  
      唤雪则是急得心焦,如果自尽可以替凌寒化解这一难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生命。
  
      凌寒哈哈一笑,从怀里取出一只瓶子,道:“我这还有一颗引脉丹,你们会不会说,这又是我偷来的?”
  
      咦?
  
      怎么又出现了一颗引脉丹?
  
      凌寒再取出一只丹瓶,道:“不够的话,这还有一颗。”
  
      “嗯,还有一颗。”他取出了第三只丹瓶。
  
      引脉丹太过珍贵,放在屋里不安全,因此凌寒是贴身放着的。
  
      众人傻眼了。
  
      真的假的,这么多都是引脉丹?
  
      如果这些引脉丹都是真货的话,那事情可就不好说了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