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神道丹尊 > 第3118章 扭转了
    什么情况,明明是抓赃,怎么赃物的数量却是超出了应有的数目呢?
  
      “哼,你说这是引脉丹,那就是引脉丹了吗?”贺妙音冷然说道。顶点小说23US.COM更新最快
  
      “当然。”凌寒显得无比自信。
  
      “凭什么相信你?”贺妙音不屑。
  
      要知道这颗引脉果也是她爷爷花费了偌大的代价才弄到的,凌寒这么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凭什么也能得到,甚至还是三颗之多?
  
      “找人来鉴定一下。”有人说道。
  
      众人都是点头,鉴定一下不就得了,很简单的事情。
  
      请谁呢?
  
      “我来!”一名年轻人站了出来,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可脸上却有股狡黠之气。
  
      咦,这声音有些耳熟。
  
      “聂兄!”芮元亮、劳力言等人倒是不敢怠慢,向着这人拱手为礼。
  
      凌寒顿时想了起来,这家伙是聂阳。
  
      这家伙好像来头不小,那么今天被请来参加贺妙音的生日宴会也十分正常了。
  
      聂阳在这些二世祖中似乎地位不低,因此他要做来这个鉴定人,其他人都是十分信服。
  
      只是在凌寒看来,这个家伙怎么都是显得吊而郎当,充满了不靠谱。
  
      聂阳一一拔开瓶塞,仔细比对之后,道:“以我的经验,这四颗全部是引脉丹。”
  
      什么!
  
      众人都是震惊,还都是真货?
  
      嘶,不是说孙剑方只是赐给了凌寒三颗引脉果,难道还有引脉丹?
  
      凌寒淡淡一笑:“我难道不会请人炼成丹吗?”
  
      这个解释确实合理,但问题是,古道宗又哪有什么阵丹师?
  
      “不对,还真有!”
  
      “嗯,前些日子,有一个神秘人在黑市中出售引脉丹。”
  
      “而且他还以丹换果,显然,他肯定掌握了引脉丹的炼制手法。”
  
      有些人立刻说道。
  
      “什么,还真有人出售引脉丹?”部份人还不知道这回事,听了之后自然十分惊讶。
  
      “要是凌寒认识这个人,那请对方将引脉果炼成丹就不稀奇了。”
  
      “一颗引脉果只要成丹,怎么也能有三四颗吧?”
  
      “所以,三颗引脉果可以变成四颗引脉丹,这一点也不稀奇。”
  
      众人纷纷点头,都是倾向于这些引脉丹乃是凌寒换取来的。
  
      “对了,你们知道那名女子是谁吗?”有人指向唤雪。
  
      “不是宗门的哪个师妹吗?”
  
      “错错错,她还真是一名侍女,一个多月前,我去凌寒那里时,曾经亲眼看到过她。”
  
      “咦,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个侍女。”
  
      “嘶!”
  
      众人都是倒抽凉气,曾经的侍女,现在却成了二脉高手,这意味着什么?
  
      凌寒手里有许多引脉丹,生生将自己的侍女砸到了二脉。
  
      他们都要哭了,你这是有多么奢侈啊,引脉丹再多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给自己多好,以他们的武道天赋,同样数量的引脉丹砸下去,肯定在他们的身上更能发挥作用。
  
      所以,唤雪身上有一颗引脉丹就不奇怪了,那是吃剩下来的。
  
      唔,好想也被赐予一颗。
  
      众人都是眼巴巴地看着凌寒,若非武者的身份不允许,他们都有种抱着凌寒大腿,当个小弟的冲动。
  
      李长丹无语了,这件事情……居然就这么解决了?
  
      在他看来,这是无解的,可凌寒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
  
      他自然无比得清楚,唤雪身上那颗引脉丹确实就是属于贺妙音的赃物,因为这是芮元亮三人去偷出来的,三人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有瞒着他。
  
      太他玛德诡异了。
  
      凌寒淡淡一笑,道:“现在可以证明我小侍女的清白了?”
  
      贺妙音也无话可说,她刚才也听到了,唤雪本就是一个侍女,现在却成了二脉。
  
      要将一个资质普通的人培养成二脉,这要砸下去多少引脉丹?
  
      这么财大气粗,要说会偷她的引脉丹,谁能相信?
  
      连她自己也不能相信。
  
      凌寒环扫一圈众人,没有人再开口说什么,都是低下了头去。他又将目光看向贺妙音,道:“既然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冤枉,那么,向我侍女道歉吧。”
  
      贺妙音一愣,什么,还要她道歉?
  
      她犯什么错了?
  
      她的东西被偷了,难道她寻找失物有错吗?
  
      凌寒道:“你要寻找失物当然没有错,但错在没有分清情况之前,就出口伤人!”他可是没有忘记,贺妙音之前骂了唤雪一句贱人。
  
      自己的侍女,谁能辱得?
  
      这记耳光,他一定要抽回去。
  
      贺妙音这才想起,不由露出傲然之色:“就算本小姐冤枉了她又如何,不过一个下人,我还骂不得了?”
  
      “以前她是谁我不管,但现在她是我的侍女,你辱她,就是辱我!”凌寒的表情变得森然起来,目光如剑,直逼贺妙音,“你是看我好欺吗?”
  
      在他的目光逼视之下,贺妙音不禁有些心慌。
  
      这真是一个年轻人吗?
  
      她怎么感觉对方是一头洪荒怪物,站在目前修炼巅峰的恐怖妖兽,让她从心底升起强烈的寒意。
  
      凌寒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道:“贺师妹,你可知道宗门有规矩,羞辱同门,这是什么大罪?”
  
      这些天他没事就拿光脑玩,对这个世界已经不乏了解了,而既然人在古道宗,他又怎么可能不去了解一下宗门的规矩呢?
  
      贺妙音心中一格愣,在宗门中,羞辱同门可是重罪,真要闹大的话,便是她为长老的孙女,照样要被处罚,少不得在山门口被执鞭刑。
  
      有爷爷的关照,她相信就是被抽上几鞭也不会痛,但问题是,这有多么得丢人?
  
      她连忙让自己冷静下来,道:“我骂的又不是你,是她!”她指向唤雪。
  
      凌寒点点头:“你承认就好。”
  
      “我承认什么了?”贺妙音心中升起一股不妙之感。
  
      凌寒淡淡道:“按宗门的规矩,只要感应到经脉,无论是园丁、仆从还是车夫,都将自动升格为宗门弟子。所以,我这个侍女……同样是宗门弟子!”
  
      “你既然承认辱骂她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想要抵赖吗?”
  
      贺妙音哑口无语,一时之间她内心一片慌乱,头脑好像空白了一样。
  
      “道歉!”凌寒提高声音,这一喝,如同雷动。
  
      贺妙音不由地心中一乱,脱口道:“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