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神道丹尊 > 第4438章 不敌
白银一代亦是悉数皱眉,哪怕同阶一战,在这样的威能面前,他们亦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如果逞强硬刚的话,那自己必然要被重创。
  丰妙菱也是点点头,难怪这一代的帝子有黄金一代之称,确实,这要比她以前见过的帝子强出太多。
  一个压抑时代之后,果然迎来了大反弹。
  她在心中感慨道。
  轰!
  另一边,关星汉杀气沸腾,推动着一个个磨盘,向着凌寒轰去。
  凌寒没有硬接,毕竟境界差距大了。
  他战力的极限估计便是五星教主级,而且还是普通级别的,但关星汉不但是八星教主,更是黄金一代。
  如此威势,谁人可挡?
  轰!轰!轰!
  关星汉狂攻,而凌寒则是毫无还手之力,这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战斗。
  不过,凌寒还是在不可能中尽量创造可能,他展开风翼天翔,哪怕战斗的区域有限,他依然在这个区域中尽量变化着身形,然后趁机反击。
  十招之中,他可以还个一两招。
  这是他在自己的武道之路上走出几步的结果,否则的话,遇上这样的对手,他根本不可能有还手的机会。
  尽管凌寒大落下风,可所有人却只有佩服还有畏惧。
  两人的差距有多大?
  光小境界就好几个,更何况还横亘着一个大境界,可是呢?
  凌寒虽然落在下风,却还在尽可能地进行还击。
  要是凌寒迈进教主级呢?
  不说战胜关星汉,至少拥有匹敌的资格了吧?
  这这这,刚入教主级,就能与这个境界中代表着最强的黄金一代媲美,何等妖孽?
  关星汉杀气更炽,他一定要杀了凌寒,一来解决后患,二来更能得到对方的秘密。
  要是能够再进一步的话,便能在黄金一代中称霸,那帝位不落于他手,还有谁够资格呢?
  可任他如何施为,凌寒却是滑溜得像是一条泥鳅,他怎么也无法轰出致命一击,将凌寒彻底解决。
  战斗小半天,凌寒全身都是汗水,身上也多了好几道伤痕。
  毕竟对手太强了,饶是他也不可能不受伤。
  再战小半天,凌寒退出了战团,表示弃战。
  没有人投来鄙夷之色,化灵境战教主级,还是八星的黄金一代,而且还战了将近一天,这才不支落败,难道不是巨大的胜利吗?
  这是个妖怪啊!
  看着凌寒傲然而立,关星汉差点没有压制住杀意,继续去追杀凌寒。
  然而,一来他得顾忌着这里还有一名神秘的使者,二来的话,他也领教过了凌寒的身法,若是凌寒全力逃跑的话,他亦追之不上。
  所以,他没有冲动。
  “凤翼天翔!”所有的帝子皆在心中说道,对拿下凌寒的想法更加炽热。
  此人就是一座行走的宝藏,真龙传承、真凰传承,甚至还有天落圣皇的传承,皆可能在凌寒的手上。
  凌寒没有什么遗憾,终是与高端的黄金一代交过手了,是很强,但远不足以让他忌惮的地步。
  同阶一战,他轻松就能虐之。
  “得不到青锋令也无妨。”他在心中道,“哪怕不走帝路,我亦有成帝的信心,更何况只是少了一道青锋令。”
  他找了个酒楼,打算美餐一顿之后就上路,继续他的帝路冒险。
  酒菜上齐,他吃了还没有几口,只见一个小孩子却是走了过来,瞧着满桌子的菜直流口水。
  凌寒不由一笑:“肚子饿了?来,坐下吧。”
  那小孩倒真是不客气,立刻一屁股坐了下来,伸筷就挟起了菜吃。
  吃了几口菜后,小孩便向小二道:“给老夫拿只酒碗来。”
  咦?
  凌寒倒不是奇怪这小孩要喝酒,而是这一开口,声音苍老,根本不似一名孩子。
  什么鬼?
  “年轻人,老夫观察你很久了。”小孩老气横秋地道。
  凌寒呵呵一笑:“小屁孩,你今年几岁?”
  “呸,老夫只是修炼了一门奇功,才会每隔三百年就变成小孩几天,说到真实年龄,老夫做你的爷爷绰绰有余。”小孩傲然说道。
  凌寒呲牙,就算这小孩没有说谎,可依然很欠抽啊,上来就想做他爷爷,有这么占便宜的吗?
  “吃人的嘴短,你连这点常识也没有吗?”他笑道。
  这时,小二拿来了酒碗,小孩给自己倒满了,立刻咕咕咕地喝了起来。
  砰。
  他将酒碗重重地放到桌上,赞道:“好酒!”
  凌寒也不在意,不管你是小孩也好,老头也罢,他既然说请了,那就是请了。
  “咦,你不好奇老夫的来头吗?”小孩却是忍不住,主动问道。
  “你想说自然会说,你不想说,我问了也是白搭。”凌寒笑道。
  “你一定也不像是朝气磅礴的年轻人。”小孩道。
  “你也一点不像是小孩,老气横秋的。”凌寒摇摇头。
  小孩不由强调道:“老夫不是小孩,只是修炼的功法所致,暂时变成了这模样。”
  “你说过了,我的记性也很好,不用重复。”凌寒笑道。
  “气死老夫了!”小孩呼呼呼地喘气,猛地取出一块令牌,向着桌上一拍,“喏,拿去。”
  这块令牌通体玄青色,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组成的,似石似非,似金非金。
  凌寒心中一动:“青锋令?”
  “不错。”小孩又变得傲然起来,一副你快来崇拜我的模样。
  凌寒哦了一下,将青锋令收了起来。
  “你哦一下就完了?”小孩差点跳了起来。
  “谢谢?”凌寒试探着道。
  小孩无语,好像一下子没了脾气,才了一会才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老夫要将青锋令给你?”
  “为什么?”凌寒问。
  “老夫在问你!”小孩又上火了。
  “我怎么知道。”凌寒摊了摊手,“那是你的想法,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这……好像挺有道理的。
  小孩叹了口气,看来,在斗嘴方面他完全不是凌寒的对手,还是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你看,他都气得发抖了,可凌寒却连表情都没有变化一下,简直了。
  “最强之人可以得到青锋令,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实力最强,而是相对的最强。”小孩解释道,“你,同阶无敌,拥有青锋令,实至名归!”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