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极品最强高手 > 第三十四章 敢抢老子的女人

第三十四章 敢抢老子的女人


  李梦瑶去会议室开会,叶秋也离开了办公室。
  此刻,他心中充满了困惑,因为刚才那枚窃听器的做工太过粗糙,和之前在李梦瑶上衣纽扣里发现的那枚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作为这方面的行家,叶秋一眼就能看出,办公室里安装的窃听器,接收范围很小,有效信号范围在五百米以内。
  而上次发现的那一枚,做工精致,像米粒一般大小,接收范围却非常广,十公里之内,都能够清晰地接收到信号。
  如果硬要比较的话,那只能说,办公室里的窃听器,充其量属于民用电子产品范畴,而李梦瑶纽扣里隐藏的那一枚,则属于军工类的精品,两者的科技含量不可同日而语。
  上一次,尽管叶秋及时发现了窃听器,却并未展开追查,主要原因就是接收范围太广,没办法进行大规模排查。
  但这次不同,总裁办公室为中心,五百米的范围,足以让他进行一番细致的排查。
  于是,叶秋离开办公室后,并没有回到保安室,反而在各个楼层来回游荡。
  从最顶层开始排查,一直到了一楼大厅,他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接着,他又来到了地下一层的停车场内,根据那枚窃听器的功能效率,接收信号的仪器,肯定就在这栋大厦内。
  当他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手腕上的多功能军用通讯器终于有了反应,一个红色的斑点在屏幕上不停地闪烁着。
  顺着通讯器指示的方向,叶秋在地下停车场迅速地锁定了目标:一辆银灰色的福特商务车。
  商务车的后车厢内,一名戴着耳机的年轻人,正全神贯注地摆弄着身前的电子仪器,这些仪器都放在一只银色的金属箱子里。
  这台车的车窗上,特地贴了一层防透视的保护膜,从外面往里看,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正当年轻人飞舞手指,操作电子仪器时,突然后车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拉开,一道黑影钻了进来。
  紧接着,不等他反应过来,后脑就遭到重击,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
  李氏集团大型会议室,李梦瑶被人逼的进退两难。
  “李总,恕我直言,对于贵公司的新产品研发前景,我们恒远基金并不看好,而且,据外界传闻,因研发投入过多,李氏集团的资金已经枯竭。”
  “我们对李氏集团的最新市值预估,进行了大幅度的调低,因此,我们最新一轮的融资报价为:五亿美金换取李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坐在谈判桌对面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五官俊朗,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气度。
  他就是恒远基金的老总,东海市大名鼎鼎的金融业骄子——云若飞。
  别看他表面上温文尔雅,实际上却是一个出肉不吐骨头的家伙,最擅长的就是低价收购,包装上市这种圈钱套路。
  此时,他就像是一头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将李氏集团当成了最新的猎物。
  听到对方的报价,李梦瑶眼眸深处闪过一缕怒色,云若飞的报价一丁点儿的诚意都没有,将李氏集团的价值压低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作为东海市最为知名的民营企业,李氏集团的资产总值超过六百五十亿,折合成美元的话,也在一百亿美元左右。
  但这个云若飞,竟然企图用五亿美元套取李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也就是说,他对李氏的估价在十亿美元左右,直接压缩到市值的十分之一,这简直称得上是巧取豪夺。
  李梦瑶冷笑一声道:“云总,如果这就是你们恒远基金最后的报价,那我们根本没有谈判的必要。”
  说完,她就装作要起身离席,终止谈判。
  但当她刚要站起来的时候,身边忽然有人低声说道:“李总,你这样不太好吧,李氏集团虽说是你们李家的产业,但我们也是股东。”
  听到声音,李梦瑶脸色大变,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左手边的常务副总钱大福。
  在这种谈判的场合,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常务副总裁,居然和她唱对台戏,这不是明摆着给恒远基金压价的底气吗。
  “就是,动不动就终止谈判,把这场谈判当成小孩子过家家了吗……”
  旁边的几位小股东七嘴八舌,纷纷发表着内心的不满。
  自打李梦瑶成为集团总裁后,她就打着引进现代化管理的名义,对集团的各个部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这种改革,势必会遭到集团守旧势力的阻挠,若不是李家掌握了集团的绝对控股,恐怕这些股东早就忍不住把李梦瑶给换掉了。
  听着周围这些股东们的议论声,李梦瑶俏脸煞白,贝齿轻咬着嘴唇。
  而对面的云若飞,则笑吟吟地坐在那儿,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稳坐钓鱼台的架势。
  “李总,我的提议你最好还是仔细考虑一下,李氏集团陷入资金困境,如果让银行收到消息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你们就有倒闭的危险”
  话里话外,带着赤果果的威胁。
  接着,云若飞淡淡地笑道:“当然,我也理解你的心情,毕竟李氏集团是李老毕生的心血,李总不想失去控股权。”
  “所以呢,除此之外,我给你准备了另外一个选择。”
  说到这儿,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李梦瑶眼前一亮,脸上重新浮现出一缕希望,失声追问:“什么选择?”
  云若飞微微一笑,用手摸着下巴,玩味的目光在李梦瑶的身上游走着:“很简单,控股权我可以放弃,不过有一个前提,你做我的女人。”
  “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我的就是你的,到时候李氏集团还是你说了算,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说着话,云若飞色迷迷地眼睛中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他有足够的自信,对方不可能拒绝这个条件。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门外一脚踹开,接着一声暴喝传来:“放你娘的狗臭屁,吃了豹子胆了,敢抢老子的女人,活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