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极品最强高手 > 第三七二章 凛冬来临

第三七二章 凛冬来临

    东海林家,书房内。
  
      阿祥皱着眉头,不解地说道:“老爷,这个叶秋好像有点奇怪啊,被人欺负成这样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太不正常了。”
  
      之前,叶秋的表现,可以说颠覆了以往的印象。
  
      从冷酷无情,突然变成了慈悲为怀。
  
      画风转变的幅度之大,让人很不适应。
  
      听到阿祥的问题,林老默默地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
  
      注视着外面,初冬的景色。
  
      他悠悠然地说道:“深秋已过,这下子,天气可真要变冷了。”
  
      答非所问的一句话,让阿祥有些摸不着头脑。
  
      乍一听,好似明白了什么。
  
      仔细再想,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老爷,您的意思是,叶秋还会报复?那他为什么又把人放走了呢?”
  
      不明所以的阿祥,试探性地继续问道。
  
      闻言,林老的脸上,浮现出一缕冷然的微笑。
  
      “呵呵,在这个时候,把人放走,比直接动手杀人,更为可怕。”
  
      说完这句话,他转头看了一眼阿祥。
  
      但阿祥还是那副茫然的模样,好似没听明白话中的深意。
  
      于是,林老详细地解释道:“如果叶秋当场把那几个纨绔子弟给杀了,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也就算是有了个了结。”
  
      “这种情况,是那些躲在背后的人,最乐意见到的,因为棋子死了,那几个小子帮忙背了黑锅,他们自然也就安枕无忧了。”
  
      “可偏偏事情不尽如意,叶秋没有动手,甚至根本没有追究那几个小畜生的责任,轻易地就将人给放走了。”
  
      话说到这里,他语气一转,缓缓说道:“阿祥,我问你,狮子和老虎在什么时候,最危险?”
  
      突兀的问题,让阿祥不禁为之一愣。
  
      他张了张嘴,想了一会儿,很不确定地回答道:“饥饿的时候?”
  
      林老点了点头道:“饥饿的猛兽,收敛爪牙,安静潜行的时候,看似人畜无害,实际上,却是它们准备捕猎厮杀的开始。”
  
      “如今的叶秋,就是一头无比饥饿的猛兽,他之所以没有动,是因为眼前的猎物太小,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平息不了他心头的怒火。”
  
      听到此处,阿祥总算是明白了。
  
      “老爷,您的意思是,叶秋准备将幕后的黑手给揪出来?”
  
      林老微微颔首,冷冷地笑道:“这几个小畜生根本就入不了叶秋的法眼,他若是想要报复,必定是难以想象的腥风血雨,怎会甘心草草了事!”
  
      “可以想象,现在的他正是满腔怒火,却能收放自如,这家伙越来越可怕的,不仅仅是实力方面,心性之坚韧,更是可怖至极。”
  
      “呵呵,那些躲在背后的家伙,还自以为计谋无双,这一次,他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说完这番话,他重新转过头,看向窗外的初冬景色。
  
      树木光秃秃的,黄叶早已落尽。
  
      碾落成泥化作土,天地一片肃杀无际。
  
      正思索之际,突兀地,天空上飘落下一片片细细的雪花。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在不知不觉间,降临了。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林老爷子伸出一只手,放于窗外。
  
      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掌心。
  
      很快,被皮肤的温度融化。
  
      一丝凉意,透过手掌,直达心底。
  
      老爷子慢悠悠地叹道:“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这场雪来的真是时候。”
  
      ……
  
      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里。
  
      几名世家纨绔,缩着脑袋凑在一起。
  
      “陈少,怎么办?那家伙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颤抖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他们甚至没有勇气去提及某个名字,用那家伙来作为代替。
  
      “你问我,**的,我怎么知道。”
  
      陈少双手抱着脑袋,脸上充满了焦虑与恐惧。
  
      人的名,树的影。
  
      即便是以前没见过那个人,也听说过他的名声。
  
      灭刘家满门,屠萧氏一族。
  
      那可是杀出来的名头,用尸山血海铺就出的无上威名。
  
      就连金陵萧家,那样的顶级世家,都说灭就灭,没有丝毫顾忌。
  
      真要是论起来,在座的这些人所代表的几大家族,加在一起,都抵不过一个萧家。
  
      之前,他们以为那家伙早就死翘翘了。
  
      又有大人物在背后给他们撑腰,这才敢跑到东海胡作非为。
  
      现在,本以为死掉的家伙,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让他们几个,如何不惊,如何不惧。
  
      “陈少,你说家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咱们现在是回京城呢?还是……”
  
      有一名同伴忍不住接着问道。
  
      现在,每一个人心里都七上八下、
  
      那种感觉,像是等待判决的囚徒心理。
  
      在巨大的压力下,这群纨绔子弟如惊弓之鸟,连睡觉都不敢。
  
      生怕一闭眼睛,那个家伙就会找上门来。
  
      而且,他们还做了一个可笑的约定:离开东海前,谁都不准提那人的名字。
  
      自欺欺人的做法,将那种心虚体现的淋漓尽致。
  
      此刻,陈少低头思索了一会儿。
  
      然后,他猛地抬起头来,自言自语道:“大家都别瞎担心了,这次的事情,有人在背后给咱们撑腰,用不着害怕。”
  
      闻听此言,几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带着显而易见的质疑。
  
      背后有人撑腰,又能怎样?
  
      当初的萧家,难道就没有人脉?
  
      最终还不是一样,被灭了一家老小。
  
      “要我说,咱们该吃就吃,该玩就玩,今天哥几个也见了那家伙,不还是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家伙也有顾忌,他不敢撕破脸,不敢拿咱们怎么着,因为他知道,咱们哥几个背后有人。”
  
      说着说着,甭管别人信不信,反正陈少自己个儿信了。
  
      越说,他越是深信不疑。
  
      要不然的话,之前在李家别墅门口,那家伙怎么不敢动手?
  
      呵呵,这分明是胆怯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节奏。
  
      既然如此,又何必担惊受怕呢?
  
      正说的起兴时,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陈少的发言。
  
      他低头一看,是家里的来电。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