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极品最强高手 > 荒古禁地 新

荒古禁地 新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剑宗圣山,葬剑之地。
  
      一望无际的墓地,弥漫着庄严肃穆的气氛。
  
      每一块墓碑,看上去都那么的奇怪。
  
      不像是,通常意义上的墓碑。
  
      看外形,反而像是一个个匣子。
  
      由五色神玉祭炼而成,通体晶莹,光华闪烁,甚是神异。
  
      表面上,刻着不少古老的文字。
  
      有的形如龙凤,有的酷似流云,蕴含着一种别致的意境之美。
  
      葬剑之地的上方,氤氲着一层流转的光华。
  
      慑人心魄的磅礴气息,萦绕其中。
  
      偶尔还会有五彩神光闪烁,甚是不凡。
  
      此处,乃是剑宗的一处禁地。
  
      埋葬着,历代剑宗先贤的骸骨与佩剑。
  
      若有外人擅闯此地的话,瞬间便会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剑道威势。
  
      只有得到先贤的认可,才能进入其中,参悟先辈遗留的剑道底蕴。
  
      所谓的底蕴,就是一种纯粹的精神沉淀,无色无相,但却真实存在。
  
      感受到这种底蕴积淀,内心深处就会产生一种豁然开朗的情绪,精神世界也随之扩大。
  
      能够在恍惚之中,精神透过时光长河,看到先贤御剑飞行的壮丽画面。
  
      从先辈的遗留的真意之中,感受剑道之浩瀚无穷。
  
      因此,葬剑之地对于每一个剑修而言,都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圣地。
  
      能埋葬在这里的先贤,无一不是辉煌了一个时期的剑道强者。
  
      以自己的剑心,与先辈的剑道真意相互印证。
  
      通过一种精神交流的方式,将得到莫大的裨益。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剑宗才将葬剑之地当做是宗门禁地。
  
      即便是剑宗弟子,若无特殊的功绩,都难得跨进半步。
  
      至于剑宗之外的剑修,那就只能幻想一下了。
  
      每年剑宗大典,不知有多少外界的剑修会赶到圣山。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站在外面,遥遥看上一眼。
  
      仅仅是看上一眼,便让很多剑修感觉不虚此行,心满意足。
  
      由此可见,葬剑之地在天下剑修心中的地位。
  
      更加可以想象,这处禁地在剑宗内究竟占据了何等重要的地位。
  
      但今天,剑宗圣山的葬剑之地,却破天荒地迎来了两名陌生的客人。
  
      一男一女,一大一小,都是一袭白衣。
  
      只不过,一个是冷意逼人,锋芒无双。
  
      另一个,则是冰清玉洁,孤傲绝伦。
  
      将两人带到葬剑之地的不是旁人,正是隐居多年,有着剑圣之称的剑宗老宗主。
  
      一行,只有三人。
  
      站在偌大的葬剑之地前,显得那么的渺小。
  
      可是,当他们刚一靠近,墓地内变顿生波澜。
  
      一道道剑意,横空出世。
  
      在虚空中纵横交错,相映成辉。
  
      嗤嗤嗤……
  
      似乎,墓地内的剑意,感应到了极为强大的气息靠近,绽放出最强的威势。
  
      在这种剑道神威的压迫下,若是一般的剑修高手,恐怕早就感觉体内剑元凝滞,难以自持了。
  
      但站在葬剑之地前的三人,却依旧面不改色。
  
      被誉为一代剑圣的剑宗之主,当然不会畏惧葬剑之地内的精神烙印。
  
      而身边的白衣男子,却和他一样,面色始终未变。
  
      似乎,那磅礴的剑意,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甚至于,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起伏。
  
      再看白衣男子身边的女孩,身材修长,初显美貌端倪。
  
      秀眉微微蹙起,似乎在承受着莫名的压力。
  
      可她却始终紧紧地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那怕是感受到了一股股汹涌澎湃的威压,都不能让那倔强的表情有丝毫的改变。
  
      “久闻葬剑之地的威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白衣男子注视着前方的葬剑之地,淡淡地说道。
  
      目光所及之处,连空气都变得犀利无匹。
  
      似乎,虚空中每一个细小的微粒,都幻化成一缕缕锐利的剑气。
  
      “怎么?你西门无恨后悔了?如果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以你的天资禀赋,剑道修为而言,进入葬剑之地,或许能容纳百家之长,感悟出剑道意境更进一步的契机……”
  
      老剑圣缓缓地说道,面色似笑非笑。
  
      “我答应过,你们师徒二人可以有一个进入葬剑之地的机会,至于这个机会到底谁拿去,我不会过问,只需要给我一个答案即可。”
  
      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在西门无恨脸上缓缓扫过。
  
      最终,落在那一袭白衣的女孩身上。
  
      当他的眼神凝视女孩的一刹,尽管已经努力克制,但眼底深处,却依旧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赞许与炽热。
  
      如此良材美质,竟被剑宗错过。
  
      遗憾,真是莫大的遗憾。
  
      如果能够拜入剑宗门下的话,隐居多年的老剑圣甚至愿意手把手地教导,收为衣钵传人。
  
      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到了这个时候,你觉得说这种话,还能影响到我的剑心通明吗?人力有时穷,天意无尽头,这句话我已有所领悟,但明知不可能而为之,却是我西门无恨毕生的追求。”
  
      西门无恨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道。
  
      嘴角的那一抹笑意,似乎很不屑老剑圣所说的那番话。
  
      接着,他低头看向身边的弟子。
  
      “宁儿,去吧,不要怕,为师就在外面等你。”
  
      声音柔和,透着说不出的宠溺。
  
      “哼,就算你不在外面,我也用不着怕。”
  
      一袭白衣的女孩,冷哼了一声。
  
      缓缓地迈开脚步,一脸傲然地走进了葬剑之地。
  
      身后的西门无恨,并无丝毫恼意。
  
      反而,用一种欣慰的眼神,目送着弟子离开。
  
      等弟子进入葬剑之地后,他才慢慢地转过身。
  
      目光,与老剑圣对视着。
  
      “据外界传闻,在葬剑之地内参悟的时间越久,就代表天资越高,不知你们剑宗历代弟子中,进入葬剑之地参悟最久的天才,用了多少时间?”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西门无恨嘴角噙着一缕绝傲的微笑。
  
      语气中,透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二十三天,莫非你认为你的这位弟子能超过二十三天?依本座所见,几乎没有可能,因为这丫头天资虽强,但接触剑道的时间太短,还不足以参悟太多先贤的遗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