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二百零八章 我在家里排第几了?

第二百零八章 我在家里排第几了?

    这下可坏了,眼看着外面的几个狗男女打打闹闹的离瀑布越来越近,雷震云急得四处乱看着想找个家伙自保,可是这个瀑布后面真就什么都没有,雷震云情急之下恶念陡生,突然钻进水里摸到离瀑布最近的一个人背后,抓着他的耳朵一把拽进瀑布后面。
  
      那个人措不及防的被雷震云一把拽入后随即就被压进水里,他想挣扎出水,雷震云却捏着拳头照着他的后脑和太阳穴一阵猛打,没有几下,这个人就全身发软的倒在水里不动了。
  
      这个一软,雷震云又一头钻进水里,拉着一个人的脚脖子把他也拉进水中,一进瀑布,他一边发着哈哈大笑一边又摁着那个鬼子一顿狠打,瀑布降下的水声很响,所以外面的一对男女只听到瀑布后面传来的笑声,却没听到那个鬼子的垂死挣扎,都以为两个同伴在瀑布后面闹着玩,处理掉这个鬼子之后,雷震云又钻进水里去了。
  
      透过清澈的潭水,雷震云能清楚的看到两个人的小腿紧靠在一起,一个人的腿又短又粗又罗圈儿,另一个人的小腿却白嫩的耀眼,而且腿还又长又直又好看,这肯定就是那个女人的腿了,可是日本女人又这么长的腿吗?
  
      先把那个男的弄死,女的也杀吗?不管了,先把男的弄死再说吧,站到水墙后面,雷震云突然一边大笑一边猛然将男人拉进瀑布,顺手给摁进水中,但只是在水里摁了一秒多钟,他就哈哈大笑的松了手,那个鬼子两眼被水蒙了看不到雷震云,但这样一个松手却让他以为是同伴在和他闹着玩,也发出笑声用手去抹眼睛上的水。
  
      雷震云趁这个时机把手伸到瀑布外面摆了摆,示意让那个女人先别进来,另一只手却攥紧拳头照着那个鬼子的太阳穴就是一拳。
  
      这个鬼子一点防备都没有,被他一拳打中后当即就瘫倒在水里,雷震云怕他不死,抓着他的脖子照着后边的石壁就是一顿猛撞。
  
      只撞了几下,这个鬼子就脑浆崩裂的瘫倒在水里,鬼子流出的血也顺水飘到外面,雷震云知道瞒不住了,就蹚着齐腰的水从瀑布中走出,外面的女人看到血水好像并不吃惊,但等看到雷震云从瀑布后面走出却让她急退了好几步。
  
      雷震云一出瀑布首先映入他眼中的,就是那个女人的一头如火红发,雷震云的眼角一阵抽颤道:“比安卡,我总算找到你了呀。”
  
      比安卡看到雷震云之后也稍显惊慌,但她马上就镇定了,媚笑抚摸着腕上一个精制腕轮,缓缓从里边抽出一条晶亮的钢丝笑道:“瓜娃子,你想求那一时之欢也不用杀了他们嘛,多加你一个就是啦。”说罢竟然缓步向雷震云靠近。
  
      雷震云知道这个蛇蝎一般阴毒的女人一定受过极强的训练,但他却不想信自己制不住她,所以就眯着眼睛盯着对方,只等她一靠近就先发制人。
  
      但还没等他动,腰间盘着的蜈蚣却突然爬上雷震云的左肩,高昂头颅冲着比安卡张开自己火红的鳞甲,发出嘶嘶怪吼,比安卡腕轮中的钢线染有剧毒,散发出的味道几乎刺激得蜈蚣发狂,与它一向孟不离焦的金蚕也爬上雷震云的右肩,闪着满头的红点儿盯住了比安卡。
  
      比安卡调头就跑,白得耀眼的身子从水中一个翻滚跃上岸边,雷震云急追了几步,却惊奇的发现比安卡在这个状态脚上都没脱鞋,自己追不上她了。
  
      这里不能久留了,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地方,雷震云穿上自己的衣服略一翻动那四个人留下的东西,发现被自己弄死的竟然是三个鬼子军官,一个曹长两个中尉,他们没带多少随身东西,除了正常配带的手枪等物之外,他还找到了一个密码本,这可真了不得了呀。
  
      先不能去找居美了,要带着密码本马上回伤兵山洞去,维罗妮卡发报时总能接收到日本人的电台讯号,但却苦于没有密码本而无法破译,有了这个,该有些帮助了吧?
  
      匆匆赶回伤兵山洞之后,雷震云直接就去了维罗妮卡建在洞外山坡上的那个小电报房,这里有严令是不得随意进入的,所以雷震云进来时屋中只有维罗妮卡一个人,正戴着个耳机听着什么。
  
      一看到雷震云进来,维罗妮卡取下耳机笑道:“要求我来了?”
  
      雷震云愣了一下道:“什么求你来了?”
  
      维罗妮卡一耸肩道:“算我没问,说吧,你干什么来了?”
  
      雷震云坐到她身边掏出那个本子道:“你看看,我刚才弄死几个鬼子军官,这是从一个军官身上搜到的。”
  
      维罗妮卡疑惑的接过那个小密码本,只翻了几下就吃惊的抬头看着雷震云道:“还有一本呢?”
  
      雷震云不解的道:“还有一本?我……我就翻到这一本。”
  
      维罗妮卡沉思了一会,竟然从电台旁边摸出支比迪烟,扔给雷震云道:“这是发报码,还有配套的译码本,不过你能弄到这个也算很难得了。”说罢也抽出支比迪烟,点着后仰头躺在屋中。
  
      雷震云对她吸烟的事并不奇怪,不但是她,连林秀和黄老爷子也都吸呢,没有办法,这地方的蚊虫太多了,烟油是一种非常有效的驱虫物,所以他也点着了烟吸了一口道:“那个译码本是什么样的?有机会看到我给你弄回来。”
  
      维罗妮卡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道:“来躺会,那个译码本你是轻易弄不到的,你杀的这个鬼子身上带发码本都严重违反了军纪。”
  
      看到雷震云不往自己身边躺,维罗妮卡又拍着身旁的空位道:“来呀,我不占你便宜,除非你也想让我给你生一个。”说罢哈哈大笑。
  
      雷震云起身就走,跟她是弄不明白了,没想到维罗妮卡却笑道:“不想听听我的一个主意了,照我说的,咱们可以好好干日本人一票呢。”
  
      雷震云立刻停步回身看着她,看她还在拍着那个地方,就过去也躺到她身旁,维罗妮卡挽住他的胳臂道:“有这个发码本,我也可以给鬼子发电报啦,你说这是不是个好办法呀。”
  
      雷震云兴奋的猛然坐起,瞪眼看了看维落妮卡后又躺道她身边笑道:“说,接着说。”
  
      维罗妮卡呵呵笑道:“我虽然没有他们的译码本,却总是能接收到他们的电文,根据……哎,说了你也不懂,我能确定出他们的一些文字内容了,不算多,现在有了你这个发码本,就可以给他们发点咱们需要的内容了,比如说……引蛇出洞什么的。”
  
      雷震云惊喜的偏头看着她,与维罗妮卡相视而笑,脑袋里却在迅速推算着下一步的计划,哪知道就在此时,林秀却突然出现在门口道:“好啊,我现在……在家里排第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