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都市之万古为尊 > 第107章是那个禁忌少年么?

第107章是那个禁忌少年么?


  夜陈他们一行人在柳家泰然若之的待韩家全部族人前来跪下赔礼道歉。
  而另外一边,且说柳剑云走出柳家后,却是边朝着韩家而去的同时,边给柳家老祖发出信息。
  柳家老祖这些时间没有在家,不然的话,柳剑云相信,哪里有夜陈嚣张的道理。
  有老祖出手,可以轻松镇压对方。
  毕竟,老祖已经成为了半步武道尊者境,对于任何地仙,都可以轻松碾压。
  他不是夜陈的对手,但是,夜陈只怕是地仙中的强者,也就是地仙中后期的存在。
  但是,对于半步武道尊者,就不够看了。
  江东之地的韩家,这个古武世家,和江东之地的柳家,他们两家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只不过百里远的距离。
  所以,以柳剑云地仙初期的实力,很快就来到了韩家。
  “柳家主,不知道你匆匆来我韩家,是不是已经把杀我儿的凶手找到了,并且捆绑带了过来?”在韩家大堂的会客厅,韩秦天对着柳剑云问道。
  话虽然如此问,但是,韩秦天却是并没有见到杀他儿子的凶手,也就是杨菲。
  “韩家主,此次前来,是受人所托,给你们传个话而已!”柳剑云不紧不慢的徐徐说道。
  “什么话,还需要你柳家主亲自来传?”韩秦天皱眉,怪异的问道。
  “那人说,杨菲他保了。你们从今以后,不许再找杨菲或者他们一家人的任何麻烦。并且......”柳剑云说到这里故意拖长了声音卖了一个关子。
  “并且什么?”韩秦天再一次的皱眉问道。
  “并且你们韩家所有成员,不管是你们家的老祖,还是你这个家主,或者其他成员,都必须尽数到他面前向杨菲一家人下跪,而且还要赔礼道歉!”柳剑云继续说道。
  “岂有此理,什么人这么的嚣张?”韩秦天听到这里,再也忍受不住胸腔中的熊熊怒火,直接勃然大怒起来。
  他还真的想看看,是谁这么的大胆子,还有这么的有面子,竟然说保一个人就保一个人人,难道不知道,他说保的这个人,是他韩秦天的杀子仇人吗?
  他一定要让对方知道,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和什么样的来历,他韩秦天要杀的人,谁也保不住?
  “他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柳剑云见韩秦天愤怒。
  他会心的一笑。
  果然如他所料。
  他把夜陈的话带给韩秦天后,韩秦天立即怒火冲天。
  那么,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
  “七十八岁的少年?”可是,就在韩秦天听到柳剑云说此人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的时候,他立即再一次的深深皱眉头。
  如果是其他岁数的人,他说什么也必须,马上直接举全族之人,去那个人面前,他到是要看看,对方在见到他们韩家所有人的时候,会不会真的让他们下跪,并且赔礼道歉。
  只怕,会直接吓在跪伏在地。
  但是,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却犹豫了。
  如果,此少年非其他少年的话。
  那么,对方说什么,他还真不敢有任何的违背。
  不然,只怕下一时刻,就是他们韩家覆灭之时。
  因为,在他的心灵深处,有一个被他看做禁忌的少年。
  这个少年,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那一夜,少年悍然踏灭玄神宗,随手斩杀四大武道至尊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每每想起,都是心灵和身体俱颤。
  “韩家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好看?”旁边的柳剑云,那夜夜陈覆灭玄神宗的时候,他没有在场,也只有他们柳家的老祖在场。
  所以,他即便听过老祖说过,有一个无敌少年,踏灭玄神宗,随手斩杀四大武道至尊的时候,他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但是,却没有亲眼所见。
  所以,过后他想了一下,也许是自家老祖在给他开玩笑呢?
  自然,就没有怎么当真。
  毕竟,谁家十七八岁的少年,有如此的恐怖,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现在见韩秦天竟然因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脸色变换不定,一阵青,一阵白,所以,他不屑的问道。
  “柳家主,我还想知道,那个少年还让你给我们带了什么话?”韩秦天现在对于这件事情,必须要慎重。
  不然,真的万劫不复。
  同时,在他问柳剑云的这话的时候,已经悄悄的对着不远处的老管家使了一个眼色。
  叫老管家,是把在后院的老祖给叫来。
  让老祖做主。
  他已经做不了主了。
  毕竟,这件事情,有可能是关乎到那个足踏星云,头顶苍穹的禁忌少年。
  “他啊,真是敢说。他说,如果你们韩家不服的话,就去找他。”柳剑云不仅说道。
  “他真这么说?”韩秦天本来开始只是怀疑,但是,现在在听到此话的时候,却是有一半相信了。
  此少年,也许就是那个禁忌少年。
  不然,在五地之地,谁敢跟他们韩家这么的说话。
  这不是找死吗?
  就算是现在的五地第一古武势力的龙城之秀,只怕,也不敢如果嚣张的对他们韩家说出此话吧?
  所以说,这个少年百分之五十,就是禁忌少年。
  “这还有假吗?我话已经带到,相不相信,就在于你们了,我就走了。”柳剑云不管韩秦天韩家等众人怎么办?
  而他现在却是要尽快的去迎接他们柳家老祖归来。
  只要柳家老祖归来,那么,夜陈此少年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他立即急急忙忙的就离开了韩家。
  “秦天,刚才韩小子的话我也听到!”突然,就在柳剑云刚刚离开的时候,韩家老祖就出现在了韩秦天的面前。
  “老祖,你说,那个人是不是他?”韩秦天口中的他,自然是禁忌少年,夜陈了。
  “不管是不是,我们都必须去一趟!”韩家老祖“韩九天”深沉的说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此少年如果真是禁忌少年的话,那么,他们全族就直接跪下向杨菲他们赔礼道歉。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他们正好以看看此少年,还敢不敢让他们韩家全族下跪,并且给一个小丫头赔礼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