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三国之襄武大帝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财货盘点

第二百三十七章 财货盘点


      五日后,刘和带着一百骑抵达犷平县,因为要实施秋季攻势了,必须要找刺史商量一下各郡后勤供应问题,还有就是渔阳郡的一些人事任命的事情,到犷平纯属顺道。
  
      刘和抵达犷平县界,见刘备、高粱、郑稻三人带着一班县吏恭迎他,他下马作揖,大家一番寒暄后,就进城了。
  
      县衙里县廷上一番坐席定后,刘备把查抄魏家家底的清单奉上。这是刘备他们那天晚上一什人用了一个多时辰,把魏家翻了个底朝天,在楼阁屋舍里找到的财货倒是不多,大头在后院的地下库房里。来回报时,他们三人魂不守舍,语无伦次,只会一遍一遍地重复:“太多了,太多了。”
  
      这会刘和看着清单亲,也被吓了一跳——知道魏家有钱,没想到这么有钱,于是他决定去魏家看看。
  
      魏家偌大的库房里,一半堆的是铜钱,有些钱串因为放的时间太久,绳子都腐烂断掉了。另一半放的是金银珠宝、珊瑚美玉、绫罗绸缎、兵器铠甲。
  
      金银珠宝、珊瑚美玉被放在架子上,用漆盘盛着。十几排高达五层的架子被放得满满堂堂。一眼望去,密密麻麻,金银晃眼,珠光宝气。绫罗绸缎装在箱子里,好几十箱。
  
      兵器铠甲横放在兵器架上。兵器多为刀剑,少数矛戟,没有弓弩。可能是魏家的冶坊不产弓弩。铠甲不多,只有五十件,而且都是两当铠。两当铠由胸甲和背甲两部分组成,是一种适合骑兵穿戴的铠甲,应是魏家备打猎所用的。火把的光芒照射下,铠甲上光彩流转。
  
      刘和试着用佩刀砍了一下,甲上毫发无损。高粱识货,赞道:“此甲必是以百炼精钢制成。”
  
      这五十领铠甲竟都是通体用百炼精钢制成,实在难得。难怪魏家在不穿用时,珍而重之地将之藏于库房。这时刘备心里暗呼侥幸,这铠甲若被围攻他们的那些魏家人穿上,只一人就足以突破牵招和高粱的防线了。
  
      兵器百余件——和剑比起来,刘和更喜欢环首刀。环首刀和剑的形状差不多,直刃,与剑不同的是只有一面开刃,背脊厚实,适合战场劈杀。他随手抽出一柄环刀,伸直在眼前,侧眼看刀的背脊,很直,拿在手里舞了两下,轻重合适,没有失调之感。他令刘修:“抽你的剑出来!”待刘修将剑拔出,提刀劈下。刀剑相撞,刺耳声响,刘修的短剑被劈出了一个深深的口子。围观诸人齐齐惊叹。
  
      刘和回刀观看,刀刃上毫无发伤。刀背上刻了一句铭文,写着:“永建七年造百炼清钢刀”。永建七年是顺帝的年号,至今已有五十年了。他不禁赞道:“难怪如此锋锐,竟是百炼宝刀,真宝刀也!”还刀入鞘,递给刘备,笑道:“宝刀赠英雄。虽说玄德爱用剑,可是此次你辛苦了!这刀,就送给你罢!”
  
      将余下的兵器大致看过,刀剑矛戟也都是用精钢打造而成的。
  
      清点下来,刨去珠宝、绸缎诸物,只算金银饼,共三千余,再去掉银饼,只算金饼,仍有两千多。一块金饼是一斤,官价折合一万钱,市价折合两万左右。只这两千多金饼就值钱三四千万。饶是以刘和的“见多识广”,亦为之咋舌眼热,叹道:“前汉董仲舒云:‘富者连田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魏氏世代豪强,既为冶家,又广占良田,富溢州郡。我前在渔阳,闻郡民呼他为‘富比君侯魏伯秋’,以今观之,真君侯也。”
  
      这些财货合计五千五百万钱,还没算上千亩田地的地契、宅院的房契、地契。市价,普通的刀剑一柄五六百钱,普通的弓与刀剑价格相似,若全用来买刀剑弓矢,足能武装四五万多人了。就算加上铠甲、库粮,也够养一支万人的部队三月,且绰绰有余。魏家还养了几十匹良马,也不能放过。
  
      这边刚把车装好,那边牵招回来了,赶着三辆车,车里装的是袁稷留下的财货。刘和看了一看,估计也有一千多万的样子。
  
      随牵招齐来的还有五六个女子。
  
      牵招说道:“这是袁稷在犷平几年买的女伎,他走时没有带走。”问刘和,“该怎么安排她们?”
  
      刘和看这几个女子,皆貌美体盈,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美色。他非铁石男子,美色当前,亦不免心动,只是却知,这样的美色绝不是他现在能够享用的,说道:“愿离去者,给路费;不愿者,押送她们去白檀安置营。”
  
      接着刘和又去视察了犷平铁官场,铁官场依山临水,坐落在一大片凹陷的洼地中,周围被丘陵林木环绕,石墙高大,门禁森严。里面占地不小,东西长,南北窄,形成一个长方形。东西长约三四里,南北宽约一两里。
  
      最南端都是屋舍,像是住宅区,应是供给铁官场里的吏、卒、徒住的。住宅区外有土墙,墙外种了几排树。树北边是块空地,过了这片空地,就是作坊区了。
  
      作坊区又分成了三个部分——一个贮矿场,一个贮炭场,一个冶炼场。
  
      贮矿区又分为两个小部分,一部分堆积的都是原矿,堆积成山,一部分是经过加工的碎矿。二三百个赭衣的刑徒在铁官吏的看管下,正在用铁锤、石砧、石夯诸物,把整块的矿石打碾成碎块。
  
      贮炭场不是露天的,炭被储存在仓库里。数十个赭衣刑徒和绿帻奴隶被分成两班,用推车运送炭块,来回穿梭在贮炭场和冶炼场之间。
  
      作坊区里最大的就是冶炼场了,地竖立了十二三个椭圆形的炼炉,不算炉下凸字形的夯土台,只算炉身,最高的一个两三丈,其它的也有一丈多。每座炼炉相隔两三丈远,又可分别算是一个单独的小区,围绕炉身,又细分出了上料、鼓风、出铁、供水各个部分。
  
      刘和粗略看去,一个炼炉小区大约有十二三个铁工。铁工不全是铁刑徒,也有没穿赭衣的平民,观其模样,应是工匠。现在开工的炼炉有五六座,差不多占总数的一半,烈火升腾,黑烟滚滚,把小半个铁官都笼罩在内。时有通红的铁块出炉,滚落到炉前的大坑里,立刻有人取水,泼浇其上,水气蒸腾,和黑烟混成一块儿。
  
      刘和这还是头回正经见汉代的冶铁场面,至于要阳铁矿,那是刘和与汤隆一起设计的,结合了现代工业布局。这里虽然只有冶铁场,没有铸造场,但还是被震撼了一下,心道:“这铁官场的布局、劳作皆井井有序,我瞧那炼炉似乎眼熟,好像曾在什么画面上见过类似的,便是把这场景搬到后世,也说得过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