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十二章 斯文败类

第十二章 斯文败类


  “穆兄弟,我这个人实在,就说些大实话,你可千万别介意啊。”武三思一脸贱相得笑着,“我对令尊的军功还是非常信服的,对令尊的为人也是非常的敬仰。”
  张继看着武三思的表情,嫌弃得皱了皱眉头,眼神里露出一丝鄙夷。钱子玉则突然对桌子上的花生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呵呵。”穆宇路皮笑肉不笑得冲武三思咧了咧嘴,“我穆家虽然祖上世代耕种,但家父从小就立下了远大的志向,愿意为大夏国王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效忠。托先王的洪福,在南征大战中浴血奋战,侥幸立下了微不足道的一点功劳,蒙老元帅赏识,从一个普通兵士提拔为九品校尉。”
  “我叔父对令尊也是非常推崇的。”钱子玉开口打圆场,“近年来令尊治军有方,威震南蛮,维持着点苍县几十万百姓的安宁,皆令尊之功也。”
  “那我在这里就代家父谢过县尊了,改日必将登门拜访。”穆宇路站起来与钱子玉互相行礼,“但我年少无知,孤陋寡闻,有个问题还想请武兄解惑。”
  不等武三思张嘴,穆宇路继续开口问道:“我听闻广南府有个斯文败类,在家乡胡作非为、结怨乡里,不得已举家逃到边疆,混进了大军里,先是做了个小小的文书。”
  说到这里,穆宇路挑衅得看了武三思一眼,无视了他略带狰狞的表情,继续说道:“却又贪生怕死,不敢在前线呆着,于是逼着自己唯一的亲妹妹去给太监当暖床丫鬟,捞了个后勤账房的差使。”
  “穆兄,穆兄。”钱子玉开口劝道,“你是不是酒喝多了,怎么说起胡话来了,今天是给张兄接风的好日子,适可而止,适可而止啊。”
  “张兄,钱兄,酒后吐真言,我现在是酒劲上来,不吐不快啊,请见谅。”穆宇路拱拱手,“这败类呢,账房做了没几天,自己厚着脸皮去认那太监做义父,还把自己的老婆,也派去那太监身边照顾起居,嘿,这可真是会抱大腿啊。”
  “穆大英!”武三思眼睛都绿了,“当心祸从口出。”
  “我好怕呦。”穆宇路吐了吐舌头,“虽说征战结束之后,那太监已经回京城去了,离点苍县有点远,爪子伸不过来,但我的小心脏,怎么突然有点发慌呢?”
  “王朝,你可知道我说的这个败类姓甚名谁?”
  “启禀少主,王某不知。”在外人面前,王朝收起了少将军的称呼,“但我觉得吧,肯定不姓王。”
  “切,你怎么知道肯定不姓王。”穆宇路往地上啐了一口,“马汉,你听说过这件事没有?”
  “回少主,马某不曾听说。”马汉瓮声瓮气得回到,“要是这个无赖姓马,改天我非当面踢碎他的裤裆,让他也当太监去。”
  “咦,你怎么能说这种粗话,跟山里的蛮子一样野。”穆宇路看了看杨小宝,觉得他够戗能接茬,于是就转过身来,直面武三思。
  “武兄,我年少无知,孤陋寡闻。太监回京之后,那账房后来怎么样了,我就一无所知了。您见多识广,或许知道这个败类账房后来是去京城了啊,还是沦落到哪个窑子当龟公了啊?”
  武三思颤颤巍巍得抬起胳膊,哆哆嗦嗦得指着穆宇路,眼皮子直跳,嘴角气得冒了泡,“你,你,你......”
  “哎呀,武兄,你这是发癔症了还是中暑了啊?”穆宇路笑嘻嘻得凑上前去,“你到是说话啊,你说这种读过几本书,认识几个字,却又送妹求荣的混账,算不散斯文败类啊?”
  “我x你老x。”武三思像疯狗一样,张牙舞爪得猛扑了上来。穆宇路眼疾手快,高举双手的同时,往旁边侧身一躲,左脚顺势拌了武三思一下,直接把他摔了个狗吃屎。
  “张兄,钱兄,你们可得给我作证,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他。”穆宇路挥舞着双手,夸张得往旁边跳了好几步,“嘿,武兄,你好端端的发什么酒疯,怎么咬起我来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武兄拉起来。”钱子玉看见武三思趴在地上,扭动了几下没爬起来,赶紧招呼小厮,“一帮蠢货,真他x的废物。”
  “走了,走了。”杨小宝上来拉着穆宇路,“少爷,赶紧撤吧。”
  穆宇路跟张继对了一下眼神,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顺势就楼住了杨小宝的肩膀,“哎呦喂,我有点头晕,酒劲上来了,顶不住了。两位,失礼了,我先告辞了啊,告辞,告辞。”
  在混乱之中,穆宇路四人下了楼梯,出了大厅,走到大街上,又转进了小巷里,只留下身后一地鸡毛的酒店。
  “行了行了,赶紧松开手,我又没喝多。”看离酒店有段距离了,穆宇路挣开了杨小宝,“我说小宝啊,以前真没看出来,你手劲还挺大的。”
  “那是我以前让着你。”杨小宝没好气得说到,“你咋不叫我杨乃武了呢?看看你们,看看你们,笑什么笑?说你呢,王猴,你笑什么笑?”
  “我不叫王猴,我叫王朝,嘿嘿嘿嘿。”王朝背靠在墙上,弯着腰直笑。
  “恩,我以后就叫马汉了。”马汉抱着肩膀,斜靠在王朝身边,一本正经得开口说道,“马狗只是我的绰号,是军营里的兄弟们笑话我鼻子灵,在军营里不管谁身上偷藏了酒,都瞒不过我迎风这么一嗅。”
  “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穆宇路点点头,“看你嬉皮笑脸这德性,上蹿下跳这身手,果然像个猴精。”
  “少将军,你刚才那上头一个劲得挥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下边用脚这么轻轻得一拌,直接就把那个蠢货给撂地上了。”王朝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他们光看你的手去了,硬是没看见你用脚使绊子,一想起他们那傻样,我就哈哈哈哈......”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穆宇路不在意得摆摆手,“武小三那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废物,全身上下除了那张嘴,剩下的地方屁用没有。”
  “今天这事我得报告老爷去。”杨小宝黑着脸,“武三思不是个啥,但他爹是教谕,平时跟钱县令走的又近,肯定得整出点事来。”
  “去吧去吧,现在就去吧。”穆宇路嘴里无所谓的咬着一节草棍,“马汉,你带着杨乃武去军营见我爹。王朝,你跟小杨拿半两银子,去市场转转,买点小孩子喜欢的玩意,下午我带回去送给妹妹。”
  “那你呢?”杨小宝倔强的问道:“你可别自己去闹腾武三思了啊。”
  “切,一个小垃圾,都不值得我动手指头的。”穆宇路没好气得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我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啊,你管我干嘛,赶紧找我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