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二十一章 豆沙包

第二十一章 豆沙包


  “十秒、九秒......成了。”穆宇路吃过晚饭就一个人躲在后院的大树下,等待着小精灵升级结束。
  “咦,居然可以给你改名字了?”穆宇路在游戏界面里选中了它,发现了一项新功能,“叫什么好呢,看你圆滚滚的样子,就叫豆沙包吧,毕竟你身上也没什么肉,不能叫灌汤包。”
  升到二级的豆沙包鸟枪换炮,魅惑技能升到了两级,可以吸引蜜蜂、黄蜂和蚂蚁这样社会性的昆虫把它当做女王,服从它的指挥。
  豆沙包现在收集到的木灵气可以自动传送回系统空间了,穆宇路再也不用亲自蹲在它附近,充当灵气中转站了,它的自爆技能也变成了驱散术,每天可以施展两次,可以驱散迷雾、瘴气和低级法术。
  除此之外,豆沙包还多了一个探测的技能,可以在游戏地图上,显示自身一定范围内蕴含灵气的动植物,分别用各种颜色的小点标识出来。
  “才升了一级,豆沙包就这么厉害了。”穆宇路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升级啊?去吧,豆沙包,把城隍庙的木灵气,统统都给我采光。”
  穆宇路轻车熟路得遥控着豆沙包,一路悄无声息得潜入了城隍庙,挂在了正殿的大梁上。
  “按照地图显示的数据,城隍庙的木灵气总共还剩下两百克拉。”穆宇路仔细研究着系统,“咦,城隍神像上还有很多系统无法收集的香火灵力?原来这世上除了五种灵气之外,还存在着其它类型的超凡之力啊。”
  “可惜豆沙包现在只能收集金灵气和木灵气。”穆宇路只能干瞪眼,“比香火灵气更高级的应该就是信仰之力了。香火和信仰,应该是神道的力量体系吧,点仓县的城隍庙也就是建立的时间太短,那些历史悠久的城隍庙大概会有神灵吧?”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攒够一百克拉木灵气,让生命之种能够顺利的扎根发芽,早日成长,扩展整个系统空间。
  “可惜我喝的酒品级太低,数量也不足,并没有激活系统里的水灵气。”穆宇路心里略有遗憾,“普通粮食酿造的酒水,灵气含量太低了,恐怕得用稀有的果实和灵草酿酒才行。”
  面对如今的情况,穆宇路只能感慨自己还是底蕴太浅,无论是物资还是知识都是一片空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可惜大夏的宗门不肯公开收徒,否则我现在就不会跟没头的苍蝇一样了。”穆宇路对大夏国王以及那些权贵们非常不满,“他们这种垄断修炼知识和物资的无耻途径,阻碍小爷我的仙途了,哼,咱们以后走着瞧。”
  大门那传来一阵动静,穆宇路估摸着是老爹回来了,就迎了上去。
  “少爷,老爷在书房里等你。”杨乃武在半路上找到了穆宇路。
  穆国忠端坐在书桌前,装模作样得在烛光下翻着一本书,直到穆宇路走进来都没舍得从书上挪开视线。
  “这书居然没拿倒?”穆宇路惊讶得问道。
  “臭小子,没点长幼尊卑。”穆国忠终于把书放下了,“这是钱县令说你字写得不错,于是就让汤师爷拿了一本他的做过笔记的书当回礼,嘱咐你自己多读几遍,等县试结束了再还给汤师爷。”
  “汤师爷的做过笔记的书?”穆宇路笑了,“谁也不能说这事跟县试的题目有联系,你的金子没白花。”
  “钱县令说了,他得了消息,蛮子似乎要发动叛乱,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让我开始整军备战,把手下的队伍补充满员。”穆国忠发着牢骚,“钱粮一个字没提,光叫我准备,拿西北风准备啊。”
  “他这是在考验你,看你是不是把他的话当回事。”穆宇路拿过了那本书,随手翻着,“可以先把老弱裁掉,把兵全数换成精壮,这事办完了,再去开口去要兵饷也不迟。”
  “哎,你懂什么。”穆国忠叹着气,“那些老弱一个月也就操练半天,拿的钱粮也少;除了我跟老牛挑选的几十个汉子是三天一小练,五天一大练之外,剩下的那些兵都是半个月操练一天的。”
  “这要全都换成三天一操五天一练的话,每天的花费最少都得翻倍。”穆国忠继续叹着气,“要是想天天都练兵啊,耗费得是如今的五倍。”
  “可以让一部分兵去捕鱼打猎啊。”穆宇路出了个主意,“反正大米饭多得是,一个人每天两斤大米足够了。”
  “哼,捕鱼,打猎?”穆国忠摇摇头,“这么做的话啊,那些当兵的肚子是有福了,你老子我的名声就全完了。到时候城里的那些闲人,还不知怎么编排我的瞎话呢,最少给我扣上一个与民争利的大帽子。”
  “是我想当然了,还真不能这么干。”穆宇路知道自己这次是纸上谈兵了,“捕鱼还好说,但打猎还真不是人多就行的。”
  “你以为跟国王每年都搞得围猎一样,人越多越好啊?”穆国忠抓住机会嘲笑了起来,“那些猎人们最多也就三五个结伙进山,多了猎物早就听见声音就跑了,更要提心吊胆得防备蛮子,运气不好别说打到猎物了,能逃出一条小命就不错了。”
  “捕鱼总没问题吧?让那些渔民用鱼获抵税,直接送到军营好了。”穆宇路说完就知道这主意也臭的很。
  “哈,那些衙役才不会答应呢。”穆国忠乐了,“就算钱县令脑子一抽,还真的下了这样的命令,他手底下的衙役哪个肯照做?哪个渔民敢把鱼获送到军营?就算我派人硬去码头收鱼,也只不过是让那些可怜的渔民,额外还要补上衙役的那份好处,闹得民怨沸腾而已。”
  “那就从淘汰下来的人里选选,组织两条船去打鱼好了。”穆宇路眼珠子一转,决定自己出手,“跟钱县令要个手令,这两条船不用交税就好了,鱼获直接送回军营改善伙食。”
  “莫非你想带头管这事?”穆国忠连连摆手,“你还是安心读书吧,你字虽然写的不错,但钱县令也说了,经义不行的话,就算他有心让你当今年的案首,也得顾忌全县官员的脸面,不能让你在府试的时候,跟别的县案首相差太远。”
  “我不插手也行,但打鱼这事可以先做起来。不能完全免税的话,免掉一半也是好的,也给裁汰下来的人谋一份出路。”
  “我知道了,明天我再跟老牛商量商量。”穆国忠摆摆手,“时候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明天早起好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