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二十六章 小姐与丫环

第二十六章 小姐与丫环


  一行人欢声笑语得到了早上丢羊的河滩,选定了位置,开始按照先前的布置,忙活了起来,最后在离河水三十几步的地方栓好了羊,岸边上也扔上了内脏。人群分成几个小组,隐蔽在岸边的各个地点。
  离陷阱几十米远的树林子里,地上铺上了毛毯,摆上了矮桌和板凳,袁老大等人陪着穆宇路坐在那里喝茶聊天。
  在人群忙碌的时候,穆宇路就神不知鬼不觉得把豆沙包藏在了河边的一颗大榕树上,所以也就不慌不忙得坐在这儿,丝毫也没有靠近河岸的打算。
  豆沙包开启了侦察技能,在系统地图上显示着方圆一百多米范围内的地形,偶尔在河里也会闪过一些极其微弱的蓝色水点,提示着有大鱼游过。
  “奇怪,东边怎么有一块圆形的空白区域没有显示?”穆宇路一边听闲话,一边分心盯着系统地图,“从比例上看,在陷阱东边八十米的地方,有个无法显示的直径两米的圆圈,难道那里埋着什么修仙者隐藏起来的宝贝?”
  穆宇路心里火热了起来,他到现在都没有接触到跟修仙者有关的知识物品,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混得也太失败了。
  “看来得找个时间,去那里挖挖看了。”穆宇路在地图上标记好了位置,平复了一下心情,“今天夜里得喝酒,那就明天一大早动手吧。”
  “穆少爷,正午时分了,要不你先在这里眯一会?”袁老大看着穆宇路发呆不说话,以为他困了,“现在天气正热,那畜生或许要到傍晚才出来觅食呢。”
  “今天早上我起得太早,现在有点疲倦,让袁老大见笑了。”穆宇路满心都在期待着那块地方有什么好东西,也没兴趣跟袁老大聊天,于是就露出一副疲倦的表情。
  “那您先歇着,我去那边叮嘱一番。”袁老大知趣得告退,“小五,小六,你们两个留在这伺候穆少爷和马爷。马爷,有事就让他们俩去那边喊我一声。”
  小五和小六两个半大孩子有些拘束,就坐在了五六步远的树底下乘凉,马汉搬过一张小凳子,往上面垫了一卷毯子,“少爷,你在这躺一会?”
  “我不累,就是等的有点无聊。”穆宇路伸了伸懒腰,“把这碟瓜子给那俩孩子送去,我看他们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
  “少爷,你也没比他们大几岁。”马汉把瓜子送过去之后,回来坐下,“怎么就叫起他们孩子了。”
  “马汉,以前我只听见王朝哇哇说话,今天你怎么也话多起来了?”
  “少爷,那是因为王猴就是个话痨,他说话的时候要是我说一句,他能回上十句。所以啊,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少说话了。”马汉嘿嘿笑了,“这回他没在,我就轻松多了。”
  “咦,不对啊。”穆宇路看了一眼游戏地图,发现河里出现了一个大蓝点,估摸着能有一百多克拉的水灵气,“这玩意不是普通品种啊。”
  “少爷,什么不对啊?”马汉迷惘得看了看周围。
  “这鳄鱼出现的莫名其妙的,有点不对头。”穆宇路伸手把那两个孩子叫过来,“咱们点苍县在过去几年里,河里出现过鳄鱼吗?”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齐刷刷摇摇头。
  “少爷,你是说,这鳄鱼是从外地来的?”马汉说到,“可在大夏境内的河里湖里,四五尺长的鳄鱼挺常见的。”
  “我就怕是从海里来的大海鳄。”穆宇路皱着眉头,看着那蓝点一动不动得停留在水里,“咱们这往东几百里就是大海,要是海里的鳄鱼一路逆行几百里到了咱们这,那这鳄鱼可就是条特别厉害的畜生了。”
  “你们赶紧把袁老大叫来,再让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马汉听完也吓了一跳,赶紧吩咐叫人。
  在地图上无法显示的那块地方,有着一个圆形的防护罩,里面正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姐,那小子还真机灵,这都能猜出来那鳄鱼不对劲。”
  “看他那模样,也不像是隐龙派的弟子,小小一个凡人,能想到这份上也算不错了。”那小姐一身白衣,脸上还带着面纱,“待会我施展迷魂大法之后,你额外给他上个昏睡咒。”
  “小姐,你总是这么小心谨慎,对付一个小男孩,有这么必要麻烦吗?”
  “咱们这次来到隐龙派的地盘,算是越界了,一点把柄都不能留下。”小姐淡淡得说到,“我可不想被隐龙派那些疯子赖上,胡搅蛮缠一通。”
  “行,那我待会不但要对他念一记昏睡咒,还要往他脑袋上敲一下。”小丫鬟嬉皮笑脸得说到。
  “嗯,等会那只可恶的鳄鱼上了岸,我们就准备动手。”小姐恶狠狠得捏着手指头,“这只该死的畜生顺着河跑了这么远,我非要把它抽筋扒皮,大卸八块。”
  “我总怀疑是黄师叔捣鬼,故意给我们找麻烦的。”丫鬟压低了声音,偷偷得小声嘀咕,“否则它一个灵智未开的九阶灵兽,怎么能逃窜这么远。”
  “嘘,闭嘴。”小姐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别让她听见了,又要增加难度了。”
  穆宇路对于防护罩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在袁老大过来之后,他把自己的猜测又说了一遍,毕竟游戏地图上的大蓝点说明,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鳄鱼,这是一条体内蕴含着水灵气的鳄鱼。
  “穆少爷,你的猜测有道理。”袁大爷点点头,“我会让兄弟们格外小心的,就算那畜生是从海里来的鳄鱼精,只要它上了岸,那我们就好好跟它斗上一场。”
  “按照最坏的打算,那鳄鱼最大也就两丈长吧。”穆宇路拍了拍袁老大的肩膀,“跟你那帮兄弟们说一声,让他们心里有个数,别到时候等那畜生上了岸,被它的体型吓得尿了裤子,手脚发软。”
  “穆少爷说笑了。”袁老大深吸了一口气,“我这就去叮嘱他们,哪怕今天来了一条十丈长的蛟龙,咱们也跟它拼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