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三十九章 东楚童谣

第三十九章 东楚童谣


  “呵呵,就凭这手书法,不用十年就能在广南府扬名了。”张继张子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六月的府试一结束,想必穆兄的名声就传起来了。”
  “哎呀,子寿兄,你可来晚了,得罚酒三杯。”钱子玉眼前一亮,上来拉住了张继的手,“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从府城来的贵客,张继张子寿,这些都是我们点苍县的读书种子,大家亲近一下。”
  “点仓县虽然建立时间不长,但人杰地灵,出的人才却在整个广南府里都排的上号。”张继跟众人行礼完毕,按照次序坐好,开口说道,“别的咱不夸,就夸一夸这位穆兄的酒量。我前几天可是亲眼见识了他一口气干了十八杯,然后头不晕,眼不花,走路都不带扶墙的。”
  “哈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穆宇路苦笑着四处拱手。
  “整个广南府的读书人里,穆兄弟的酒量绝对是最好的。”张继等笑声落毕,继续说道,“等我回去的路上,必定替穆兄扬名,让大家都知道,点苍县出了你穆大肚子这样的怪才。”
  “子寿兄,你莫要取笑我啦。”穆宇路起身拱手,“酒量再大,也不过是个酒囊饭袋,可我听说你子寿兄,可是一夜七次,金枪不倒的小霸王啊。”
  人群爆发出一阵更加猛烈的笑声,张继是哭笑不得,只能指着穆宇路连点了几下,嘴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的酒量嘛,现在就可以证明给大家看。”穆宇路嘿嘿笑着,对着张继挤眉弄眼,“子寿兄的长处嘛,恐怕就得等到今夜,才可以证明给头牌姑娘看喽。”
  “哎,你这个小孩子,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尽说这些低俗话。”张继板起脸,看向钱子玉,“子玉兄,你可得禀告县尊,请他老人家好好管教他一番,莫要荒废了他在书法上的天赋。”
  “一定的一定的。”钱子玉面带微笑,“宇路啊,以后你每天晚上都要抄写《论语》七遍,记住了吗?”
  “光写七遍论语哪够,还得吟诵诗经七次。”王秀才摇头晃脑得补了一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张继苦笑着起身拱手求饶,“各位朋友,莫要在说什么七次了,否则我只能退席收拾行李,连夜逃出点苍县了。”
  “大家玩笑开够了吧,都收收脸,严肃点。”钱子玉赶紧拉住他的袖子,“穆宇路,都是你的不是,还不赶紧作诗一首,向子寿兄赔礼道歉?”
  “子寿兄,千错万错都是小弟的错,你可万万不能走啊。”穆宇路起身离席,恭恭敬敬得拱手行礼,“你走了头牌姑娘怎么办啊?”
  大厅里安静了几秒钟,然后不知道谁带头笑出了声,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大家哄堂大笑,连张继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穆大英啊穆大英。”张继等到人们笑得差不多了,开口说道:“你不但是个穆大肚,还是个穆大嘴啊。”
  “子寿兄,所言极是。”穆宇路回到座位,“男儿嘴大吃四方,今天借你吉言,五月我就从县城出发,走一路啊吃一路,吃一路啊走一路,一直吃到府城为止。”
  “好,到时候我就安排好十个美娇娘,让她们轮番伺候你一晚上。”张继笑眯眯得回答,“到时候,你可不要第二天起不了床,进不了考场啊。”
  “子寿兄,我年纪小,还是个男孩子,你可不能这么招待我。”穆宇路举手求饶,给他一个台阶下,“还是把这十位美娇娘都送给钱子玉享受吧。”
  “哎,真是年少无知,连美娇娘的妙处都往外推。”张继就坡下驴,“子玉兄,等你到了府城,我一定做东让你尽享一番艳福。”
  “我身子骨弱,可消受不了那么多。”钱子玉笑道:“我自家人知道自家的本事,一晚上顶多也就左拥右抱一番罢了,可用不着十位,两位就够了。”
  众人又嘻嘻哈哈调笑了一番,张继又捡着府城里的趣事说了几件,然后把话题转到了穆宇路身上。
  “宇路啊,这么长时间了,你的诗应该也想好了吧,不如现在就念出来让大家赏评一番?”
  “当着各位前辈的面,小弟我就斗胆献丑了。”穆宇路团团作揖,“我呢,诗没想好,童谣倒想了一首,不敢请大家赏评,只愿博大家一笑。”
  “别人作诗不好要罚酒,对你就不行。”钱子玉笑眯眯得说道,“你要是这首童谣不好笑,那么久罚你不准喝酒,只准喝水。到时候我们饮酒作诗,你就对着水缸喝凉水吧。”
  “那我就以洞庭湖为题,来一首东楚童谣。”穆宇路眨了眨眼,“洞庭湖,庭湖大,洞庭湖里有荷花。”
  “阿爹摇船捕鱼虾,幼儿岸边戳蛤蟆。”穆宇路用手指着张继作势戳了几下,“蛤蟆一戳一蹦跶,呱呱叫着请喝茶。”
  秀才们不明白怎么回事,纷纷不解得看向了张继,唯有钱子玉面露喜色,不住得摇着扇子。
  “好你个穆大嘴。”张继只能苦笑着摇着头,“各位好朋友,我从府城来此,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只有一包东楚洞庭湖出产的碧螺春茶叶,打算今日请大家来开个茶话会,没想到被穆大嘴给算计出来了。”
  “碧螺春,莫不是楚国王室的贡品?”
  “哎呀呀,张兄这手笔,是在是大气。”
  “怪不得刚才我们不明所以的时候,只有子玉兄面露微笑,想必早已知晓此事。”武三思被他爹关了禁闭,张继有碧螺春的消息还没传开,这些人此刻才得知此事,于是纷纷兴奋起来,感觉过了今夜之后,明日就有了吹嘘的资本。
  “既然连东楚的蛤蟆都知道要请喝茶,那我也就痛快点,不再藏着掖着了。”张继拍了拍手,“上茶吧。”
  七八个莺莺燕燕就排着队出来了,丽春楼的头牌则亲自拿着茶壶,给每个人都沏上了一杯珍贵的碧螺春茶,秀才们纷纷做出种种陶醉痴迷的神色,仿佛那茶叶的清香比身边女子的胭脂香味还迷人似的。
  茶过三巡之后,下人们撤下了茶具,姑娘们纷纷入座,酒菜就开始一道道流水般的端上来了,很快就摆满了桌子,几杯酒下肚,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张兄,钱兄。”王秀才清了清嗓子,“我听说前几日在酒楼,可是上演了一出点仓美酒十八杯的好戏,今日我三生有幸,品尝到了世所罕见的碧螺春香茶,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福气,亲眼目睹一番畅饮十八杯的场面?”
  “好!”众人鼓噪起来,纷纷看向了穆宇路,期待着另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