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四十一章 阳春三月

第四十一章 阳春三月


  最终穆宇路只是解开了王媚娘的腰带,不肯去给她脱鞋。王媚娘只能幽怨得自己脱了鞋,敞着衣服离开了穆宇路的怀抱,光着双脚走到了钱子玉桌前,柔声说道。
  “钱公子啊,他们五六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奴家实在招架不住,只能光着脚来伺候你了。”
  “张继,赶紧让他们松手。”秀才们唯恐被钱子玉认出自己,几个人站在他背后,拉胳膊的拉胳膊,按脑袋的按脑袋,直把他压趴在桌子上,“我认命了还不成嘛,我喝就是了。”
  “子玉啊,我新来乍到,今天还是第一次跟大家见面,我的话没人听啊。”张继笑嘻嘻得接过一双鞋,慢条斯理得往里面倒酒,“哎,我这是刚给穆大嘴当完书童,这又得给你倒酒,你们点仓士子的待客之道,可是真特殊啊。”
  “你们这几个蠢货,别光傻站着看热闹了,还不赶紧把那几位爷换下来。”穆宇路冲小厮们吆喝了一声,指挥着他们换下了几个秀才,接力按住钱子玉。
  那几个人笑容满面得冲穆宇路拱手道谢,赶紧坐回了原位,脸上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等着看钱子玉的好戏。
  张继等众人都完事了,这才开了口,“你们几个笨蛋,还不赶紧扶子玉直起身来?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你们别走,继续按住他的肩膀,拉住他的胳膊。”
  “子寿兄,都是自家兄弟,何苦为难我这个主人呢?”钱子玉垂死挣扎得劝道:“你远来是客,可不能这么对待我啊。”
  “没关系,等你六月到府城的时候,也可以把今天的美事,加倍奉还给我。”张继哈哈大笑,“子玉啊子玉,能喝到媚娘的原味美酒,你应该是点苍县历史上的第一人吧?如此名留青史的机会,你怎么能错过了呢?”
  “是啊,钱兄,你可得好好感谢一番张兄的美意啊。”穆宇路装模作样得叹着气,“我就没你这么好的福气,只能用大碗喝酒,哎,你说你怎么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好了,都松手,我自己动手喝。”钱子玉也豁出去了,“还不松手干什么,是不是非要逼我翻脸骂人?”
  小厮们松开了手,撒腿就跑,赶紧溜出了大厅,生怕让钱子玉看清自己的模样,记恨上自己。
  张继有些担心得凑上前去,想看看钱子玉是不是真的气恼了。
  “子寿兄,今日的大恩大德,我可是铭记在心,来日必有回报。”钱子玉也不啰嗦,接过那双酒鞋,仰头就倒在了自己的脸上,洒得满脸都是,秀才们也没计较他嘴都没张,纷纷叫好。
  “好了,我的酒喝完了,穆大嘴,现在该你了。”钱子玉抹了一把脸,伸手就把一只鞋丢到了张继的头上,把另一只鞋扔向了穆宇路,“我可看紧你了,到时候你一滴酒都不准剩。”
  “子玉兄,咱们哥俩什么关系,何必如此认真呢?”穆宇路笑嘻嘻得拱手致意,“再说啦,今天的事是你先挑起来的,喊人针对你的又是张继这个坏蛋,我们点仓学子应该团结起来,一致针对他这个远来的恶客才是。”
  “好哇,你们点仓学子竟然如此公开得想欺负我这个客人啊。”张继摇头叹息,“穆大嘴,你少挑拨离间了,赶紧喝光这十八碗吧,别废话了。”
  “哎,看来我今晚只能做一回酒囊饭袋了。”穆宇路心里有正事要干,不想再耽误时间了,“不过我可得说好了,喝完这十八碗,我得趁着酒劲还没上来,赶紧回家躺着去,我可不敢留在这里过夜。”
  “准了准了,赶紧喝了吧。”张继努了一下嘴,“墨汁都快干了,你还不赶紧。”
  “阳春三月丽春楼。”穆宇路左手拿着酒碗,右手挥毫泼墨,喝一口酒,写一个字,第一碗酒下肚,纸上就多了第一句诗。
  众人已经纷纷离席,围着他站成了一圈,见他酒尽诗完,纷纷拍手称赞。
  张继在酒楼上见识过他的行事,所以开口吩咐:“端五碗酒过来,给穆大嘴润润嗓子。”
  王媚娘领着四个舞娘,手捧酒碗款款而来,穆宇路也不含糊,端起酒碗仰起头,咕嘟咕嘟得一碗接一碗,一口气喝光了五碗酒,抹了把嘴唇,晃了晃脑袋。
  “媚娘捧来绣花酒。”穆宇路踉跄着后退几步,扶住了额头,“哎呀,手软了,没法写字了。”
  “我替你写。”张继乐呵呵得站到了桌前,拿起毛笔写下了这句话,“穆大嘴啊,当初你在酒楼里,可是夸口自己要连喝十八碗的,我今日也不算故意难为你,对吧?”
  “可那酒楼里的碗,还没有丽春楼的一半大呢。”穆宇路斜着眼珠,哼了一声,“你们就是欺负我年纪轻,故意用大碗整我。”
  “嘿,这是你得找子玉兄去。”张继摇头推卸责任,“我可是头一次来这里。”
  “哼,要是你肯当面啃王媚娘的脚丫子,剩下的十二碗酒,不喝也罢。”钱子玉挺着脖子激将道:“这酒碗再大也是碗,总没大到盆。”
  “好,再来六碗,让你们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什么叫做真正的海量。”穆宇路摸着肚子,晃着肩膀,“酒逢知己千杯少,再来六碗不嫌多。”
  “哈哈哈哈。”众人笑做一团,“还有十二碗呢,再来六碗可不够。”
  穆宇路扯开了衣襟,踢掉了靴子,在大厅里打了一圈大学军训时学的军体拳,“哈哈嘿哈,拿酒来,我今夜就要喝个痛快。”
  六碗酒又是咕咚咕咚得灌了下去,穆宇路摇头晃脑得靠在王媚娘的肩上,嘿嘿傻笑着,“这第三句嘛,容我想想,忘词了。”
  “哎,穆大嘴啊。”张继取笑道:“你这不算什么海量啊,还有六碗呢,现在脑子就乱了,居然忘词了,还是年纪轻,酒量小啊。”
  “张兄,你莫要小看人,我离喝醉还早着呢。”穆宇路盘腿坐到了地上,双手在脑袋上画着圈圈,嘴里念念有词,“格机格机、格机格机、聪明伶俐,有了。你们都听好了,第三句就是,群英荟萃齐欢笑。”
  “呵,脑子还没乱成一锅粥啊。”张继笑了一句,挥手写下了这句,“喂,穆大嘴,醒醒,你还有六碗酒没喝呢。”
  “子寿兄,还是别激将他了。”钱子玉拉住了他,“这十二碗不少了,再喝恐怕要出事情了。”
  没等张继开口,穆宇路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区区这点酒能出什么事情,我好着呢,酒呢,再来六碗,然后我说完最后一句,就要回家睡觉啦。”
  “这。”钱子玉想了一下,喊来小厮去楼下把王马二人叫上来,然后拉过王媚娘吩咐了几句,这才上前扶住了穆宇路,“行啦,穆大英啊,别喝了,再喝你爹要过来揍你了。”
  “嘿,钱兄,你莫要以为我酒喝多了,就听不出假话。”穆宇路这几碗酒下肚,酒水大部分都进了系统小世界,血液里的酒精含量极低,“我又不是三岁娃娃,少拿我爹的名号来吓唬我。”
  “好好好,我唬不住你,你就自己悠着点吧。”钱子玉挥手让王马两人过来扶住他,自己站到了张继身旁,“上酒吧,把最后六碗酒拿给他。”
  穆宇路接过酒碗闻了闻,嘿得一声就递给了王朝,“我说,怎么拿掺了一半水的破酒来糊弄我?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喝不出来啊,这事不成,换纯酒上来。”
  “我的天,他到现在居然还能闻出酒里掺水了?”钱子玉不可思议得看向众人,“喝完十二碗,他居然还没醉?”
  “嘿嘿,各位爷,我家少爷可是天生的酒神,堪称海量。”王朝笑眯眯得喝光了酒,“这掺水的酒怎么配得上我家少爷的身份呢?马汉,过来和我一起分了吧。”
  “嘿,你们看他这两个跟班,怎么跟他一样贪杯。”钱子玉哭笑不得,指着王朝马汉说不出话来,“行了,看来他没啥大事,我白操了这份心。”
  “这才对嘛,只有黑店才卖掺水的酒。”穆宇路摇晃着身子,“这酒好啊,我得带两坛回去给我老爹尝尝,省的他说我光顾着自己痛快,丝毫没有把他老人家放在心上。”
  “成,穆大嘴,要是你喝完这最后六碗酒,还能说完最后一句,自己不用人扶,站着走出那道门,我出钱,送六坛酒给你带回家去。”张继还真不信他的酒量如此惊人,“并且以后我再也不喊你穆大嘴了,我改口叫你穆老大。”
  “哈哈哈哈哈哈!”穆宇路仰天大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钱兄,王兄,各位哥哥,你们都得给我作证,这可是他张子寿自己亲口说的。”
  “对,就是我亲口说的,绝不反悔。”张继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得回答到。
  “好,子寿兄,你过来验验酒,可别说他们用水作弊。”穆宇路乐得脸上笑出了花,“子玉兄,你执笔写最后一句,明天把这首诗装裱好,好好收藏起来。”
  “酒就不用验了,你就喝吧。”张继放下笔,把位置让给了钱子玉,“子玉兄一番好意,你自己偏要逞强,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张兄,你过来扶住我,亲眼看我喝光这六碗酒。”穆宇路拉着他的手,笑嘻嘻得靠在他肩膀上,“醉卧当场君莫笑,昨日征战今方回。”
  “这是你前几日的诗,不算不算。”张继看着穆宇路一碗一碗又一碗,结结实实得喝光了六碗酒,一滴没洒,一滴不剩,“这两句可不算数。”
  “阳春三月丽春楼,媚娘捧来绣花酒。”穆宇路笑眯眯得勾住张继的肩膀,用手夸张得摸着他的头,“群英荟萃齐欢笑,群英荟萃齐欢笑——笑看凤雏摸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