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四十二章 更名改姓

第四十二章 更名改姓


  “你这算什么歪诗?”张继激动得甩开了穆宇路的胳膊,气呼呼得瞪大了眼睛,“好你个穆大嘴,我好心请你喝茶,你竟然敢骂我?”
  穆宇路捂着自己的眼睛,嘴里连连说道:“哎呀,头晕了,头好痛,我不行了,张子寿,你说啥?我听不见。”
  “子寿兄,你失态了。”钱子玉乐呵呵得一边写字一边说道:“穆凤雏摸得是狗头,你激动个啥劲呢?莫非你觉得自己也是......小狗?”
  “可他刚才明明是一边动手一边说这句话的。”张继激愤得挥舞着手臂,“他就是故意把我骗过来,阴险狡诈得跟我勾肩搭背的!”
  “哎呀,子寿兄,你误会我啦。”穆宇路哈哈大笑,“既然如此,那我改口还不成嘛?咱们大夏京城有一座真武塔,玄武龟蛇,纠盘相扶,以明牝牡,毕竟相胥。那我把最后一句诗改成——群英荟萃齐欢笑,笑看凤雏摸**。”
  “呸!”张继一蹦三尺高,就要跳过来打穆宇路,秀才们齐声欢笑,一拥而上抱住了张继,把他拖到了远处,七嘴八舌得劝了起来。
  “张兄,莫要激动,喝口热茶缓一缓。”
  “子寿兄啊,穆小弟喝醉了,你怎么能跟醉汉一般见识呢,对不对?”
  张继气得嘴角冒泡,一扭头看见钱子玉正在挥毫泼墨,顿时又激动起来了,“钱子玉,你不准把最后一句写到纸上去!”
  “子寿兄啊,我把最后一句已经改词了,你就放心吧。”钱子玉笑眯眯得放下了毛笔,后退几步,陶醉得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穆凤雏醉了,用词不当,我把狗头改成了犬头,所以呢,最后一句是——群英荟萃齐欢笑,笑看凤雏摸犬头。”
  “你改了个屁!”张继喷的吐沫星子到处都是,“你赶紧把那纸撕了,否则我跟你没完,我要跟你割袍断义,我要跟你割席绝交!”
  “嘿,张子寿,你放着罪魁祸首穆凤雏不管,怎么要跟我绝交呢?”钱子玉风轻云淡得吩咐了自己的书童一句,让他带着这首诗连夜回县衙,把今夜的故事讲给钱县令听。
  眼见得这场闹剧无法收场,王媚娘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吩咐侍女抱来了自己的宠物狗,亲手把它放到了穆宇路的怀里,并且把穆宇路的手挪到了狗头上,笑嘻嘻得开口解围。
  “各位大人,请看这里,穆少爷最后一句诗指的是这个,大家刚才都误会了。”
  张继和秀才们一起看向了穆宇路,发现他怀里多了一只小狗,手正放在狗头上,不由笑了起来,当他们看到穆宇路把手从狗头上拿开,慢慢得往王媚娘屁股上摸的时候,笑得更厉害了。
  “各位大人,这下误会解开了,可以重新落座了吧?”王媚娘虽然奇怪为什么对面的这群人笑得这么奇怪和猥琐,但还是继续想控制住场面,“各位爷,咱们——哎呦!”
  穆宇路狠狠得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吓得她全身一哆嗦,尖叫了一声,众人见状哈哈大笑,连张继也忘了跟穆宇路生气,乐呵了起来。
  “穆凤雏果然机灵,摸狗头有什么意思,还是摸媚娘的屁股秒啊!”
  “王姑娘,你赚大了,穆小弟还是童子身呢,没准还是第一次摸女人的屁股呢。”
  “哈哈哈哈,王姑娘,不如你今夜就让穆小弟体验一回当男人的滋味吧。”
  王媚娘看着穆宇路强壮的肌肉,英俊的脸庞,心里不由一荡,脸上却露出了娇羞的深情,抬起袖子遮住了一半脸,扭扭捏捏得跑了。
  “看,王姑娘动情了,居然害羞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钱子玉趁机上前跟张继说笑了几句,又是作揖又是鞠躬,总算把他安抚好了,等到他俩重归于好,想一起找穆宇路算账的时候,发现已经找不到人了。
  “去西门,我想到城楼上透透气。”穆宇路早就趁乱带着王朝和马汉离开了丽春楼,不跟他们扯淡了。
  “少爷,你实在太厉害了,我太羡慕你了,王姑娘的屁股摸起来滋味如何?”王朝嬉皮笑脸得问道。
  “你过来,让我摸摸你的猴头。”穆宇路哼了一声,“你要不要闻闻我的手?上面还有她屁股的香味呢。”
  “马狗,你鼻子灵,赶紧过来让少爷先摸摸你的狗头,再让你闻闻手上的香味。”王朝乐不可支得冲马汉做着鬼脸。
  点苍县近来无事,守城门的老兵们睡觉的睡觉,赌钱的赌钱,偌大的城墙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穆宇路让王马两人等在下面,自己独自站在城楼上,仰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穆宇路召唤出了豆沙包,把它丢到了城外,指挥它向西边山里的鬼王洞飘去,这可是关系到他领悟阴阳之气的大事,远比跟那一帮秀才厮混有意义多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日是何年?”穆宇路气运丹田,朗声吟诵了这句传诵千古的词句,不为博得凡俗界的一点虚名,而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情感。
  “听,少爷又在吟诗呢。”王朝碰了碰马汉的肩膀,“老马啊,你说少爷是被山神庇护啊,还是被山神爷附身了啊?”
  “蠢猴子。”马汉不屑得哼了一声,“什么狗屁山神,连给少爷提鞋都不配,少爷明明是月亮上的仙人下凡。”
  “对对对,是月亮上的仙人,少爷这不是在问天上的同伴们,现在天上是哪一年了吗?”王朝连连点头称是,“咱们哥俩总算祖坟冒青烟,抱上天仙的大腿了。”
  穆宇路没有站多久,把豆沙包挂到了山里的一颗老树上隐藏起来,自己就下了城楼,发现王马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跟往常不一样了,跟前世地球上那些虔诚的拜佛大妈们有的一拼了。
  “你们两个怎么眼里冒着绿光?”穆宇路背着手走在前面,“莫非还想着王媚娘的屁股?”
  “没有没有。”王朝神秘兮兮得说道:“少爷啊,刚才我跟马汉两个在下面看着,你刚好站在月亮里,全身散发着仙气,我还以为你马上要飞升了呢。”
  “王猴啊,你以后跟马汉一个姓好了。”穆宇路哈哈一笑,“你更名改姓,以后就叫马屁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