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魔兽也修仙 > 第五十章 送行

第五十章 送行


  “妹子,我要去给人送行,就不能陪你玩了。”穆宇路摸着小桂英的脑袋,“乖乖跟着风姐姐学习写字,我回来再陪你捉蝴蝶。”
  昨夜穆宇路试完了豆沙包的魅惑技能之后,就回房睡觉了,并没有熬夜等到生命之树升级成功的那一刻。
  今天早上,他睡到自然醒,发现休眠的生命之树仍然不能建造小精灵,也不能造什么建筑,所以自己感受了一番中品木灵根的变化之后,就开始了晨练,直到小桂英跑来缠着自己。
  “好哥哥,带我一起出去玩吧。”小桂英拽着他的衣角,整个人靠在他腿上,“娘老说我年纪小,会被坏蛮子拐走,不准我出去玩。”
  穆宇路蹲下身,看着妹妹的大眼睛,“妹妹呀,娘亲说的对,爹是点仓校尉,打死的坏蛮子成千上万,所以那些死蛮子真的会把你拐走的。”
  “可是我现在有凤姐姐陪着,就不怕蛮子了。”
  “别说你,就连凤姐姐这几天也不能出门。”穆宇路捏着她那红苹果一样的脸蛋,“不过等下个月哥哥考上童生了,一定带你到大街上逛一逛,陪你玩上一整天。”
  “哥哥,你可要话算数啊。”小桂英伸出了小手指,“我们拉钩。”
  “好,哥哥跟你拉钩。”穆宇路笑嘻嘻得跟她勾在了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好啦,跟着凤姐姐玩吧。”
  “凤姐,那两个混子昨天就被关进班房了。”穆宇路站了起来,“两三个月之内是出不来了,这就算我先收的一点利息吧。”
  “少爷,多谢你了。”苗凤凰屈膝行礼。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整个点苍县就没人能欺负你。”穆宇路忍住自己想捏她脸的冲动,“你现在家里呆几天,等过一阵子再上街,以防被山里的蛮人探子混进城里,发现你就麻烦了。”
  “我懂的,少爷,这是你写好的十份诗,我给你包好了。”
  “嗯,我走了。”穆宇路像前世夹着公文包一样,把诗稿夹在腋下,手里拿着扇子就离开了内院,“王朝、马汉何在,还不快快牵马?”
  “少爷,马早就准备好了。”王朝见到穆宇路,猛地一惊,“少爷,你今天怎么如此容光焕发,眼里精光四射,全身霸气外露啊。”
  “哦?”穆宇路刷得摇开了扇子,露出了一只飞翔的凤凰,“王朝啊,你还真更名改姓叫马屁了啊。”
  “我对天发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打心窝里出来的。”王朝推了马汉一把,“老伙计,你看少爷是不是比以前更有仙气了?”
  “我看你比以前更骚气了。”马汉翻了个白眼,“少爷的气质一直都这么好。”
  “看来我得给你们俩换一身新衣裳了。”穆宇路啪得合上了扇子,“正好我准备给凤姐也扯几匹绸缎,顺便也给你们搭上几丈麻布吧。”
  “谢少爷赏。”
  点苍县北门三里外的亭子里,参加丽春楼宴会的秀才们聚集在一起,等着给张继张子寿送行。穆宇路在北门汇合了钱子玉和张继等人之后,说笑着一路前行,在上午八点的时候跟秀才们见面了。
  “各位,这是我亲自誊写的丽春楼一诗,现在赠送给大家,以正视听。”穆宇路笑眯眯得跟秀才们打着招呼,像发传单一样递上自己的大作,“那天夜里大家都喝多了,可能记忆出现了偏差,当天的诗以今天的白纸黑字为准。”
  “呵呵。”王秀才第一个拿到了诗稿,看过之后只能会心一笑,“我没记错,前天夜里就是这首诗。尤其是最后一句,写的太秒了。”
  “哦?竟有此事?”秀才们一个接一个的拿过诗稿,脸上陆续露出了笑容,“哈哈,果然是好诗。”
  “我在点苍县停留这几天,感觉过的非常愉快,每顿饭都比以前多吃了两碗。”张继团团拱手,“多谢各位的款待,点仓之行,我刻骨难忘。”
  “一路走好。”秀才们手里拿着柳树枝条,纷纷送上赠别礼物,作揖还礼。
  “穆凤雏,子寿兄即将离去,此情此景,你难道不说点什么吗?”钱子玉忘不了自己因为这首诗被叔父教训的那一顿,“我看你手里那把扇子不错,不如就送给子寿兄一路乘凉吧。”
  “子玉兄,我看你身上带着笛子,不如你给我伴奏,让我唱几句恭送子寿?”穆宇路注意他身上的笛子已经很久了,“刚好我把歌词写在扇子背面,一并送与子寿。”
  “好吧,我今天就给你当个乐师,一起恭送子寿回府。”
  “我先说了,这首歌词可不是我写的,而是我听一位世外高人唱的。”穆宇路习惯性得声明了一句,朗声念到:“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春风拂柳笛声残,朝阳山外山。”
  “好词!”秀才们看着远处的景色,感受着春风吹过柳树林,纷纷叫好。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穆宇路朗声吟完之后,备好笔墨,就在扇子背面刷刷得写完了这首曲子,待墨迹干了之后双手递给张继。
  “词好,画好,字更好。”张继左手接过扇子轻摇了几下,右手把穆宇路拉到了自己身边和自己并肩而立,面对着人群笑道:“穆兄真乃秒人也。”
  秀才们看着张继的右手在穆宇路的头顶做抚摸状,不禁又想起了前天夜里的宴会现场,忍不住得都笑了起来。
  穆宇路装作不明白张继的小动作,也跟着大家笑了一会,然后指着钱子玉,“钱兄,现在就看你的笛声好不好了。”
  钱子玉左手打着拍子,右手拿起了笛子,沉吟了一会就吹起了悠扬的曲调,穆宇路一边拍手,一边重新唱起了这首《送别》。
  秀才们一个接一个的,也拍着手,摇着头,晃着脑,附和着穆宇路的声音,哼哼呀呀得唱了起来。
  “各位,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钱子玉见时辰差不多了,就停下了笛声,“子寿兄,请满饮此杯,然后就上路吧。”
  “可惜不是绣花酒。”张继调笑了一句,“明年乡试的时候,我在府城恭候着各位。”
  “子寿兄,一路走好。”秀才们纷纷跟他作揖相别。
  张继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底亮给大家展示了一圈,最终抱拳道别,转身坐上了马车,马夫一声吆喝,马车缓缓得开了起来。
  车队越走越远,身影越来越小,这时张继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向着这边挥手大喊:“穆大嘴,六月来府城找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