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三十二章结盟复仇

第三十二章结盟复仇


  “那又如何,赵某那个世仇,仇家可不是一两个,多那么几人,又能如何!”赵仇不屑的说道。
  “哈哈!赵公子太天真了,你可知道几人的身份?就如此大言不惭。”劲装男子仿佛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着说道。
  “哼!不如说来听听!看看赵某是不是得罪不起?”赵仇冷哼一声,语气不善的说道。
  “呵呵!提剑的叫杜荷,是莱国公府二公子,高大有点傻的那个,是梁国公府二公子房遗爱。有这两人,在长安,洛阳,某家不认为有谁敢明目张胆的对他们动手,那完全就是挑衅大唐,除非他全家都活腻了。”劲装男子呵呵一笑,对赵仇等人介绍道。
  赵仇一听,也愣住了,没有想到白三居然与大唐两个国公府公子结义,这下顿时感到棘手,不由眉头一皱。
  “赵公子与我家小公爷结盟,这样就不用担心朝廷高层,只要别伤害到房杜二人就行。”
  “好!一言为定!等你家主子空了,自己来找赵某,到时候在详谈吧!”赵仇一口答应下来。
  “一言为定!”
  …………
  “郑姑娘早!”第二天司徒长风照例前往郑丽婉处,见到正在热身的佳人,不由响起昨日,心头一荡,温柔的说道。
  “司徒公子早!”郑丽婉看了司徒长风一眼,忽闪着大眼睛说道。
  “你就是罗师叔的小师弟?”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正是好奇心重的公孙飞燕。
  “你好,你是公孙姑娘吧?”司徒长风微微一惊,没想到院里还有她人,转头一看,是一个娇小的美女,正好奇的望着自己,看她的样子,就试探着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郑姐姐告诉你的?”公孙飞燕惊讶的反问道。
  “是听人说过姑娘芳名,在说武院女孩本来就少,而姑娘又天生丽质,背上背着长剑,正是姑娘如此装扮。”司徒长风解释道。
  “聪明!看来本姑娘已经声名远播了,嘻嘻!”公孙飞燕开心的笑着说道。
  “是美名远播,还是恶名远扬,这还是一个问题。”郑丽婉笑着走过来说道。
  “咦!郑姐姐你居然笑了,这可真是一件稀奇事情。”公孙飞燕没有在意郑丽婉的取笑,反而好奇的说道,一边说还用眼光不断在二人身上扫视。
  “臭丫头!说得姐姐一天对你虎着脸一般。”郑丽婉脸色一红,白了公孙飞燕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是呀!但是有其他男子在,姐姐笑脸可是难得一见呢!”公孙飞燕嬉笑着说道。
  “还说!”郑丽婉急得一蹬脚娇羞的说道,还偷偷的看了司徒长风一眼。
  这一切都落在公孙飞燕眼中,她知道郑丽婉脸皮薄,也就不在取笑,转过头来认真打量着司徒长风。
  “小师叔,能不能偷偷告诉我,你们怎么认识的,孤男寡女共处一院,就没有想过发生点啥?”公孙飞燕眼珠一转,走到司徒长风身边,故意偷偷的问道,只是声音刚好大家都能听见。
  “不敢当,公孙姑娘叫在下一声司徒就行了。”司徒长风苦笑一下说道。
  说的时候还心虚的看了一眼郑丽婉,那里知道郑丽婉也刚巧看过来,两人都慌忙避开眼神。
  “不行,不行,师叔就是师叔,那怕是小师叔!”公孙飞燕固执的摇摇头说道,说完眼神滴溜溜的转过不停接着说道。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算了,不用回答了,对着郑姐姐这样一个大美女,肯定有不良的想法,尤其是她身材那么好!”说完,还使劲的用羡慕眼神盯着郑丽婉一对高峰。
  “呸!臭丫头口无遮拦!”郑丽婉脸飞红霞,啐了一口道。
  公孙飞燕的行为,实在让司徒长风无法招架,忍不住尴尬的把头转向一边,不敢去看郑丽婉。
  “小师叔,听说你有一套拳法挺厉害的,可不可以让人家见识一下?”公孙飞燕又走到司徒长风正面,语气带着撒娇的问道。
  “咳!就是一般的拳法,颇有独道之处,公孙姑娘如果有兴趣,在下就给你们讲解一二。”司徒长风见公孙飞燕都快挨着身体了,不动声色的后退半步,嘴里答应下来。
  “好啊!好啊!”公孙飞燕拍着手高兴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过去拉郑丽婉。
  “郑姐姐你看,都是说你们有兴趣。”公孙飞燕嘟着嘴拉着郑丽婉抱怨。
  郑丽婉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打落公孙飞燕还在偷偷作怪的小手,认真的盯着司徒长风。
  被两个美女盯着,司徒长风莫名心情大好,伸手从背后取下背着的铁圈,戴在手臂上。
  拳法名叫铁线拳外练手、眼、身、腰、马;内练即心、神、意、气、力。它以刚、柔、逼、直、分、定、串、提、留、运、制、订十二支桥手为经纬,阴阳并用,以气透劲,能隔山打牛,透过护甲伤害道里面,又以二字钳羊马势保固腰肾,练此拳法要求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放而不放,留而不留,疾而不乱,徐而不弛,无论男女老少,皆能习之,恒久练习,有去病延年之效。
  麒麟步游走闪腾,步战无双,属于特殊功法,不在天地玄黄之内,一切皆看修炼之人,运用存乎一心。
  且配有药方,练之不影响身形,体质,且能全方位提升武力,真气中正平和,不与其它功法想冲,即能实战,也能养生。
  司徒长风一面出拳,一面解说,不一会就把一套铁线拳匀速打了一遍。
  “两位姑娘可有兴趣练习一二?”收招后司徒长风转身含笑问道。。
  随着司徒长风走进,一股阳刚之气混合着男人味对着郑丽婉而去,让郑丽婉心头一荡,犹如小鹿乱撞,不由脸颊又飘红晕。
  “该死,我这是怎么啦?”郑丽婉只觉得额头发晕,身体发烫,口干舌燥,不知如何开口,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以往无论是谁都能坦然面对,这次实在不争气,不由在心里暗自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