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五十一章前往代州

第五十一章前往代州


  “八郎跟三郎去休息,大郎,四郎去把二郎安顿好,为父已经失去了二郎,五郎又没有消息,不能在失去你们了。”杨继业红着眼吩咐道。
  “孩儿遵命!”几人愿让杨继业多费精神,连忙答应。
  司徒长风与杨延光去找军医,杨延平,杨延辉去为杨延定处理后事。
  …………
  “令公多多保重身体,还请节哀。”八王赵元俨拉着杨继业安慰道。
  “多谢八王爷,下官没事。”杨继业仿佛一下苍老几岁,面容憔悴的回答道。
  “唉,为朕之过,爱卿痛失爱子,朕也失去了一个好将军。”太宗叹气道。
  “为君尽忠,二郎死得其所!”杨继业施礼道。
  “传朕旨意,追封前锋指挥使杨延定为幽州太守,鹰扬将军,回开封厚葬。”太宗下旨曰。
  “多谢陛下恩典。”杨继业连忙谢恩。
  “辽贼又追了上来,令公可有好办法?”八王问道。
  “既然辽贼穷追不舍,当然就陪他们较量一下,只有打疼了,自然就会退兵。
  而且辽国此次出兵,相比准备也不甚充足,久战不下,也会退缩。”杨继业分析道。
  “但陛下在此,恐怕辽国不会善罢甘休。”八王爷继续说道。
  “陛下在此,辽国肯定会来,因此臣建议派人去代州,让北院使(潘仁美官职)出兵骚扰幽州。这边在由人护送陛下离开。”杨继业建议道。
  “好办法,只是军中将领人人带伤,有谁能前往代州?”太宗为难的问道。
  “犬子七郎杨延嗣还未受伤,不如由他走一趟,这边拖上几日,等大家伤势恢复一些,在与辽贼决战。”杨继业说道。
  “如此甚好,令公安排就是。”太宗赞同道。
  杨继业领旨,立即出去安排。
  …………
  幽州一战,大宋死伤四万有余,辽国也不好受。
  “说说吧,花了这么大精力,还是让宋皇跑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萧太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回太后,宋皇诈降,又有援军,臣等这才失手。”箫天佑冒着冷汗,恭敬的回答道。
  “天庆王死了,韩德让也死了,连你哥哥萧天佐也阵亡了,交战不过几天,大辽可谓损失不小,给哀家说说,具体伤亡如何。”萧太后继续问道。
  “回太后,一共战死将领十五人,偏将一百三十六人,骑兵死亡一万八千,步卒六万。”詹天佑额头冒汗,脸色苍白,惧怕的看了一眼箫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你告诉哀家,让哀家如何回去交代!”箫后死死的盯着箫天佑,怒气冲天,一拍案几,大声喝问道。
  “太后息怒!”身上带着伤口的耶律休哥,韩延寿,耶律齐,箫不断连忙齐声请罪。
  “息怒?如何息怒?死伤惨重,是大辽历来最重一次,各族勇士,都有阵亡,让哀家如何面对。”箫后大发雌威,站起身喝道。
  “末将立即攻打高州,取宋皇狗头,如若不然,提头来见。”箫天佑把头一抬,大声说道。
  “滚开!大军交由南院王箫不断带领,耶律休哥为副,攻打高州。哀家在幽州,希望带来好消息。”萧太后余怒未消,玉手一挥,长袖摆动,威严下令。
  “臣等准令!”
  …………
  “七哥!”司徒长风躺在营中休息,见到杨延嗣进来,坐起来招呼道。
  “八郎别动!躺着好好休息。”杨延嗣伸手一挡,关切道。
  “小弟没甚大碍,只是左臂暂时不能动,其他都是轻伤。”司徒长风含笑说道。
  “那就好,七哥有事出去几日,所以先来看下你。”杨延嗣闻言,送一口气道。
  “七哥你要去做什么?”司徒长风好奇问道。
  “父亲与陛下商议,让我去代州,带领人马骚扰幽州,且让人接应陛下离开。”杨延嗣解释道。
  “代州?”
  “潘仁美那里?”司徒长风自语一声,皱着眉头问道。
  “是啊,怎么啦?”杨延嗣见他表情不对,奇怪的问道。
  “七哥,你忘了小弟说过,潘仁美可能寻机对你,对我们杨家不利吗?”司徒长风焦急的说道。
  “呵呵,八郎多虑了,这次七哥带有陛下旨意,他怎么敢。”杨延嗣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司徒长风不由苦笑无语,没有想到这个七哥还挺单纯的,如果潘仁美真心作梗,岂会没有办法。
  “好了,八郎为兄会多加小心的,你好好休息,我在去看一下三哥就走。”杨延嗣见司徒长风还要劝说,立即打断他话头,含笑说道。说完就摆摆手出门而去。
  “唉!”司徒长风头疼的叹一口气。
  又等了一会,实在放心不下这个对自己最亲近,指点最多的七哥,起身留下一封信,大致意思就是跟随七哥去代州了;然后找匹战马出城。
  因为有指挥使的身份,看守城门的队正并未过问,就打开南门放他离开。
  离城之后,就向代州方向追赶,连续一个时辰,都没追上,这才休息一会,匀速前进。
  “站住!什么人?”司徒长风天黑之后,才赶到代州城下,立即有守卫大声询问。
  “本将殿前虎旗飞猛军指挥使杨延顺,有重要事情面见潘大人,烦请通报。”司徒长风朗声说道。
  “杨指挥使还请出示令牌。”城头守卫喊道,喊完放下一个篮子。
  司徒长风拿出随身腰牌,放进篮子,没一会工会,城头门打开一道狭窄口子,刚好容一人一马进入,城门后是十多张弓拔弩的士卒。
  司徒长风并未吃惊,只是提高警觉。
  “嘎吱!”随着司徒长风进入,城门嘎吱一声闷响,又关上了。
  “指挥使请见谅,近日总有不少辽国探子,所有才戒备森严。”领头一偏将歉意的对司徒长风抱拳说道。
  “无妨,将军尽心竭力,理当赞赏才是。”司徒长风宽容的笑着单手回礼。。
  “在下前日与辽兵交战,手臂负伤,不能动弹,失礼了。”司徒长风继续说道。
  “指挥使英勇,末将佩服!”偏将见司徒长风不但态度温和,而且还是沙场悍将,顿时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