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五十二章心生歹计

第五十二章心生歹计


  “将军客气,请问今日可有一位叫杨延嗣的将军前来。”司徒长风略微提高声音问道。
  “末将刚换岗不久,不过听说前方确实来了一位将领,好像是前北汉杨家人……”偏将想了想说道,随即想起司徒长风自报家门也姓杨,顿时不好意思的盯着他。
  “呵呵,没事,前来的确实是家兄,他奉圣命来搬救兵。”司徒长风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只是声音又提高了一些,保证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这是司徒长风在来的时候就考虑好了的,把目的大张旗鼓公布出来,至少能让潘仁美忌惮一二。
  “不知将军可否告知前方战事如何。”偏将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
  “当然,将军您不方便就不用说。”偏将又连忙解释道。
  “说说到也无妨,幽州一战,辽国天庆王,萧天佐等十多将军,百多位偏将皆被我军斩杀。陛下与八王也安全到达高州。”司徒长风提高声音介绍道。
  “哇!”城门出传出一阵惊呼,原来还有路过巡逻的士兵,也好奇的留下来围观,偷听。
  “当然我们也有损失,某家二哥战死,三哥断臂,五哥失踪,大小将领,无一不伤。”司徒长风想起来又忍不住心里难受,双目含泪感叹道。
  “将军节哀!”偏将连忙劝道。
  “没事,这仇我们会报的。”司徒长风擦擦眼见说道。
  “将军!潘大人有请。”刚才就有士兵去禀报了,这会也赶回来,抱拳施礼道。
  “诸位失陪,改日有机会大家并肩作战。”司徒长风抱拳说道。
  “将军您请!”偏将带着众人一起回礼。
  …………
  “末将殿前虎旗飞猛军指挥使杨延顺见过潘大人!”司徒长风从怀中在此掏出腰牌递过去说道。
  “免礼!你从那里来,有何要事。”潘仁美接过腰牌,看了一眼又递过去问道。
  潘仁美长得微胖,五官端正,颇有威严,从面相上看,还真不像坏人,此时天色已晚,府衙里也就他一人,门口站着几个侍卫。
  “末将从高州而来,奉圣命前来协助鹰扬将军杨延嗣,前来借兵讨伐幽州,牵制辽兵。”司徒长风这次还是故意高声抱拳回答。
  “呵呵,鹰扬将军已经给本官说了,只是调集军队,准备粮草尚需要时间,所以明日在商议如何安排吧。”潘仁美眉头一皱,语气平淡的说道。
  “末将遵命,请问大人,杨延嗣将军在何处,可否安排人带下官去见。”司徒长风并未反对,只是关心起来杨延嗣。
  “小事一桩!”
  “来人,带杨指挥使前去见杨延嗣将军。”潘仁美不动声色,接连说道。
  “是,大人请跟小的来。”门口侍卫进门说道。
  “多谢潘大人!”司徒长风笑眯眯的说道,说完对侍卫点点头随着离开。
  …………
  “砰!”司徒长风刚走,潘仁美就怒气冲冲的一脚踢飞面前案几。
  “大人息怒!”屏风后转出一中年文士,手持折扇,拱手说道。
  “息怒,你让本官如何息怒?陈师爷,好好想想办法,一定要给吾儿报仇!”潘仁美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大人,小的都已经听到了,这杨家小子聪明得很,已经大势宣扬奉圣命前来。
  我们不宜明着动手,只能另想办法。”陈师爷为难的说道。
  “那就赶紧想办法。”潘仁美毫不客气的大声说道。
  “有了!”陈师爷来回走动两圈,折扇一击,高兴说道。
  “快说!”
  “他们不是来找援兵嘛,大人您就说为了接应陛下,只能给他们五百骑兵,一千步卒;就这点人前往幽州骚扰,恐怕有去无回,而且与大人没有办点干系。”陈师爷阴笑着说道。
  “杨家个个武艺非凡,会不会被他们逃出生天。”潘仁美不放心的问题。
  “杨家是武艺不错,但辽国也不是弱者,刚才那个杨家小子,告诉门口守卫,杨家已经死了一个,残废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失踪。大人您不放心,可强令他们进攻幽州,为我等迎接陛下争取时间。”陈师爷眼珠一转,继续说道。
  “好!要是杨家小子不敢进攻幽州,本官就上奏一本,定要让杨家父子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他们真有胆子进攻幽州,哼哼!”潘仁美冷哼道。
  “大人英明,要不咱们在给辽人通知一声,好让两小子有去无回。”陈师爷献媚道。
  “住口!”潘仁美一声爆喝,眼露杀气,盯着陈师爷,过了好一会,直到陈师爷冷汗直流,这才继续说道。
  “这些话本官希望以后在也不会听到,虽然本官与杨家有仇,但还不至于勾结辽国。而且你也看到了,两个少年,还有一个是伤员,你认为他们有多大机会回来。
  在说如果真的幽州大变,辽国撤退,吾等救驾之功,也是跑不掉的。”
  “大人英明!大人英明!”陈师爷感觉压力一松,连忙擦擦冷汗说道。
  “哼!日后放聪明点,不要该说不该说都在乱讲!”
  “是,是,小的明白!”
  …………
  “唉!”司徒长风见到呼呼大睡的杨延嗣,不由摇头叹息,这心也太大了,明知道有人不怀好意,看样子还喝了不少酒,恐怕被人偷偷暗杀都没人知道;大不了到时候一推三五六,说是辽人干的就是。
  “八郎?你怎么在这里?”天色微亮,杨延嗣醒过来,揉揉脑袋,这才发现一边坐着,刚刚听到响动醒来的司徒长风。
  “七哥,你醒了。”司徒长风转动一下发僵的脖子,含笑着道。
  “你在这守了一夜?”杨延嗣这下完全清醒,看了一下,感动的说道。
  “没有,小弟还是刚才醒来。”司徒长风咧嘴一笑道。。
  “你伤势未愈,这是何苦,你看七哥不是安然无恙嘛。”杨延嗣半是感动,半事无所谓,大大咧咧的说道。
  “嘿嘿,小弟呆在城里无聊,就跟着七哥来见识见识。”司徒长风嘿嘿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