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六十章比试 下

第六十章比试 下


  司徒长风见武器轻易被夹住,不由微微一愣,感觉绿沉枪上传来的强劲真气,顿时手掌,手臂传来疼痛。右手长枪脱手而落。
  “还不认输!”尤文爆喝一声,策马向前面追去。
  司徒长风耳朵一动,突然扭腰回头,左手长枪猛的一刺,正中尤文胸口。
  尤文措不及防,胸口一闷,跌落马下,等他从地上抬起头,发现司徒长风已经策马立于身旁,枪尖正对着自己。
  “多谢!”尤文感激的点点头说道,说完起身拿起武器牵马离开。
  “回马枪!”
  就在司徒长风击落尤文的时候,秦琼,程咬金略微惊讶的发出声音。
  “咦!”没想到罗兄弟连回马枪都传给司徒小子。
  “不错,知道手下留情,要不然尤兄弟的孩子必然重伤。”李绩满意的说道。
  李绩看得明白,司徒长风回马枪只是用枪柄刺出,这也是为何尤文会道谢的原因。
  真的使用回马枪,是右手阴把持枪(虎口对枪头为阳,对枪尾为阴),握枪杆中端,枪头向后,待敌追近时,突然向后拧腰回头,右手锁定敌人咽喉部位,左手猛推枪杆。
  这样出枪,不但隐蔽,而且力度十足,速度极快,往往一枪毙命。
  这一轮下来,就只剩下三人,争夺前三名,巧合的是三人都是用枪,一人使一支黑铁枪,一人使亮银枪。
  这一轮又与前面不同,每一个人都需要与另外两人分别对战,以评选出一二三名。
  司徒长风虽然一路杀过来,另外两人都没有太在意,反而更多的在观察对方。
  “高级班,来恒!”
  “初级班,司徒长风!”
  老规矩,两人相互见礼,随即动手。
  司徒长风自知真气差了不少,如果用双枪,右手反而成了缺点,这次干脆使用单枪。
  左手有了麒麟臂加成,梅花枪划出四朵梅花,笼罩大片区域。
  来恒越打越心惊,原本还有一些轻视之心,才一交手,就发现大错特错。
  来恒所用是婴儿手臂粗细的铁枪,重达五十八斤,招式大开大合,讲就势大力沉,是一种专门为沙场征战的枪法。
  谁知道司徒长风左手用枪,同样力度十足,接连数招,硬碰硬,双掌居然有一些发麻。
  好在来恒早已习惯了硬拼,而且气力不小,要知道他父亲可是前隋铁枪将军来护儿,就连秦琼都曾经在他父亲手下效力。
  来护儿当年就是勇冠三军的将领,虽然去世较早,但武艺还是传下来了。
  来恒与其弟來济,两兄弟完美继承了其父的血统,从小就爱习武,而且两兄弟时常对练,最喜欢就是硬拼。
  “杀!”来恒打得兴起,大喝一声,硬架一枪,强忍不适,不退反进,铁枪横扫,抢手反攻。
  “铛!铛!铛!”校场中响起了密集的声音,犹如打铁一般。
  “吼!吼!吼!”学员本就是年轻人,加上不少侍卫,都被二人的勇武所征服,兴奋的大吼助威。
  “嘭!”又是一声巨响!两人硬拼数十记,手臂,手掌早已发麻,只是都不肯示弱,也同时想一口气击败对手;不约而同的拼尽全力的一击。
  这下硬拼,两人都没占到便宜,战马嘶鸣,武器脱手,飞落几丈。
  因为只是比试,除开使用双武器的人,都没有备用短兵器,这下没了武器,司徒长风也不好从系统中拿出其他的。
  而且没有了武器,司徒长风反而松了一口气,从容的下了战马,对着来恒,摆出铁线拳的起手势。
  来恒自然不会示弱,拳头握响,挥动右臂,毫无花哨的砸过来。
  两人交战数十招,真气都已耗尽,但没人愿意示弱于人,司徒长风也没有犹豫,左臂同样用力挥出。
  “咔嚓!”一声,来恒手臂向后弯曲,骨头错位,无法动弹。
  来恒没有想到,司徒长风能与他硬拼,并不是真气强,而是左手力量大。
  在都没有真气的时候,自然吃了大亏。
  不过来恒也是一条硬汉,手臂都吊起了,也一声不吭,只是额头冷汗直流,咬紧牙关盯着司徒长风,以防他继续动手。
  司徒长风当然不会趁机出手,反而有点佩服他,单凭两人硬拼数十招不变招这一点,就能体会到此人多半是个耿直人。
  “你没事吧?”司徒长风略微不好意思的问道。
  获得麒麟臂后,还没有用拳头试一试力度,这一招就没有收手,以至于让来恒受伤不轻。
  “技不如人,无需在意。”来恒不以为意的说道。只是额头冷汗不停,显然并不轻松。
  这一场结束,因为其特殊性,会有一个时辰休息时间,当然会有人说不公平,但是战场本来就不公平。
  当然中间的时间不会休息,会让后面的人决出四到十名。
  来恒经过老师的治疗,和休息,在一次出场,这一次司徒长风终于有机会好好观看别人对战。
  来恒对手司徒长风也是见过的,正是那个白三的仇家,赵括后裔赵仇。
  这赵仇长得不错,就是一脸阴沉,一看心里就有一些不舒服,扣了不少形象分。
  不过这赵仇武技却不弱,一支亮银枪,犹如天女散花,抖出无数枪花。
  来恒招式大开大合,但却正被赵仇所制,交手二十回合,身上平添十道口子,虽然不严重,还是无力在战,只得不甘心的认输。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巧啊!”赵仇没有选择休息,而是提出继续战斗,看着司徒长风,就一脸冷笑道。
  既然知道他是白三仇家,司徒长风那里会给他好脸色,提着双枪,眼皮都没抬一下。
  “小子,怪就怪你命不好,遇到了本公子,而且谁让你是白三的朋友。所有别怪本公子手下无情。”赵仇略微兴奋的继续说道。。
  司徒长风眼睛半眯,嘴角冷冷的吐出两字:“白痴!”
  “小子有种,恐怕你还不知道吧,虽然比试不许故意杀人,但每次失手被杀的却有不少。”赵仇没想司徒长风一个毫无背景的新人(他调查的),居然敢怂自己,气得眼露凶光,面容扭曲地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