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七十七章恨天无把

第七十七章恨天无把


  “您与令弟相貌一般,在下虽然没我见过,但也听说过您的威名。”夏侯俊很自然的用上敬语。
  “夏侯将军客气了,在下哪有威名,不过是受舍弟所托,来会会高手。”罗松还是一脸笑容,态度温和,并未因对手畏惧而自傲。
  “在下自知不是对手,不过受人所托,拖住将军,还请见谅。”夏侯俊虽说知道自己这个天级初段必然不是对手,不过还是没有退缩。
  “无妨无妨,个人立场不同而已,将军不用在意。”罗松摆摆手示意。
  “想来罗将军也不会介意在下参一脚。”夏侯俊身后走出一魁梧男子,怀抱一把长剑,双目炯炯有神,盯着罗松说道。
  “倚天剑!罗某到是忘了夏侯,曹,两家向来是形影不离。”罗松毫不在意多出一人,只是淡淡的说道。
  “曹余格见过罗将军!将军说得对及,曹家,夏侯家本来就是一体。”曹余格提剑抱拳说道。
  “英国公,只要武院放弃王世充宝藏,在下等人决不愿与您兵戎相见。”骑兵把所有人逼进山谷,领头一中年将领开口说道。
  “鉄方槊,金睛骆驼!原来是八马将新总兵的后人,新总兵一生忠心耿耿,还有后人在世,实在可喜可贺。”李绩看了看来人,拱手说道。
  “多谢英国公!在下新力仁,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还请英国公见谅。”新力仁骑在马上,抱拳说道。
  “呵呵!新将军客气了,将军带兵前来,莫非是要反唐?”李绩笑容不该,儒雅从容的问道。
  “英国公您这帽子可戴大了,在下也是受人所托,暂且领兵而已。”新力仁连忙推脱。
  “哦!不知是哪位如此了得,在洛阳居然有如此精兵,而能让李某一无所知。”李绩好奇的问道。
  “英国公见谅,在下一无所知,不过雇主要求全歼武院,在下自知无法办到,也不想与大唐为敌;所以还请英国公不要为难在下。”新力仁含笑说道,同样声音不大,全场皆闻,威胁之意,不言而表。
  “哈哈!何人如此大胆!威胁武院,该杀!”
  远处传来一声狂笑,巨大声音响起,随后才是一阵马蹄声传来。
  “砰!砰!砰!”包围的骑兵一阵骚乱,几十个人马飞出老远,跌落地下。
  随后一名身材魁梧,穿着半身皮衣,关着右边膀子的壮汉,手持一支巨大的旗枪,冲了过来,旗枪杆就有一般人手腕粗细。
  冲出包围,头也不回,一枪横扫,又是几人跌落马下,这才回转马头、手中旗枪“嘭”的一声,插入地上,旗帜迎风而展,偌大的金色唐字飘扬在上。
  “何人口出狂言!”壮汉独对千军,毫无惧意,放声大喝。
  “恨天无把!罗士信!”新力仁见到来人独特造型,大惊失色,失声惊呼。
  “哈哈!大唐罗士信在此!何人与某一战!”罗士信大笑一声,又是一声爆喝。
  “啊!”人的名,树的影,罗士信自报名号,激起一阵惊呼。
  精锐骑兵之中更引起骚动,不少人下意识的举起长枪,面容失色,胆战心惊的戒备着,生怕罗士信突然杀过来。
  “罗士信!”夏侯俊,曹余格两人同样失声惊呼。面面相窥,原本计划是已经引出了洛阳能动的所有天级,怎么也想不到,不但出现一个枪绝罗松,还会惹出一个杀神。
  罗士信的出现,让武院学员欢呼不已。
  “好一个英雄人物,好霸气的外号。”白三喃喃自语道。
  “恨天无把罗士信,恨地无环李元霸!我们大唐两大高手,单凭名字,就能让敌人胆战心惊。”杜荷激动不已,兴奋的介绍道。
  “不知道现在是否还要武院退出?”李绩淡淡的说道。
  “英国公说笑了,有罗将军在此,还有何人放肆。”夏侯俊苦涩的笑着道。
  “既然如此,那么就按照先前约定,开始比武吧!”李绩也不为已堪,大度的说道。
  “多谢英国公成全,天级这一场,我方认输。”夏侯俊松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能够继续比试,总算给雇主有个交代。
  “那好,地级就一方先出一人吧!”李绩建议道。
  “英国公公平!在下佩服!”夏侯俊拱手道。
  “在下公孙武达,还请赐教!”大唐先出地级高手。
  “原来是清水县公,孟让有理了。”对面也走出一人,提刀抱拳说道。
  “原来是你,想不到你还不甘寂寞,又出来兴风作浪。”公孙武达冷冷的说道。
  “哼!在下不过是来凑凑热闹,废话少说,看刀。”孟让脸色一沉,提刀就砍。
  “二弟可知此人是谁?”司徒长风见对面的人似乎名头不小,不过并未听说,于是好奇的问道。
  “小弟不知!”杜荷茫然的摇头说道。
  “这是当年瓦岗六大首领,曾经起兵反隋,他还有一个兄弟叫孟畅,不过后来一直没有听说过他俩有何事迹。”郑丽婉偏着头想想,为几人介绍道。
  这孟让不愧是瓦岗出身,武艺非凡,交手二十回合,就一刀划伤公孙武达,赢了一场。
  而第二场也果然如郑丽婉介绍,是孟畅出场。
  “孟士双雄,一把年龄,何必还要出来趟浑水呢。李道宗有礼了!”武院走出一提着马槊的武将,惋惜的说道。
  “江夏王李道宗!王爷身子娇贵,可要小心了。”孟畅面色微微一变,猛的呼啸一刀,抢先出手。
  李道宗出身李氏,自然是会烈阳功,而且李家的马槊,箭,剑称为三绝,向来为人所称道。
  自然有其厉害之处,李道宗更是个中好手,虽不为天级,也是地级巅峰;孟畅不过是地级高段,不过无论是武技,还是应变,差了不止一筹。。
  马槊前重后轻,非臂力好使不动,且操作不易,能使好的,都是高手;而且马槊尖长带棱角,劈砍能当刀剑,刺出能破甲。
  可以说马槊是一件沙场的神兵,也不为过,只是制作不易,一件马槊往往需要三五年时间制作,而且成本太高,非普通百姓能负担,所以逐渐被长枪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