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九十一章董平战死

第九十一章董平战死


  “喝!”吴升地级一阶,无论是武技,还是段位,都高于姚义,策马而过,长枪连刺带挑。
  “嘭!”司徒长风当然不会硬拼,双眼凝神,虚招全无,左手射日弓砸在枪身。一声闷响,吴升长枪断为两截,这就是天级与地级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算。
  “啊!”吴升没有想到事情如此出人意料,自己也是玄级高段的武器,一个照面就断了,吃惊之下,慌忙拔出佩刀,轻夹马腹,又杀了过来。
  “砰!”又是一声脆响,司徒长风只是用弓挡住吴升一刀,刀又粹了,司徒长风借机舞动长枪,飞身急刺。
  好在吴升不愧是地级,轻松就躲了过去,不过现在手中无兵器,只得借势头也不会,奔向关卡。
  司徒长风见吴升逃走,正在考虑先帮谁,张清突然发生意外。
  只见他追杀张俭、一枪猛刺,张俭侧身躲避,张清的梨花枪刺入树干,尽然被大树卡住,拔不出来。
  张俭回身一刀,砍断张清右臂,正要提刀结果张清,突然从旁边飞来一支长枪,穿透肩膀,把他同样钉在树上。
  “张大哥!”
  “张清!”
  司徒长风刚刚跑到张清身边扶住他,变故又起。
  董平厮杀好一会,独斗二人,开始还能占到上风,时间一长,左手臂伤口又隐隐作痛,渐渐无力,开始落入下风,突然发现张清遇险,吃惊之下,惊呼一声想要救援,却被厉天润从背后拦腰一刀,砍为两断。
  “董平!”
  “董大哥!”
  两人没有想到又是如此变故,张清又急又气,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
  司徒长风双目圆睁,几欲迸裂,没有想到刚刚与董平重逢,就发生此种事情,要知道董平对他可有授艺之恩;且二人相交甚好,亦兄亦友,突然变故,怎能不让人伤心。
  “啊!”司徒长风见厉天润二人又杀过来,忍不住仰天长啸,本想上前拼命,但看着流血不止的张清,也只得扶着他,长枪也不拿回,转身回奔。
  “杀!”好在就在此时,卢俊义带人杀来。
  厉天润,张韬、只得放弃追杀,带人退回关卡。
  “张清!”卢俊义见二人惨样,大吃一惊,连忙下马,帮着扶住。后面顾大娘也紧接着上前,为他包扎伤口。
  “董大哥!”司徒长风狂奔过去,看着血流一地,已经毫无声息的董平,忍不住泪流雨下。
  “唉!你们……唉!”三人私自行动,卢俊义原本还有一丝责怪之意,见到一死一伤,如何还能说得出口,何况董平也是自家兄弟,忍不住一声叹息。
  随即卢俊义让人打扫战场,为董平收敛尸体。
  前几日了折了周通,今日又一死一伤,还是排名靠前的,这让大营有一些压抑的气氛。
  “唉!原本破敌就在今日,没想到……”安置好张清,卢俊义对司徒长风说道。
  “唉!”司徒长风也知道私自出动,确实不对,不过也不好说,想到董平惨死,也只有苦着脸叹气。
  “孙新,顾大娘夫妻从山间寻得一条小路,李立、汤隆、时迁、白胜四个兄弟,已经从小路过到关上,今夜破敌,当为三位兄弟报仇雪恨。”卢俊义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小弟愿为先登!”司徒长风精神一阵,起身抱拳道。
  逝者已矣,现在只有为董平报仇以为他在天之灵,才不枉授艺一场。
  当下卢俊义开始调兵遣将,各自回营准备。
  “张大哥!”司徒长风前往看望张清。
  “哥哥打算近日回西昌府,陪你家嫂嫂安度余生。”张清失血过多,面色苍白,见司徒长风进来,挤出笑容说道。
  “大哥戎马半身,正好借此退隐,您且安心回去休息,等战事结束,小弟就前来西昌府,陪张大哥。”司徒长风含笑宽慰道。
  两人都故意不提董平,以免又伤感难过,毕竟二人与董平关系最为亲近。
  “战场无眼,司徒兄弟一定多多保重,哥哥在西昌府静候佳音。”张清叮嘱道。
  “小弟省得,哥哥不必担心,安心修养就是。”
  司徒长风又陪张清闲聊一会,这才回帐休息,等待夜晚到来。
  当夜星月皆无,四下一片寂静,远出有蝈蝈声响起,关卡上火光明亮,映出人影重重。
  三更时候,卢俊义带人潜到附近,在火光之外,静静的等待。
  “当当当!走水啦!走水啦!”
  一阵阵急促的锣声,关上火光大起,无数人大声呼喊,到处奔跑,乱作一团,不少守卫也离开了防区。
  “上!”卢俊义见时机成熟,大手一挥,提着长棍带头前冲。
  “嘭!嘭!”领头的卢俊义,司徒长风等人,直接把拒马鹿角等挑飞。
  身后士卒扛着云梯,冲过来搭在墙上,也有弓箭手对着关上放箭掩护。
  众人很轻易的攻上了关,发现前方李立、汤隆、时迁、白胜,孙新,顾大娘等人正在与敌将交手。
  “那里跑!”厉天润一见关卡攻破,就想逃走,司徒长风一见仇人当面,眼珠都红了,大喝一声,一手射日弓,一手金篆枪,向着最近的张韬杀去。
  “杀!”卢俊义带领人马,居然损兵折将,同样心中怒火冲天,这会大喝一声,长棍连扫,策马冲向厉天润。
  “杀!”司徒长风眼神死死盯着张韬,进到身前,右手长枪毫无花招的直刺。
  这下含怒出手,又急又快,左手当然不会闲着,射日弓斜劈而至。
  张韬见敌军入关,正在惊慌失措,见一将领身穿金甲,手提金枪,在火光下甚是威武;仔细看正是白日杀掉卫亨,姚义,张俭三人的将领,不知其深浅,不由更加慌乱。
  连忙挥刀拨开长枪,正有些疑惑,为何实力并不是太高,也杀了几将,未曾提防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射日弓,当发现劲声临体,已经来不及躲避。
  张韬双手握住刀柄,微微侧身,竖起刀身,想要挡住射日弓。
  “咔嚓!”一声,长刀断为两截。。
  一个全力出手,且力大如牛,一个仓促迎敌,顿时高下立判。
  “噗”射日弓扫过,张韬脑袋犹如西瓜被锤击,四分五裂,无头尸体倒落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