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141章月娥

第141章月娥

    “师弟稍后!为兄去请兄长过府,一起尝尝美酒。”罗成起身说道。
  
      “好!小弟原本还想去拜访一下,等罗松师兄前i,小弟还有另外两种美酒,大家一起尝尝。”司徒长风想到罗松对自己也非常好,当然也想陪他好好喝一杯。
  
      “师弟!”罗成刚走,新月娥就出现了。
  
      “见过嫂子!”司徒长风连忙起身施礼。
  
      “多谢师弟!”新月娥郑重一礼道。
  
      “嫂子您这是何意?”司徒长风一阵愕然,不解的问道。
  
      “师弟请坐下说。”新月娥微笑着伸手邀请道。
  
      司徒长风听从的坐下,身子微微前倾,认真的听着。
  
      “多年以i,你师兄不但话少,且甚少放开心怀大笑,这让妾身这个做妻子的甚是自责,至从第一次从他口中得知师弟名字,就多出不少话语,人也开朗许多,所以嫂子才要多谢师弟。”新月娥解释道。
  
      “嫂子说笑了,这可不是小弟的功劳,师兄这是天生性格如此,要不然也不会有冷面俏郎君的称号。”司徒长风为罗成辩解道。
  
      “夫妻多年,这一点还是了解他的,一直以i都有心结未解。直到你的出现,才豁然开朗。”新月娥解释道。
  
      “师兄对小弟照料有加,实在让小弟不知如何报答。”司徒长风感叹道。
  
      “都是自家人,以后多i串门,陪陪他就好。”新月娥笑眯眯的说道。
  
      “小弟遵命,只要嫂子您不嫌弃长风i得太勤。”司徒长风连忙答应。
  
      “无妨!无妨!就算长住都可以,师弟稍事休息,嫂子去看看厨房安排如何。”新月娥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哈哈!贤弟在哪?俺老黑i了!”司徒长风正想出去准备酒水,就听到尉迟那熟悉的笑声。
  
      “见过鄂国公!不知您何事回的京城。”司徒长风略感意外,迎出去拱手施礼。
  
      “嘿嘿!别客气,在武院某是老师,在外面叫一声黑哥就行了。”尉迟恭大大咧咧的说道。
  
      “这……”
  
      “别这那的,你与我家小子各交各的就是。”尉迟恭直接打断司徒长风的话,抢着说道。
  
      “在下遵命!”司徒长风想到罗成与尉迟恭是结义兄弟,也就不在反对。
  
      “这就对了,宝林晋级地级,这是一件喜事,他大娘二娘要让我们父子回i庆祝一下,也就刚刚赶回i了。”
  
      司徒长风一听,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他回i庆祝,不在家里,反而跑到这里i,要是宴请罗成,只需要一张请柬就行了。
  
      “俺特意i看望一下罗成兄弟!”尉迟恭牛眼滴溜溜的转动四下张望着说道。
  
      “师兄刚才出门去请松师兄过府吃顿便饭。”司徒长风如实回答道。
  
      “这样啊!正好我们也许久没有见面,就留下i陪陪他们!”尉迟恭立即接过话说道。
  
      罗成才从洛阳回i不久,尉迟恭这明显是睁着眼说瞎话,司徒长风也不拆穿他,反正他也不会有坏意,至于目的,等会就知道了。
  
      “罗通!你去那里?”司徒长风看见罗通与尉迟宝林刚一进i,就鬼鬼祟祟的弯着腰想要离开,就隐约感觉到什么,不由眉头一挑,大声喊道。
  
      “嘿嘿!师叔!伯父!”罗通讨好的嘿嘿笑着。
  
      “嘿嘿!司徒兄弟!”尉迟宝林打了一声招呼,就跑到他父亲身边去了。
  
      “怎么看见我们就招呼都不打就要离开。”司徒长风好奇的问道。
  
      “这……这是怕打扰到你们聊天。”罗通眼珠一转回答道。
  
      司徒长风一看他的表现,就知道多半是谎言,不过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好吧,好吧,师叔我错了!”罗通被看的心里发毛,举手投降道。
  
      “哦!这么说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司徒长风故作恍然大悟的问道。
  
      “小侄拿着师叔送的镜子出门显摆,无意中说漏了嘴,说师叔有天下第一的美酒。”罗通苦着脸,垂头丧气的说道。
  
      尉迟恭在罗通过i的时候,就跑进大厅坐着,装着不想打扰他们的样子,到不知为何,一直偏着头偷听外面谈话。
  
      “这么说也许今天还有贵客临门!”司徒长风看了一眼不远处坐着的尉迟恭父子说道。
  
      “大慨,也许会多一点点人。”罗通小声的说道。
  
      “一点点是多少?”司徒长风顿时一股不详的预感,出言追问道。
  
      “也就是和宝林,李崇晦,李震他们说了一下。”罗通弱弱的说道。
  
      “还好,还好,只有三四个人。”司徒长风松一口气说道,人少一些,就能少破一些財。
  
      “这个……”罗通欲言又止!
  
      “这么?还有其他不好的消息?”司徒长风吃惊的问道。
  
      “这个李崇晦兄弟,话有一点点多。”罗通小心翼翼的后退一步说道。
  
      司徒长风已经无力吐槽了。预感成了现实,罗通说李崇晦话多,也就是说这会恐怕长安许多人都听说了这些。
  
      “额!好吧,我去准备一下。”司徒长风发出一声呻吟,敲敲隐隐发疼的额头说道。
  
      “师叔,需要帮忙吗?”罗通也知道这次给司徒长风可能惹i不少麻烦,毕竟那美酒,还有那珍稀的镜子,都是稀世珍宝。
  
      “不用,不用,你招呼好客人就是。”司徒长风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说道。
  
      既然知道回i不少人,当然要早做准备,司徒长风也明白这次不出血是不可能的了,当然需要想办法减轻损失。
  
      酒!当然不需要那么好的,五十声望一斤的散装白酒,一百斤一大缸,足够喝死几个。
  
      镜子也准备了几个,反正不贵,普通红葡萄酒,五十斤一木桶,这个也需要一千声望。
  
      既然要玩,司徒长风就打算玩一把大的,糖果不方便,就弄了纸包着的巧克力糖,蜂蜜也弄了十斤。
  
      然后是杯子,清一色玻璃杯,高脚杯,一样百个。
  
      准备好以后,这才让侍卫抬着前往大厅。
  
      “哈哈!司徒兄弟,别i无恙!”果然不出所料,大厅又多出不少人i,胖子李泰,看见司徒长风就大笑着问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