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151章礼物出世人惊

第151章礼物出世人惊

“好!好!多谢贤侄。”郑仁基一看,就喜欢得不得了,高兴的说道。
  
  司徒长风接着又让人打开几个箱子,取出里面大大小小三十六面镜子,被侍卫小心翼翼的摆放出来。
  
  “呼呼!”随着镜子的摆放,四周一片鸦雀无声,只剩下不少倒吸凉气的声音,也有不少人难以抑制的鼻孔冒着粗气。就连郑仁基,郑丽婉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镜中之人。
  
  所有侍卫也是一边摆放,一边偷偷观察镜中的自己,只有罗松已经收到过了,这才没有失态。
  
  “这……这太,太不可思议了!”张齐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镜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过了一会,所有人回过神来,看着镜中自己的窘相,连忙故作镇定的东看西看。
  
  “丽婉!这是香水,只要点一点在身上,能保持一两个时辰的香味,各种味道都有,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司徒长风又打开一个箱子,拿出几十瓶精致的香水,放到郑丽婉面前。
  
  “是吗?我看看!”没有一个女人对香水的魅力能抗拒的,况且是那么精美的瓶子,郑丽婉一边说,一边打开瓶盖闻。
  
  司徒长风给她滴在手背,让她感受香味,看看她最喜爱那种。
  
  很快,各种香味就传开了,附近的人都用力的嗅着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清香。
  
  “真好闻!即不刺鼻,又不太重。”郑丽婉眼珠一转,故意多倒一点出来。
  
  她这是看到司徒长风刚才被别人为难,故意显摆。
  
  在这个时代,没有热水器,没有空调,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富商勋爵,都不会经常洗澡。
  
  在加上各种肉食都是原生态,未曾阉割的,所以越是显贵食肉者,反而身上有股味道。
  
  所以香包,不是女人的专利,反而各种文人墨客,达官贵人,人人都带着香包。
  
  尤其是一些文人墨客,显学大儒,更加喜欢自己配置自己最喜欢的香味。
  
  但是香包的香味始终没有香水扩散得宽,如果香包问道扩散宽了,那么就太重,会刺鼻。
  
  “丽婉!你看这……”郑仁基在旁边看得心痒难耐,闻着香味,简直心如蚂爬,痒痒的,想要讨要,又不知如何开口。
  
  “父亲如果喜欢,不如也选择一下。”郑丽婉难得见到父亲失态,非常高兴爱郎的大手笔,谦让的对她父亲说道。
  
  “嘿嘿!嘿嘿!嗯嗯!那为父就却之不恭了。”郑仁基嘿嘿一笑,也就上前挑选。
  
  这下味道更重了,让许多人都暗自羡慕,想要又不知如何开口。
  
  “师弟……”罗松迟疑着说道。
  
  “师兄放心,小弟给嫂子他们准备有。”司徒长风看看罗松的样子,就猜到他是不好意思开口。
  
  “那为兄就先谢过了。”罗松见司徒长风明白,顿时松一口气,把心中组织的语言又咽了下去。
  
  “司徒兄!今日见证了你与郑姑娘的喜事,正好带了一些礼物,总不能又带回去,正好送个见面礼。”张齐笑嘻嘻的说道。
  
  “多谢张兄!”司徒长风连忙道谢。
  
  “在下同样是这个意思,一点薄礼,送给司徒兄作为贺礼。”孙小虎也递过一份礼单说道。
  
  “多谢二位,二位有心了。”司徒长风也不拒绝,伸手接过,抱拳致谢。
  
  “小弟有一事,不知如何开口。”孙小犹豫着问道。
  
  “孙兄请讲!”司徒长风大致上明白,伸手一引,示意道。
  
  “不知司徒兄这镜子,香水,可有多余,小弟想购买一些,如果量大,可为司徒兄远销江南,岭南,南洋一带。”孙小虎问道。
  
  “在下可以卖到蜀中,南诏,骠国一带。”张齐也连忙开口。
  
  “实在抱歉二位!这真没有大量贩卖的可能!”司徒长风见两人眼巴巴的望着,只得遗憾的说道。
  
  用声望换取物品贩卖,这在司徒长风看来是一件非常亏本的买卖,况且这些东西一但多了,就没有那么珍贵。
  
  “哦!”二人一听,顿时难掩失望之色。
  
  “不过……作为朋友,在下可以送一点给二位,作为礼物。”司徒长风见两人的样子,不由暗自好笑,等了一会,又接着说道。
  
  “哈哈!多谢司徒兄!”
  
  “司徒兄真是够朋友,俺老张佩服!”
  
  两人立马高兴起来,虽然说不能贩卖,但也有心里准备,毕竟都是一些稀罕之物。能够得到一些礼物,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
  
  “二位实在是客气了,主要是在下也没有太多,所以很抱歉。”司徒长风故作歉意的说道。
  
  “嘿嘿,是我们贪心了,司徒兄还是先办正是吧。”孙小虎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于自己开口要东西,显得非常不好意思,只是实在诱人,这才没有忍住。
  
  “是啊,是啊,病虎说得有理,司徒兄还是先办正是,俺还期待见识一下后面的礼物呢。”张齐也在一边帮腔道。
  
  “绝对不让诸位失望!”司徒长风自信一笑道。
  
  说完司徒长风走上前,打开几口箱子,指着里面的东西说道:“听说伯父儒雅,喜爱字画,这里有一些小侄的收藏,只是小侄对于文墨,只是粗通,不懂欣赏,特意拿来送给伯父。”
  
  “哦!快让老夫看看!”郑仁基一听字画,顿时兴趣大增,上前轻轻拿起一副卷轴打开。
  
  “咦!这是刘君嗣的行书!”郑仁基惊讶的说道。
  
  “什么?真是刘君嗣的行书!”围观中有人一听,也吃惊的走了过来。
  
  “阎兄请看,您是这方面的大家,还请掌掌眼!”郑仁基连忙邀请道。
  
  “这是工部侍郎阎立德,有名的书画大家。”罗松对司徒长风轻声介绍道。
  
  “这……这确实是前汉刘君嗣的行书,而且是难得的精品。”阎立德仔细端详,随后很肯定的说道。
  
  “郑兄不介意的话,阎某想欣赏一下其它藏品。”阎立德看到箱子里面众多的卷轴,心痒难耐的说道。
  
  “有阎兄帮忙掌眼,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郑某当然愿意。”郑仁基连忙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