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153章宿醉

第153章宿醉

“多谢师兄解惑,丽婉明白了。”郑丽婉沉默思考一会,神色才恢复正常。
  
  “师兄放心,小弟身家清白,且身无长物,带来的东西都已经送人,难不成还能逼着小弟在交点出来罢!”司徒长风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就怕财帛动人心,有人想要探根溯源啊!”罗松担心的说道。
  
  “哦,这到也是,不过众多物品都是海外商人带来的,想要寻找,恐怕只得自己探寻海外了。”司徒长风暗自好笑,自己是从系统中兑换出来的,就算别人把整个大唐翻遍,也找不到蛛丝马迹,有人想要,就让他们慢慢去找吧。
  
  让司徒长风没有想到的是,还真有不少人派出船支出海,无意中发现不少新的地方,也探寻出世界之大,不只是中原,海外更有广阔天地。
  
  后来事情逐渐传开,让大唐众多高手,世家大族,皇族,把目光转向外面,减少了内斗,当然这都是后话。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师弟日后还是留心一些为好,不过只要自身本事强大,也不惧任何外敌。”罗松叮嘱道。
  
  “多谢师兄提醒,小弟省得!”司徒长风连忙致谢。
  
  几人一路聊着,很快就到了前厅,此时郑府宴席已经摆放妥当,几十张案席布在大厅。
  
  随着众人进入,自有侍女带领入席,很快菜品也陆续端上。
  
  郑仁基按照自己喜好,挑选出一箱酒,让司徒长风看了都暗自头疼,原来他居然挑选到度数最高的伏特加,60度的白酒,可不比现在二十度以下的发酵酒。
  
  圆形犹如盘子的酒瓶,加上不知名的盖子(塑料),不但颜色鲜艳,漂亮,而且样式精美,让人爱不释手。
  
  酒盖一开,酒香四散,不但浓郁,而且持久,让一众酒鬼忍不住用力猛嗅。
  
  “满上!满上!”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让侍女倒酒。
  
  “拿来!某家自己来!”这是粗鲁一点的人,直接拿过酒瓶,陶醉的闻着酒香。
  
  “感谢诸位到来!饮胜!”郑仁基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红光满面的祝酒。
  
  “饮胜!”迫不及待的众人纷纷举杯,随即一口而下。
  
  “噗!”
  
  “咳!咳!”
  
  烈酒下肚,各种反应都表现出来,有人被呛得连连咳嗽,有的直接喷了出来,张着大嘴出气。
  
  “好烈的酒!”阎立德感受到肚里犹如一团火烧,脸庞涨得通红,长出一口气赞叹道。
  
  第一口虽然呛到,反而让不少人兴奋不已,感受到美酒的难得之处,可惜都高估了自己的酒量,才不过一杯下肚,就有人呈现醉意,第二杯下去,已经有人醉倒在席间。
  
  还在调笑别人不胜酒力,在舞姬上场之后,气氛更加热烈,可惜醉倒更快。
  
  宴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结束,不但客人全部醉倒,主人也没有坐着,郑仁基在四两斤伏特加下去之后,立马醉意朦胧,开始放荡不羁。
  
  “小兄弟人不错!酒更好!”郑仁基红着眼拉着司徒长风的手臂说道。
  
  “父亲,您醉了。”郑丽婉连忙上前扶住郑仁基。
  
  “没醉,谁说我醉了!”郑仁基一下挣开郑丽婉的手臂,伸着通红的脖子大声说道。
  
  ………………
  
  郑府!第二日上午!
  
  客人昨夜都已经离开,没有了昨日的喧闹,多了一分宁静。
  
  郑仁基喝下侍女送来的醒酒汤,又发了一会愣,这才走出房门。
  
  “客人可都离开?可曾有失礼之处?”郑仁基对闻讯而来的管家问道。
  
  “回老爷,客人都已经高兴的离开,并无失礼之处,反而夸赞老爷您大方,热情,说府上招待周到。”管家如实回答。
  
  “为何会说我大方?”郑仁基不解的抬头问道。
  
  “老爷您不记得了?昨夜客人离开,您一家赠送了一瓶姑爷的美酒!”管家想到美酒,不由暗自咽咽口水回答道。
  
  “什么?一家一瓶!”郑仁基失声问道。
  
  “是啊,是老爷您亲自吩咐的,一家一瓶!”管家被吓了一跳,连忙辩解。
  
  “送了多少出去?”郑仁基肉痛的问道。
  
  “一共十二瓶!”管家小心翼翼的回答。
  
  “还好,还好,还有十九箱,够慢慢喝好长时间了。”郑仁基送一口气,喃喃自语道。
  
  “老爷,您又忘了,昨天已经喝了两箱了。”管家又连忙说道,他可不想郑仁基日后在问,酒怎么少了。
  
  “两箱?二十四瓶?”郑仁基眼睛都差点突出来了,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喝了那么多。
  
  “是啊老爷,琉璃瓶都还在那里收着呢!”管家连忙提出证明,生怕郑仁基误会。
  
  “好了,好了,又没怪你,只要没有失礼就好!”郑仁基虽然有点心疼,想到为此挣回来的面子,感觉还是值当。
  
  “哼!没有失礼!难道与未来女婿拜把子也不算失礼!”郑丽婉冷哼一声,从门外踏步而入,满脸的不爽。
  
  “啥?”郑仁基一听,顿时傻眼了,试探着转头看向管家。
  
  管家本来没有提这事,毕竟他们并没有结拜,只是郑仁基一直拉着称兄道弟,说出来怕他难堪,现在见他问起,只得苦笑着点点头。
  
  “嘿嘿!嘿嘿!乖女儿,爹这不是喝醉了嘛,那是醉话,岂能当真。”郑仁基连忙讨好的笑着说道。
  
  “好了,反正有母亲照顾您,随你在家慢慢喝吧!”郑丽婉不以为意的说道。
  
  “啊!刚回家就要走吗?这是要回武院?”郑仁基意外的问道。
  
  “不是女儿刚刚已经告诉母亲了,这就搬到长风府上去住。”郑丽婉解释道。
  
  “不行,还没成亲,你就搬过去,这成何体统!”郑仁基是儒家,自然非常在意礼仪,连忙阻止。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昨天您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在说长风送你那么多珍品,现在不少人都惦记着他,女儿自然要去共同面对。”郑丽婉坚决的说道。
  
  “这……”郑仁基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自己的责任,顿时词穷。
  
  “好了,女儿已经决定了,只是过来给您老人家说一声,长风对长安不熟,女儿要早点过去,就不劳您送了。”郑丽婉说着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