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157章定下亲事

第157章定下亲事

    司徒长风一离开,李世民夫妻就出现在丽政殿,不露面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刚占了便宜,就摆了人家一道。
  
      当进入兕子所在之地以后,夫妻二人都被惊呆了,李世民甚至感觉自己这个皇帝都白做了,犹如仙境一般,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丽政殿。
  
      如果不是一直有太监,宫女一直帮着安装,李世民几乎就要认为这是司徒长风变出i的。
  
      “真是一群混账!有好东西都不知道给朕进献一点。”李世民愤愤不平的说道。
  
      “那么不知道陛下是想要这小床呢?还是童心大起,想要与兕子玩乐一番。”长孙白了李世民一眼,微笑着问道。
  
      “父皇要和兕子一起玩吗?”听到声音,兕子从积木中抬起头问道。
  
      “不!不!父皇看着兕子玩就是了。”李世民老脸一红,连忙摆手说道。
  
      “哦!这个可好玩了,父皇你不喜欢吗?”兕子一脸惋惜的问道,似乎李世民不玩损失大了。
  
      “咯咯!”长孙见李世民吃瘪,忍不住咯咯直乐。
  
      “儿臣亲眼所见,司徒兄弟为了给兕子装扮房屋,已经搬空了库房。”李泰这才抽着机会帮司徒长风辩解。
  
      “真没有了?”李世民遗憾的问道。
  
      “真没了,司徒兄弟库房里面全都搬空了,一瓶酒都没有留下。”李泰是亲自与司徒长风一起去库房取的东西,所以他非常肯定的说道。
  
      李世民以他皇帝的直觉,感到司徒长风肯定还有私货,不可能库房里面东西刚好都是兕子需要的,只是没有证据,所以也不揭穿,以免打击到李泰。
  
      这时李泰开始按照司徒长风讲解的,给李世民夫妻介绍所有安装东西的地点,作用。
  
      “这么大一块琉璃,安放在屋顶,只为了看天空星月,实在浪费啊!”李世民抬头看着屋顶,酸溜溜的说道。
  
      “这个也是为了让光线明亮!”李泰解释道。
  
      “这个琉璃安放在屋顶,只是一点支撑,实在不甚安全,不如取下i,多做几个窗子!”李世民抬着头看了又看的说道。
  
      “回父皇,这琉璃普通人用铁锤,都不能敲碎,非常安全!”李泰连忙解释。
  
      “真是朕的乖儿子!回去亲自抄写论语一遍!”李世民怒视李泰,咬牙切齿的说道。
  
      “啊!……儿臣遵旨。”李泰顿时傻眼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无妄之灾,但李世民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岂容更改,只得哭丧着脸接受。
  
      “父皇,那个司徒长风太坏了,儿臣想拜他为师,他居然不收。”高阳抱着李世民胳膊摇摇撒娇道。
  
      “哦,居然敢拒绝高阳,胆子不小嘛,他为何不收?”对待女儿,李世民完全两个态度,亲切的摸着高阳的头和颜悦色的问道。
  
      “那个司徒长风欺负人,他说什么‘非天才不收,非蠢才不收,四肢正常人不收,身体健康人不收。’这分明就是说女儿是个普通人嘛,那里有这些破规矩的。”高阳装着哭兮兮的说道。
  
      “这司徒长风太过分了,居然敢欺负朕的女儿,高阳你说怎么处罚他?要不砍了他脑袋?”李世民故意装着愤怒的样子说道。
  
      “不要,不要,虽然这个司徒长风有点过分,但还罪不至死!”高阳连忙摇头说道。
  
      “好好!就依高阳的,不用砍他。”李世民试探出高阳不是那么蛮不讲理,心情非常高兴。
  
      “你呀!想拜师,就是想别人送你礼物罢了。”长孙早就看穿他的心思,只是现在才给她点穿。
  
      “哎呀!没有啦,母后!”高阳被说穿心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给兕子弄得实在太奢侈了,也不知道对她是好是坏,要是养成她奢侈的性子,那可不太好。”长孙担忧的说道。
  
      “看看兕子快乐的样子,就算奢侈又能如何,朕富有四海,难道还养不起一个女儿,再说不是还有一个多宝童子嘛!”李世民含笑说道。
  
      “多宝童子!”长乐在一边重复一遍,这才反应过i李世民说的是司徒长风,不由对她父皇刮目相看。
  
      “咳咳!i人!下旨赏赐游击将军司徒长风白银千两,丝绸百匹,锦锻百匹,白玉十对。”李世民见其他人古怪的看着自己,明白失言了,连忙咳嗽一声,正容下旨。
  
      …………
  
      司徒长风刚回去不久,李世民的赏赐就到了,虽然有一点点意外,还是坦然收下。
  
      两人白日奔波劳碌,也就没有心思腻歪,早早就各自休息。
  
      第二天罗松又上们i,带i了两人期待的消息。
  
      “为兄与郑舍人已经商议妥当,六礼之事会给你们办妥,只等师弟及冠之后,就为你们操办婚事。”罗松笑着说道。
  
      “多谢师兄,就劳您费心了!”司徒长风感激的行礼道。
  
      “师弟何必如此客气,此乃为兄分内之事。”罗松见事情定下,也感觉松一口气,同时也替他高兴。
  
      “事已办妥,小弟即日就回洛阳,长安之事就拜托师兄了。”司徒长风再次拱手施礼道。
  
      “师弟你已晋级地级,按照武院规定,地级需要牧边,恐怕这次回去就要出发,此事为兄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就多加小心,别太冒险。”罗松叮嘱道。
  
      “武院牧边,都是单人独行,风郎切记师兄之言,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妾身考虑一下,现在你可不是一个人了。”郑丽婉也跟着叮嘱道。
  
      “放心,这些我都记得,等一年牧边之期结束,正好回i娶你为妻。”司徒长风伸手拉住郑丽婉小手,认真的回答。
  
      “师弟也不用太担心了,边关都有大将,重兵,遇事不对求援就是,那一点也不丢人。
  
      再说这几年对四方异族,接连胜利,现在一般都不敢主动挑衅生事。”罗松给他介绍道。
  
      “不知道最有可能去的是那几个地方?”司徒长风询问道。
  
      “最有可能的只有两处,第一就是陇右道,那里直面西突厥,西突厥占领西域大部分地区,经常携裹着一起寇边,乃是一处心腹大患。”罗松为他讲解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