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196章强援

第196章强援


  今年春天来得早了许多,才二月底,伊州居然积雪融化,河水解冻。
  
  伊州城门突然大开,一队队骑兵冲出城门。
  
  “哦!哦!哦!”早起围观的百姓一阵阵欢呼。
  
  经过两次大战,伊州百姓对郡守府的拥戴越来越高,似乎出战就意味着胜利。
  
  “关门!”杜荷少了平时的嬉笑,看着骑士没了影子,一脸严肃沉稳的下令!
  
  “从今日起!直到他们回来,全城戒严!”公孙飞燕也没有了往日的顽皮,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属下遵命!”身后十多个年龄大的士卒抱拳领命。
  
  虽说伊州戒严,但主要针对还是突厥人,西域人,对大唐百姓毫无影响,该上工,还是上工,煤炭已经成了伊州的支柱产业,玉门关内,正大量需要。
  
  所以虽然开矿辛苦,伊州百姓还是甘之若饴,毕竟与种地比起来,挖矿收入不但稳定,而且高多了。
  
  “铛!铛!铛铛!戒备!”城楼垛上,一名哨兵敲响手中的锣,高声嘶喊。
  
  “关门!”城楼上闭目眼神的杜荷,一下睁开眼睛,猛的站起来,看着远处腾起的烟尘,面色难看的下令。他没有想到,大军才离开三天,就出现状况。
  
  “千万不要是敌人!”杜荷心里暗道,如果是敌人,就现在伊州这一两千人,怎么也是守不住的。
  
  伊州城斜坐,所以无论是突厥,还是玉门关来人,看上去都是一个方向来的。
  
  “是自己人!”又等了一会,远处人影出现,眼尖的守卫开始兴奋的喊了起来。
  
  “小心一点,问清楚!”杜荷暗自松一口气叮嘱道。
  
  果然,过了一会,来人停在城门外,打着大唐的旗号,衣着也是大唐士兵。
  
  “什么人?”杜荷迫不及待的问道。
  
  “见过上官,末将陇右道都尉曹一勇,奉都督之命,带兵三千前来听令。”曹一勇骑马上前,抱拳大声道。
  
  “可有印信!”杜荷虽然樊梨花放宽心了,还是没有大意,压下放松的心态问道。
  
  “有!”来人立即送上印信,文书。
  
  “开门!”看过之后,杜荷彻底放下心来。
  
  “又来人了!”曹一勇等人还未进完,远处又腾起烟尘。
  
  “什么!”杜荷心里一紧,一把抓向腰间宝剑。
  
  “不是我的人!”曹一勇生怕杜荷误会,连连摆手道。
  
  “快进城!”杜荷见他态度诚恳,也放下戒心,伸手一招。
  
  “都快一点!”曹一勇也急了,站到一边大声招呼士卒。
  
  “怎么是这个祖奶奶!”逐渐看清来人,杜荷脸色狂变,低声自语。
  
  “都尉!来人你认识啊!”杜荷身边一名士卒好奇的问道。
  
  “快开城门!”杜荷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嘶声大喊。
  
  杜荷的反应,简直吓了身边士卒一跳,不明白都尉怎么会如此巨大的反应。
  
  “娘!”刚刚赶到的公孙飞燕,刚刚登上城头,就兴奋的跳起来喊道。
  
  原来来人正是公孙大娘一行。
  
  “嘿嘿!杜荷见过红姨,见过几位婶婶!”杜荷犹如奴才,点头哈腰的上前牵住战马,笑着问候。
  
  “哎哟!闺女变瘦了!”与公孙飞燕犹如姐妹一般的公孙大娘,心疼的拉着公孙飞燕说道。
  
  “哪有!这里吃得好,住得好,女儿都长胖了。”公孙飞燕不好意思的回答。
  
  “好了!没看到还有其她人吗?”公孙大娘轻轻拍拍公孙飞燕小手说道。
  
  “红姨!梅姨!……”
  
  “原来是杜二啊!怎么不见司徒小子他们!”红拂女非常满意杜荷的态度,笑眯眯的问道。
  
  “红姨勿怪!大哥带人出兵了!”杜荷连忙解释道。
  
  “这么快就出兵了?”红拂略感意外的道。
  
  “今年积雪化得早,他们三天前就出兵了!”杜荷继续解释道。
  
  “好了!我们大老远来,先安排住所吧!”红拂眉头一皱说道。
  
  “好的,好的,红姨快请!”有了这群人,杜荷简直放下心来,高兴的领路入城。
  
  “娘!刚好新修了一片房屋,不如你们暂且住下。”公孙飞燕劝说道。
  
  “怎么?郡守府住不下我们几人?”红拂好奇的问道。
  
  “郡守府年久失修,臭司徒也没有时间让人修理,只是就弄好了几间自己居住的。”公孙飞燕解释道。
  
  “母亲与飞燕住一块就行了。”公孙大娘含笑道。
  
  “这个……”公孙飞燕顿时一阵迟疑。
  
  “怎么?难道司徒小子居然没有给我女儿安排好的住处。”公孙大娘柳眉倒竖道。
  
  “没有,没有,女儿住在郡守府!”公孙飞燕连忙拉住她母亲,脱口说道。
  
  “什么!你和司徒小子住在一起!”公孙大娘睁大眼睛,大声问道。
  
  “娘!你小声点,我是和郑姐姐住在一起,再说都是各自不同房间。”公孙飞燕急得俏脸通红,心虚的四下一看,拉着她娘手臂摇摇说道。
  
  “那不行!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这让我女儿以后怎么做人,司徒小子必须要负责。”公孙大娘不依不饶的坚决说道。
  
  “妹妹这么说,让我徒弟怎么办,她可是和司徒小子定过亲的。”红拂一听,立马不干了,寸步不让的说道。
  
  “事关女儿名誉!姐姐这话且恕妹妹不能苟同。”公孙大娘这会也同样毫不示弱的争执道。
  
  “呵呵!这么说来妹妹是非要争一下不可了。”红拂娇笑一声道。
  
  “姐姐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公孙大娘柳眉一挑道。
  
  “呵呵!且不说丽婉与司徒小子是定了亲的,就算没有,当年某能与夫君私奔,想来徒弟定然能青出于蓝!”红拂毫不在意的自揭其短。
  
  “娘!红姨!你们别争执了,感情的事情怎么能勉强呢。”公孙飞燕神情沮丧的说道。
  
  “不行!你看你这个不争气的样子,分明是心都被勾走了!”公孙大娘恨铁不成钢的点点公孙飞燕额头说道。
  
  “呵呵!妹妹何必责怪晚辈,这不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嘛!”红拂火上添油的笑着劝解。
  
  “哼!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不能让她与我一般,没有那个勇气去争取。”公孙大娘也不避讳,毕竟时隔多年,而且这些姐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