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298章发展中

第298章发展中

    说来二人也算练武的苗子,分别是金,火中级,可惜司徒长风眼光太高,而且也不在系统允许范围,所以只有收为记名弟子。也就无法直接传心法,需要他们自己练习,体悟。
  
      至于武院其他人,司徒长风都毫无保留的根据资质,传下五行心法。
  
      农事上不能一撮而就,不过有了众多新式农具,百姓轻松不少,修鱼塘,打鱼,持续不断的在进行;修路,修河提,一直未曾间断,不过这些是俘虏的水匪,抓获的罪犯在做;军队训练,有马战,白三轮流辅助着进行;杜荷则盯着政事这一块。
  
      当然司徒长风并未清闲,他事情更多,不但各方面都要需要他拿主意,武院学子,徒弟这才是花费大量精力的地方,好在有两个夫人,一个准夫人帮忙指导武技,这才轻松不少。
  
      最主要的是徒弟们争气,一个比一个悟性高,像上官婉儿,武元华这几个没有一点基础的人,都很快入门,当然这系统作用功不可没。
  
      只是徒弟们选择有些奇怪,项痴练枪,这或许是因为祖上就是用枪高手,想要重振门楣,自然用枪是最好的选择,何况他本身也很契合。
  
      席君买瘦瘦弱弱的样子,选择了学刀,而且是武将用的长刀,看来他是想日后从军,冲锋陷阵,说来也是,没有一个男孩子在心里没有一个英雄梦的。
  
      狄仁杰选择了涧,据他说以前他的偶像是秦琼,所以一直喜欢涧。
  
      朱晨,张轩选择了马槊,到也不让人奇怪,马槊高手众多,也是有钱人家的专利,毕竟一根马槊,从选择材料,到制作成功,不但有严格的要求,时间也长达两年,一般家庭,还真养不起。
  
      女弟子统一选择了剑,正好基础剑法,就交给了公孙飞燕。岳州武院,一大特色,所有人最先练习拳脚――形意拳,司徒长风弟子多学一项铁线拳,而亲传弟子比记名弟子多学一门扁鹊养生经。
  
      对于自身比别人辛苦,需要多练习一门功夫,徒弟们不但不说累,反而欣喜万分,这区分了亲输,彰显身份,他们还是明白的。
  
      调料徒弟之余,司徒长风多时候,就是与邓如安在一起,改良弓弩。
  
      宋朝丧失了西北、北方产马地区,马源匮乏,为了对付周围游牧民族的入侵,不得不努力提高弓弩制作水平,以达到“以步制骑”的功效。在此时,弓弩是最主要的兵器,所谓“军器三十有六,而弓为称首;武艺一十有八,而弓为第一”。
  
      而司徒长风不但帮着守过襄阳,抵抗过梁山,更是进过岳家军,对于这种大杀器,自然非常留心。
  
      岳家军中神臂弓最为出名,有一支专门队伍,一上战场,就是敌人噩梦。神臂弓其实也是一种弩,但只用一人发射,射程却远及二百四十多步,(约合370米以上)“仍透穿榆木,没半簳”,可谓劲利霸道。
  
      而韩世忠改良神臂弓,做出克敌弓,这是岳云一次吹嘘的时候,带司徒长风观看过。克敌弓“一人挽之,而射可及三百六十步”,(约合558米)可以贯穿重甲,“每射铁马,一发应弦而倒”。当时骄傲自信的岳云,都下意识的躲开正面,可见其威力。
  
      宋军当中,守城还有两种弩,一种是踏张弩,由一人踏张,一人上弩箭,一人递送,三人完成,不但劲道十足,而且射速快。就算野战,敌军冲锋,都要面对四五轮打击。
  
      还有一种大杀器,名曰三弓八牛弩,就是在八牛弩上加三根弓弦,最远能可及千步。(一步为五宋尺,依每宋尺约合031米计,一千步约合1550米!)
  
      当然最远没有多少杀伤力,也没有准确度,不过战场上不需要准确。
  
      床弩需要六七十人操作,在宋朝来说,床弩这些搬运不便,只能用于防守,不过现在是唐朝,司徒长风手下不缺战马,更何况都是练武,有真气的士卒,最麻烦的三弓八牛弩,也只需要三十人,就能操作。
  
      八牛弩箭矢以坚硬的木头为箭杆,以铁片为翎,世称“一枪三剑箭”,因为翎宽,所以一弩射出,能把敌人拦腰两断。
  
      以墨家的技术,很快就在司徒长风提示下把这几种制作了出来,无论是一人操作的克敌弓,还是三十人操作的三弓八牛弩,都采用了流水线制作方式,日后维修就方便多了。
  
      这两种弓弩虽然厉害,但在其他军中作用要小一些,三弓八牛弩只适合守城,克敌弓需要勇士,专职弩手。现在大唐,勇士一般在陌刀军中,所以反而是数人操作的踏张弩,更适合普通士卒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屠掉蛟龙,好的龙鳞都献给李世民了,让他制作龙鳞甲,但是蛟龙筋司徒长风留下来了。在蒲冶的鞣制下,镶嵌更换到射日弓上。让射日弓一举成为灵器,司徒长风满弓射程,千米能破甲,可谓便携式床弩。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改进,也在进行当中,宋朝战船,在前朝战船基础上不但完善了隔仓,还增加了龙骨,让战船能够制作更大,更加坚固,不至于一点损坏,就沉没。
  
      如果说隔仓,龙骨只是让战船变大,变坚固,那么水轮,就让战船摆脱了风帆,能够远航;能够在大江,大海无风快速航行。在这基础上,司徒长风又提出了尖低,让船只更加平稳。
  
      因为这只是司徒长风看过书籍介绍,具体图纸没有,所以还在研究当中。
  
      时间就在忙碌中度过,岳州,朗州都在一日日的变化当中,很快就又是一年秋收。
  
      忙完之后,司徒长风才感觉轻松下来,今年虽然两州还未富裕起来,但两州所有人都知道,最多明年,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年两州只做到了粮食自产够用,不用依赖购买,水果还未挂果,不过果园已经扩大到了三万亩果山,鱼塘的鱼经过一年投放食物的饲养,明年鱼苗终于不用依靠捕捞。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