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唐古武系统 > 第299章西北

第299章西北

    今年两州百姓最大收获就是鱼塘的藕和种植的蔬菜。不但是家家有菜吃,而且用陶罐制作了许多腌菜,卖到其它地方,现在秋收,许多菜也在加紧制作成腌菜。
  
      腌菜可以说是军队的最爱,不但补充食盐,而且很下饭,对于镇守边关的将士来说,这是最好的食物之一。
  
      而且腌菜卖到草原,销路更好,价格更贵,完全可以当精盐来卖,草原部落,那里能种蔬菜,一点野菜,都是金贵的,何况来自千里之外的蔬菜。卖了半年,经过陇右道,吐谷浑,突厥,西域,已经把茶,腌菜,盐纳入最佳商品,而且是排在盐的前面。
  
      两州腌菜,不但大量卖到草原,而且大唐国内也卖了不少,毕竟以前食盐紧张,有多少人舍得制作腌菜,以前的百姓都是把蔬菜晒干,制作干菜。所以腌菜算是很新鲜的一种食物,尤其是它的多样性,也就是任何菜都能腌制,何况产量最大的萝卜,腌制出来味道非常不错。
  
      不过这也卖不了多少年,毕竟这非常简单易学,随着大唐食盐充足,必然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制作。
  
      当然司徒长风并不在意这些,毕竟蔬菜只是改善百姓粮食多样性,减少粮食消耗而已,况且蔬菜又不是只能作为腌菜。也不算两州主打商品。
  
      今年两州最大产出,还是蔗糖,司徒长风制作出来的蔗糖白如雪,细如沙,外面称为白糖。白糖的出现,直接让以前那泛黄,带苦的蔗糖,没了销路,价格猛跌。
  
      李世民更是钦点岳州白糖为贡品,这让白糖在关中名声大噪,一运到就被抢购,尤其是洛阳,长安,只要运到,就销售一空,谁让两地贵族世家多呢。
  
      而江南世家,今年收获颇丰,在茶叶上赚了不少,岭南,江南,南洋的甘蔗也全被收购了。
  
      虽然现在船只远航很难,但是近海航行,还是没有问题,尤其南洋孙家,拥有现在世界最大的船只,只需要把甘蔗运到广州,就能卖给箫家。因为在广州,有司徒长风与箫家联手建立的作坊,制作白糖。
  
      这一年,世家收获不错,百姓也获利,所有人都对来年更加期待,两州百姓对都督府的拥戴也达到新的高度。
  
      岳州新建官道,维修老路,已经完成第一阶段,连通了朗州,荆州,鄂州,水路同样如此,可谓做到了四通,就是通向四面;第二阶段就是八达,要修建到每一条村落,至少能让马车,牛车通行,要不然日后出产运不出去,那就亏大了。
  
      因为两州需求巨大,这一年不但购买了大量粮食,其余物资,肉食,也需求不少,带动了附近的州县,何况还有煤炭,盐,也从各地运来,让这一路更加繁荣。
  
      就在两州忙碌过后,长安城皇宫同样一片喜庆,经过两年推广,棉花终于大丰收,长孙皇后的纺织作坊,不但是遍布长安,洛阳,而且走出了关中,近五万妇女在为她工作,就这样人手都感觉不够,无奈之下,从皇宫调出五千宫女,进入各地作坊。
  
      这一年长孙的棉衣卖遍了大唐,关中穷苦百姓,几乎都收到一件由大唐皇后赏赐的薄棉衣,这不但让朝野上下赞叹不已,而且有无数百姓为长孙立下长生牌坊,这让李世民夫妻大大收买了一波人心。
  
      不单单是棉衣,羊毛收购是各大世家,勋贵,但是毛衣制作,除了伊州,就只有长孙名下作坊,才有那个技术,虽然也有人偷偷摸摸的制作,但是销制技术不过关,成本就太大了,还不如不做,所以也就放弃了。
  
      至于李世民,单单是新增食盐一项,就让国库充盈不少,何况还有煤炭,这让他腰杆都挺直了,按照司徒长风的建议,一下在全国放开手脚弄出了几个试点州县。最主要的是,几个试点州县,传回都是好消息,对本地发展有巨大的促进作用。
  
      但对李世民来说,或许最大收获是屠龙!偌大的蛟龙头,被运回长安,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而关于秦皇汉武屠龙未果的事情,更是人尽皆知。能够做到秦皇汉武未曾做到的事情,李世民颜面大增,尤其是抵消了很大部分玄武门之变遗留下来的影响。
  
      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效果,龙血浴身,李世民身体素质大增,据坊间传闻,当今陛下夜御数位妃子,而正直的魏征已经多次直言犯谏,要求陛下不可贪图享乐。
  
      让百姓感觉这是事实的原因,则是宫里传闻,有数位皇妃怀上了龙种。
  
      “陛下,东北匈奴已经开始内斗,西方突厥安分守己,西域则战乱不休,只有西北朝廷派出的人无甚进展,因为总有一股力量在阻拦。”御书房中,房玄龄恭敬的汇报。
  
      “哼!”李世民原本带笑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不由冷哼一声。
  
      “陛下息怒,这都在预料之中,不过在利益诱惑之下,他们那松散的联盟关系,迟早都会破烈。”消瘦的杜如晦连忙安慰道。
  
      “爱卿之意是加大拉拢,分化力度?”
  
      “不,臣以为机会成熟了,明年陛下不妨停止收购西北的羊毛,严格控制食盐,茶叶,棉花,煤炭,流入西北一带,他们自己就会坐不住的。”杜如晦拱手解释道。
  
      “克明言之有理,老臣附议!”箫瑀起身赞同。
  
      “箫老有何高见?”
  
      “回陛下,经过两年时间,他们已经习惯了用一无是处的羊毛,换取大量物资,突然断掉,等于让百姓没有了收入,自然就有怨言,何况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此乃人性。”箫瑀回答。
  
      “不错,箫老分析得好,今年食盐大量涌入,西北已经降到十五文一斤,何况棉衣,煤炭,让西北不在寒冷,突然没有了,百姓岂有无怨言的道理。”房玄龄接着说道。
  
      “可是如此一来,受苦的终究还是百姓,而这岂不是给了他们造反的理由。”宇文士及为难的说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