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赝太子 > 第五百零五章 风箱养鱼

第五百零五章 风箱养鱼

    苏子籍雇的是快船,就是那种狭长只能住几个人的帆船,轻装简从启程,沿运河水路直抵入海口。
  
      下午出发,加倍的船费,连夜行驶,在第二天早晨时,就抵达入海口。
  
      远处红日升起,点点金色因着晨辉在海面上浮现,由于出海必须补给一波食物和淡水,回来也会休整,因此但见防御海盗的箭楼直矗,天还没大亮,码头处灯笼还在亮,隐约间到处停泊的是船,而岸上早起的人群熙熙攘攘。
  
      “我们不必抢位置,就在这附近沙滩上停下。”苏子籍叫过野道人,笑着。
  
      两人下了船,这没有啥可说,整个码头到处是鱼腥味,烂掉的鱼不计其数,渔夫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新鲜的,才在海里打出来的鱼,便宜卖。”
  
      “海虾,二文钱一斤。”
  
      “带鱼,肉鲜美,一条一文。”
  
      冬日的海边风冷潮湿,可无论是苏子籍还是野道人,都没有在乎这一点,而是将所有注意都放在了沿途的鱼摊。
  
      苏子籍指着鱼摊,对野道人说:“你也看到了,冬日,大海仍这样生机勃勃,我们新开的酒楼主要经营海鲜,如何?”
  
      野道人当然也知道海鲜在京城的价格,可还是不得不给主上泼一盆冷水,提醒:“主上,您想让新酒楼做海鲜,若真能将海鲜顺利运到京城,还能一天内卖出去,那是可以有很大收益。”
  
      “但过程浪费,以及风险,实在太大了。”
  
      “大凡海鱼,往往出水就死,并且特别容易腐烂变质。”
  
      “就算打通了入海口,快船一天就能抵达京城,但夏天也不能用了。”
  
      “冬天可以,一夜运输到了京城,尚能新鲜,但只要当天卖不掉,哪怕是冬日,到了第二天,海鱼也依旧会变质。”
  
      “就算是冻上了,冻鱼跟活鱼,味道可是不一样。我们做酒楼生意,不是面向百姓,百姓能冬日买到一条鱼,哪怕是冻鱼,也能觉得美味,可来大酒楼吃饭,大多是富商、官宦,这样客人,冻鱼可不能让他们成回头客。”
  
      别说是回头客,用了冻鱼,怕就要砸了招牌了。
  
      这还是冬天,起码还有一些选择,可一年冬日才几个月?除了冬日,别的日子还卖不卖海鱼?要是卖,死鱼到了京城,天气炎热时,怕是还不等卖,就已经全都臭了。
  
      这就叫海鱼不入三十里地,过了就腐烂。
  
      当然,有运河和船,可过一二百里,但这也是极限,再远,死鱼就要臭在半路上了。
  
      苏子籍当然明白这道理。
  
      可以说,海洋中蛋白质为什么没有开发,就是这原因。
  
      大量的海鲜只有白白烂掉,就刚才价格,一文钱一条带鱼,沿海渔夫因此不但辛苦,还很贫困。
  
      在运输和冰库发明前,只有专门去沿海,还得离海不过十里的地方,才能吃到新鲜的海鲜。
  
      别的只有啃咸鱼了。
  
      可咸鱼买卖,又与盐政专卖冲突有了廉价的咸鱼,谁还买你黑心盐。
  
      可要是昂贵,臭腥的咸鱼谁吃?
  
      和开连锁店一样,不是古人苯,想不到,而是根本没有这条件。
  
      苏子籍又问:“海水养鱼呢?”
  
      野道人看来真研究过,考察过行情,连忙摇头:“我们这快船,承载不过五十石,海水养鱼是可以延缓死亡,但一缸海水很重,我问过了艄公,超过四缸,船就吃不消。”
  
      “而且缸里不能放很多鱼,放多了,鱼会死的非常快。”
  
      “放少了,这一路运费就很高,故京城海鲜生意有,但都是高成本的买卖,没有一批固定客户,谁也不敢作这行。”
  
      苏子籍点首感慨,古人谁说不聪明,在氧气注水发明前,实在没有办法。
  
      苏子籍一笑,说:“其实,要卖海鱼,也不是没有让它们活着到京的办法。”
  
      野道人就是一怔:“主上有办法?”
  
      也是,自己都知道海鱼无法储存的事,主上怎么会不知?
  
      既知道,还打算售卖海鱼海鲜,这就说明,主上肯定掌握了可以改变海鱼运输的办法。
  
      但即便对苏子籍有信任,可让海鱼活下来的办法,野道人还真是想不出,只能眼巴巴望着苏子籍,等着主上给自己解惑。
  
      苏子籍也没打算继续吊野道人的胃口,很快就说了自己办法:“办法是有,民间有风箱,用竹管插入海水,用风箱输气,就可保证数天不死。”
  
      虽时间长了也不成,但以这时代这种条件,能运回活海鱼,并且数天不死,这已是极新奇的事,足可以招揽想要尝鲜的客人了。
  
      野道人听了,眼睛就一亮:“要是这办法真的可行,我们就能在京供应新鲜海鱼,生意必好!”
  
      “甚至可以和天光楼打擂台。”
  
      天光楼就是京城海鲜的一号酒楼,至于技术保密,野道人想着,到时负责保证海鱼不死这步骤,就让代侯府家兵负责,这些人都是东宫旧人,在忠诚上没问题,普通的商业挖角没用。
  
      至于更多的手段,天光楼酒楼及酒楼背后权贵,多半犯不着做出触犯忌讳的事,毕竟皇孙、国侯,吃条水路,别人还能唧唧?
  
      野道人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立刻迫不及待:“那我这就找人试一试?”
  
      “先别急。”苏子籍摇首,让他别急着去处理这事。
  
      “此番过来,可不是单单为了这一件事,你随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苏子籍说着,居然在沙滩上搜寻起来。
  
      沙滩上污秽处处,见他这样,野道人心中不解,也不好在主公正蹙眉寻找时询问,只能一头雾水,跟着前走。
  
      走出一段路,苏子籍突然之间看见了洞,蹲下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用匕首当小铲子用,小心翼翼在沙滩上挖出了一个小坑,一挑,一个软乎乎蠕动的肥虫就被苏子籍甩到沙滩上,并趁着它逃走前,将其用手帕给包裹起来。
  
      站起身,苏子籍示意野道人凑近观看这虫子。
  
      “主上,这是何物?”野道人看清了,下意识就露出一点排斥,他虽是混江湖的,可还真没见过这恶心的玩意儿。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