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赝太子 > 第五百零七章 以琴入道

第五百零七章 以琴入道

“琴声?”
  
  刚刚到家的苏子籍,正向里去,听到了一阵琴声,顿时驻足倾听。
  
  琴声很轻,在茶香中袅袅中升起,又似春雨飘下,融入竹林沙沙声,融入火炉嘟嘟声,音如天籁,细微至极,渗入人心,明朗带一丝情意,茶厅中人狐一时如坠梦中,沟起了隐藏心中的情绪,曾经听过的话本中情景似乎在上演。
  
  院子寂静无声,虽看不见,但仍能想象指尖在七弦上按、捺、拨,琴声有一种可以感染情绪力量,附近仆人有不少都在安静听,怅然若失。
  
  苏子籍因着修习蟠龙心法,后又学道家丹经,在意志上已逐渐增强,初时能让苏子籍沉浸其中的琴声,在他当初离京前,就已失去了效果。
  
  可现在,站在这里,遥遥听着,仿佛再次回到了前世。
  
  都说初恋是不同,但对苏子籍来说,经历两世,前一世高中毕业时才开始的那场青涩恋情,不仅默默结束,像缺少了水分的水果一样平淡无奇,且距离那时太过遥远了,便努力去回忆,也根本找不回那时的感觉了。
  
  可现在,他站在这里,竟意外又想起了那时的自己。
  
  那时的自己是真的不到二十岁,青涩小伙子,与喜欢女生来往时,曾经发了句晚安给她,一晚上能醒来几次去看手机,感情朦胧,甜中又带酸涩与彷徨。
  
  苏子籍甚至仿佛再次回到了那样的夜晚,仿佛手里还抓着手机,犹毛头小子一样等着她的回复,哪怕只言片语,也可以高兴很久,可等他下意识去看手里的手机时,只看到了摊开修长手掌,上面不仅有练剑留下的茧子,更有握笔留下的痕迹,他才惊醒,自己已两世为人了。
  
  再也回不去了。
  
  指肚轻轻扫过眼尾,那里什么都没有,但苏子籍胸腔里的心,却仿佛因琴声,而加速跳动着,目光垂下,就看见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在视野中漂浮:“发觉【以琴入道】,受其熏陶,【蟠龙心法】+100,【绛宫真篆丹法】+100!”
  
  “以琴入道吗?”
  
  虽获得经验极少,对这种能影响到自己,还能增长感悟的琴声,苏子籍沉默听完,感叹良久。
  
  历来能以琴棋书画入道的人,都在相关领域是天才,就像当初交手过的林玉清就有摸到入道的天赋,只可惜,他分神于经营,最终止步于入道的门槛,多少有些令苏子籍唏嘘。
  
  而他身侧,也有一个寄希望以棋入道的叶不悔,但却没想到,自己还能亲耳听到一个以琴入道之人,在突破门槛的一瞬间演奏的曲子。
  
  抬头,看向树木,明明已冬日,雪压枝头,可此时悄然融化,点点绿色,正悄悄探出来,因并不明显,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细微变化,可却被苏子籍看在了眼里。
  
  琴声还没有绝,渐渐明亮,时而一点余音绕梁回荡,和着众人心跳呼吸,若隐若现要酝酿出什么。
  
  小狐狸和大狐狸面面相觑,这是……
  
  叶不悔握紧了拳,低头看着琴谱,又看看周瑶的指法,再看她脸上。
  
  周瑶脸色不正常泛红,艳如桃花,额头渗出汗,眸中却愈发清亮,精神灌注到了极致。
  
  “黄粱一梦……痴儿。”神秘声音一叹,虚空中隐一声,似龙吟,似凤鸣。
  
  琴声骤停。
  
  “刚刚那声……”叶不悔回味了一下,握着周瑶的手:“真好!”
  
  周瑶怔怔看看自己的手,听到神秘声音:“你这段时间教她,倒教学相长,又突破了。”
  
  “我也要学这曲。”叶不悔央求。
  
  小狐狸举爪到一半,又放下,瞅瞅叶不悔。
  
  “当然可以教你。”周瑶说着心中一动,又说:“只是你需教我下棋。”
  
  “这样啊。”叶不悔有点意外,想了想,招手让侍女取来棋盘:“那现在就开始!”
  
  “老爷,您回来了!”
  
  直到琴声停了,许多人才慢慢回过神,有人也才在这时看到庭院中站着的苏子籍,忙上前见礼。
  
  “夫人在见客?”苏子籍问。
  
  赵柱因擦了眼泪,此时眼圈还微微泛红,低垂头回话:“老爷,夫人的确正在见客,来的是周小姐。”
  
  果然是周瑶。
  
  这个答案并不让苏子籍惊讶,他想了下是否现在过去,最终因有了一个想法,还是选择了这时过去。
  
  进了正院时,就看见在梧桐树下的茶室,就间杂着琴声,棋声,小狐狸吱吱声偶尔响起,又被镇压。
  
  “小白别乱动!”
  
  叶不悔跟周瑶已重新回座,叶不悔至今还没有从美妙的琴音中彻底回神,连小狐狸不太高兴都顾不上,直到听到丫鬟向苏子籍行礼,她这才抬头,惊喜:“相公,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苏子籍冲叶不悔微笑。
  
  二人这样相处,看似平常,可落在周瑶眼里,却心里微微羡慕,她低垂了眼幕,如果邵郎还在,或自己也能和他举案齐眉。
  
  苏子籍这时转向周瑶,夸赞:“周小姐琴艺似乎突破了瓶颈,与过去相比,更胜一筹,实是值得庆贺。我想邀请周小姐在几日后,在我举办的文会上弹奏一曲,不知周小姐能否答应?”
  
  “这……”周瑶有些迟疑。
  
  虽她往日也参加过几次文会,可多是女子举办,男子举办的文会,她还的确是不曾参加过,过去也就算了,京城还算风气开放,可自从林玉清那场事,整个京城的风气都受到了影响,她作周府小姐,在文会上弹奏琴曲,抛头露面,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苏子籍见她迟疑,立刻就明白了她在顾忌,说:“倒是我唐突了,不过,周小姐愿意受邀参加这次文会,到时可安排你隔着垂帘,与众人以琴会友。而别时,则可以与不悔作伴。”
  
  隔着垂帘,倒不必担心传出什么难听的话,而且叶不悔到时也去,周瑶想了想:“既是这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苏子籍又对叶不悔说:“到时,正可以让周小姐与你作伴,也省得你一直困于宅中,烦闷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