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谍海蛟龙 > 第11章:女巡捕

第11章:女巡捕


  “龟儿子,和爷爷玩你还太嫩。”刘志远邪笑一声,一击重拳打在巡捕的腮帮子上,感觉打这一个小兔崽子很没意思,太过于轻松,一边打一边嘴里轻声哼唱:“我的老家就住在这个屯儿”。
  “这个屯儿里住的各个都是小狠人”,一拳又狠狠的砸在巡捕的鼻子上。
  巡捕一边听着他莫名其妙的歌声,一边挨着重重的拳击,只感觉自己的嘴里像油瓶倒了一般,五味杂陈,刚想再次动手,又重重的挨了一拳,眼冒金星后,终于知道打不过。
  面对歌声心里感到莫大的羞辱,这得是多么大的讥讽?自己可是穿皮子的巡捕。捂着嘴巴哭唧唧的喊道:“你打就打我,可不可以不唱歌羞辱我?”
  “我就唱怎么滴?俺们屯里....”。
  “探目大人,你快来帮忙啊!这小子疯了!”
  探目闻声踹开房门,进来之后见刘志远笑呵呵的一边唱歌一边打人,大喊一声:“你胆子也太肥,敢一边唱歌一边打巡捕!”说着,掏出腰间的左轮手枪,瞄准了刘志远的头,“你在唱一句试试?”
  “行,大人我不唱了!”
  “这就对了吗,你知不知道一边打人一边唱歌是对一个人最大的侮辱!”
  “知道。”
  “那你还唱?”
  “不唱怎么对得起你们对我的侮辱!”
  说话之间刘志远用脚踹飞了椅子,在探目闪躲的时候,飞身过去双手紧紧的抓住探目握枪的手腕,用力一扭,直接把探目的胳膊给卸掉了,左轮手枪“啪嗒”一声,砸在了地上。
  只见探目抱着自己的胳膊,疼的撕心裂肺,“你说话不算数”。
  刘志远一脸的惊诧,“我没有唱歌啊?”
  探目哭唧唧的喊:“你不唱了,可打我?”
  “打疼了?”
  “嗯!”
  刘志远从桌上拿起那份伪造的证词,诡异的笑了一笑,说:“我只答应你不唱,可没答应你不打啊。你们巡捕标榜自己的存在是维护租界治安,却干着祸害百姓的事情,我不打你手痒啊。”
  听到刘志远大言不惭的话,两个人原本在嘶吼中的两个家伙气的火冒三丈,用仇视的眼神望着刘志远。
  “小子,实话告诉你,这是饭田公馆和我们法国领事馆武官之间的交易,你这个替死鬼做定了,甭想翻案。”探目忍着身体上的痛冷冷的说道。
  刘志远一听,眼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杀气,:“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先去惹日本人,日本人竟然先来惹我!”说完,上去狠狠的照着两个人的脑袋砸了两拳,“我让你认识认识我们屯里的人!”
  直把两个人砸的昏死了过去,刚要起脚踩死两个为虎作伥的畜生,直听“砰!”的一声。
  突然间,审讯室的门被人踢开,一个靓丽的身影窜了进来。
  “住手!”
  一个婉约却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刘志远停下自己脚上的动作,稳住身体,见到来人,却是眼前一亮。
  进来的是短发齐肩的女巡捕,双眸似水,眼波盈盈,朱唇丰润,容色娇艳,精致的五官美艳中不失一股英姿飒爽之气,还真是一个漂亮的美人。
  刘志远知道,这就是最近在报纸上经常被报道的申城租界女巡捕长孙飞裳!
  透过长孙飞裳的肩章刘志远发现,这个美女的官衔比地上这个小探目还高一级。
  此刻长孙飞裳看着刘志远望向自己不怀好意的眼神勃然大怒,原本刚刚对法国总探长面对白俄男子刺杀这个案子找个乞丐做替死鬼就非常的生气,此时这个小乞丐不但打伤了自己的手下,还用色眯眯的眼神望着自己,哪还能不动怒。
  “你!双手抱头给我蹲下!”长孙飞裳掏出手枪指着刘志远的头,大声喊道。
  刘志远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可置否地一笑,“女探目大人,报纸上可把你夸成了市民的天使,你们就这样对待市民?”说着,将手上的证词扔给了她。
  长孙飞裳不看就知道刘志远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玩意,即便她此时觉得眼前这个小乞丐冤枉,但是以她的身份以及官位还不能解救,所以不冷不淡道:“不好意思,我没权利放你。”
  “那你准备和他们同流合污了?”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举手抱头!”冰冷的枪口对着刘志远的脑袋,说完押着刘志远走进关押室,把门锁上,然后透着栏杆问道:“说出你的真名字!”
  刘志远扬起嘴角冷冷一笑:“咋地,问我名字难道是想泡我?”
  长孙飞裳怒道:“想要活命就别嘴贫”。
  刘志远冷冷笑道:“听好了,小爷坐不更名站不改姓,刘志远,刘邦的刘!面对你,也可以是流氓的流!”
  “你!?”
  “我就是我,咋地!”
  长孙飞裳觉得这个小乞丐真气人,可回到办公室却一脸的焦急,作为一个华夏人,她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同袍替一个日本人去死,所以急忙拨通了一个电话。
  “大姐!”
  “飞燕?”
  “这里有个情况....。”
  一个时辰后,正当刘志远在关押室里寻思着怎么才能逃出去的时候,关押室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两个巡捕大声询问:“你叫是你爹?”
  “啊—我是你爹—!”
  两个巡捕巡捕心说这名字起的怎么这么赚人便宜,可是面对外边站着的那个人,又不敢得罪,喊道:“小叫花子,你被释放了。”
  不是让自己做替死鬼吗?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被释放了?难道不成是红霞过来救了自己?
  出了巡捕房,只见一个一身大褂打扮,长得非常像冯小刚的人,站在门口抱拳道:“让公子受惊了,在下杜月笙!”
  杜月笙?!卧槽,这么牛逼的人物。自己什么时候和这种大亨攀上了关系?
  怪不得能把自己从巡捕房里捞出来,在申城有几个人敢不给他的面子。
  刘志远一脸诧异的问道:“是杜先生救了我?”
  看着刘志远一身的打扮,杜月笙心里却是有些好奇了,原本以为卢大千金让自己来救的人是哪位富商的公子,却不曾想只是一个叫花子,不过看刘志远的苍白的脸上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质,心里断定此人并非池中之物。
  收起了轻视之心,杜月笙笑道:“不用谢我,你要谢就谢卢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