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谍海蛟龙 > 第130章:王麻子

第130章:王麻子

    八爷听到俞庆棠的话,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指了指俞庆棠问道:“你就是王麻子的女儿?”
  
      俞庆棠虽然很不愿意和八爷说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ww?w?.?r?a?n?w?e?na`com
  
      刘志远很诧异的看着这两个人,没想到俞庆棠的父亲在申城,这个父亲肯定就是俞庆棠那位不愿意见面的继父了,估计这一次是她这个便宜继父惹了事。
  
      刘志远没有说话,从兜里拿出一根烟来,悠哉的抽了起来。
  
      “钱呢?带来了吗?”八爷的目光紧紧的钉在俞庆棠的身上。
  
      俞庆棠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张钱庄的汇票,说道:“五百大洋,放人。”
  
      “五百?”八爷狠狠的瞪了俞庆棠一眼,“姑娘啊,如果是你一个时辰之前拿来这五百还好说,可是现在不行了,现在恐怕你拿五千都不够了。”
  
      俞庆棠一听脸上迅速变得苍白,“他又赌了?”
  
      八爷笑了笑,用扇柄剔了剔牙,指了指前边的院子,“我们可没让让赌,他非拉着我们赌!”
  
      俞庆棠顺着八爷的手指,走到那个房间的门口,用力的推开房门。
  
      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俞庆棠挥手扇了扇烟味,眼睛就望屋里看去。
  
      这是一个区别前院大堂单独的小赌场,桌子椅子陈旧不说,而且为生条件极差。
  
      此时有七八个打手模样的人围着那张破桌子旁,椅子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穿着马褂的打手嘴角叼着烟,此时正在吞云吐雾,看样子就像是这群打手的头。
  
      另一个坐着的男人,干瘦如柴,穿着一个大褂,一张脸好几天都没有洗,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好像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地狱。
  
      打手们见门被推开,都目不转睛的看向了门口,当看到俞庆棠的那一刻,两只眼睛立即放光。有的如同八爷一样,口水都流出来了。各个心里感叹,这个女人也太美了吧?
  
      那个骨瘦如柴的老头,也缓缓的抬起头来看了俞庆棠一眼,立即露出了兴奋的神色,精神状态仿佛又从地狱回到了人间,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跑到了门口,两只如鸡爪一样的手抓着俞庆棠的肩膀,激动的喊道:“哎呦喂,亲闺女啊,亲闺女啊,你可来了,快拿钱,拿钱,我要把钱赢回来。”
  
      俞庆棠没有理会这干瘪的老头,伸手拨开老头的手,“我不是你闺女!”
  
      “行,只要你给我钱,你是我妈都行!”
  
      “你!”
  
      “钱,快点!”
  
      “你要多少钱?”
  
      “越多越好!”老头有些急,就跟要投胎似的。
  
      这时候那些打手终于明白了,感情这大美女是王麻子的女儿啊,不怀好意的笑道,“小妞,你爹欠了五千大洋,你怎么还啊?要不用你自己抵债吧?”
  
      王麻子一张老脸蜡红,咆哮道:“你们别吵吵,你们别吵吵,我女儿有钱,阎王不欠小鬼帐。”
  
      “五千……”俞庆棠气的花枝直颤,看着王麻子嚣张的表情,说道:“一个时辰,你竟然输了四千五?你还真当我是你开的钱庄了?”
  
      “你不是董事吗?”王麻子一转身,终于发现俞庆棠一双眼睛仇视的瞪着自己,急忙笑脸解释道:“我不是想给你赢点嫁妆吗,谁知道运气不好!”
  
      “运气不好?想你也是一个富贵人家,祖上的基业也足够你吃喝一辈子了,这些年都让你赌光了不说,我每年汇给我母亲的钱你没输一万,也输八千了吧?”俞庆棠边说,边流着眼泪。
  
      王麻子被俞庆棠说的恼羞成怒,但是自己目前的状况也只能求她,所以急忙挤出笑脸,“孩啊,是爹不对,可是爹大老远来求你,你总不能让我死在这里吧?”
  
      “你来找我,我给你钱让你回东北买些地,可你呢?每次给你钱就来这里,你不是我爹!”俞庆棠用颤抖的手指着王麻子,“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王麻子被俞庆棠说的面红耳赤,也用手指着俞庆棠道:“你妈嫁给我了,你就是我的女儿,不给我钱我就把你卖了!”
  
      “卖我?这里是申城,不是东北!”俞庆棠彻底的火了,转身就要离开。
  
      王麻子急了,俞庆棠要是走了,这些人不得把自己活埋了?一手按住俞庆棠的肩膀,一手开始抢俞庆棠手里的包,“不要脸的,把钱给我”。
  
      “住手!”俞庆棠与王麻子拼命的抢着钱包。
  
      打手们兴奋的看着这一幕,有的还吹起了口哨。
  
      “王麻子,你真不要脸啊,自己女儿的钱包都抢!”
  
      “王麻子实在不行我做你女婿吧?怎么样啊老丈爷?”
  
      “王麻子,这是你女儿吗?怎么还见死不救啊?”
  
      王麻子抢包没抢下来,又被这群人一激,顿时脑门一热,推了俞庆棠一把,挥手就要扇她一个耳光。
  
      俞庆棠被推的倒退了几步,眼看着王麻子的手就要扇来,眼睛一闭,等待着痛苦的时刻。
  
      就在此刻,王麻子扇俞庆棠的手死死的被另一只手钳住,就那样停在了半空。
  
      “抢不过就打?”刘志远死死的抓住王麻子的手,“这样为老不尊,你真丢我们东北人的脸!”
  
      王麻子的手背钳的有些疼,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用眼睛瞪着刘志远说道:“我打我的女儿,和你有啥关系?”
  
      “你姓王,她姓俞,她怎么会是你女儿呢?再说即便是你女儿,也轮不到你打。”刘志远也狠狠的瞪了王麻子一眼。
  
      “你是哪里来的小王八羔子?竟敢管你王爷爷的事?”王麻子虽然被掐的疼,但是飞扬跋扈是他一贯的作风。
  
      “哎呦!你这眼睛瞪的好圆,瞪的我好怕怕哦,”刘志远扬起嘴角轻蔑的笑了笑,同时手上暗暗的用了力气,掐的王麻子顿时弯下了腰。
  
      正准备像小时候一样挨王麻子一巴掌的俞庆棠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是刘志远的身子护在了自己的身前,这让这个坚强却也脆弱的女人送了一口气,自己最脆弱的一面也只有交给这个男人护着,才安全。
  
      可是,一想到这个王麻子,从**的自己背井离乡,现在知道自己好过了又来折磨自己,俞庆棠委屈的眼泪如断了的珠子一样,在漂亮的脸蛋是直流。
  
      刘志远望了一眼俞庆棠,这时候总算明白,这个女人为何这段时间总是那么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