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新瓦岗 > 第五百零五章:各有阴谋

第五百零五章:各有阴谋

长乐军窦建德的大帐中今夜也是灯火闪烁,曹旦,齐善行,裴钜四人正在议事,那就是得到了罗艺的求援。
  
  出兵与否。
  
  “此番靠山王三路大军齐至幽州,势在必得之心已无人不知,此时若出兵去救罗艺,恐会惹来祸事。”齐善行眉峰紧皱,道:“何况那罗艺素来行事刚愎自负,且多有出尔反尔之举,便是今番我等助他击败了靠山王恐他日也不定会与我长乐军有共同进退之心。”
  
  齐善行分析的很不错,对于罗艺的人性也剥析的很清楚彻底,可是窦建德听后却未做言语,转而将目光望向裴钜和曹旦二人身上。
  
  这一望,齐善行就知晓窦建德心里的想法了,不由也将目光朝二人望去,生怕二人中有人会赞同出兵的事。
  
  曹旦和裴钜自是也看出了窦建德有想要出兵幽州的想法,当然,窦建德可能并不只是想相助于罗艺,或者有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的意思在内,不过无论是在裴钜还是在曹旦看来,你想要跟靠山王以及杨义臣和左天成的三路大军一起还要分杯羹,恐很难讨好。
  
  曹旦,裴钜二人对望一眼,最终朝窦建德纷纷赞同了齐善行的观点,窦建德神情不由一黯。
  
  “长乐王,此番我长乐军便是兵发幽州,趁机获得一两个城池,恐也会被靠山王记恨,且幽州离我河北如此之远,也不是长久能守之势也。”
  
  其实,窦建德是明白这一点的,只是窦建德挂念与幽州的良马,现在窦建德大军达二十多万,麾下军将头领也众多,因此,窦建德也想要学瓦岗弄出超强的骑兵来,因为随着战事的不断扩大,窦建德也感觉到了骑兵在这个时期的重要性。
  
  可是,马匹是严重的缺啊,还莫说良马了,那更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今番靠山王领杨义臣左天成一同攻打幽州,窦建德有想要趁机夺取罗艺专用来养马的那两个州城,也仅此而已,确非是真为相助罗艺。
  
  不过在自己最为看重的三个谋士都出言反对后,窦建德也知晓此事确是是不可行,当下也只得长叹一声,道:
  
  “罢了罢了,便静等看这场战事的结果吧。”
  
  ????????????
  
  相对于窦建德的按兵不动,魏军李密却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或许是前世统兵的瓦岗势力强大因而让李密从开始到最后都很是从容也是接连战胜朝廷兵马而名扬天下,将他那蒲山公的身份推到极致。
  
  可是这一世李密没能得到瓦岗,而是转而窃取了刘元进的淮南军变成如今的魏军,为了稳定军心扬自己的能力,李密在瓦岗攻打洛口仓的时候选择攻打回洛仓,也确实如李密所愿,将洛口仓攻打了下来。
  
  不过随即从洛阳城中率兵而来的王世充兵强马壮,李密与之交战数次后终于选择了撤出回洛仓,李密知晓,王世充是不得手不罢休,而自己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跟王世充陷入拉锯战,否则消耗过大,自己将得不偿失。
  
  不过也因此之战,李密的魏军军心有所凝聚,李密的领导才能也得到军士们的一些认可,是以,在这之后,李密做出了众多反王中最常做的事,那就是以大欺小,威慑加招抚那些比魏军小的势力,这样一来,魏军还真一步步的强大起来,至少在兵力上竟也达十万之数,算得上是不小的实力了。
  
  如今大隋境内围剿众反王的三股最强势力杨义臣兵马,左天成兵马以及靠山王兵马都一同去了幽州,李密在进一步趁机扩大自己地盘的同时,却也对幽州有了都是那,跟窦建德一样,不图别的,只图幽州良马宝驹。
  
  罗艺之所以能常年跟突厥兵马厮杀不见败绩,很大因素就是罗艺拥有着不逊色于突厥兵马的良马,李密对此可是眼馋不已。
  
  窦建德顾虑更多,可李密此时正处于不大不小的存在,往上一步,那就将成为一方霸主,否则也便就只能这样的可能了,因为那些小的势力已经被李密吸附的差不多了,而对于百姓的招募几乎是很难很难,因为瓦岗才是所有人的首选,就算强征入伍,也是极难,还时不时都会有逃兵,反而还影响军心士气。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势力跟瓦岗比不上也。
  
  也不知是心魔还是怎么回事,总之,李密一直都在拿自己的魏军跟瓦岗暗暗较劲,是以,窦建德不敢冒的险,李密打算要试一次。
  
  房彦藻从外进帐而来,李密随手将手里的一封书信交给房彦藻,房彦藻恭敬的双手接过书信来,展开看了,脸色立时一变,不由抬头盯着李密道:“魏公可做何打算,是否要出兵助那罗艺?”
  
  李密含笑不答,却站起身来在大帐内来回走了两步,才幽幽的道:“我料那罗艺给好些反王都有书信求援,不过却大都不会回应其。”
  
  房彦藻心中不由一宽,魏王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说明魏王也是看出了这件事的凶险,想必也不会有出兵打算了。
  
  不对!
  
  房彦藻略微一惊,如果魏公已没有出兵打算,因何还要连夜将自己唤来议事?
  
  就在房彦藻纠结时,李密回身立在房彦藻面前,道:“我欲出兵幽州,不为相助罗艺,我军将直接攻打扁牧城夺取数以万计的马匹,军师看可好?”
  
  “啊,魏公要打扁牧城?”房彦藻着实一惊,双眼瞪着李密,眼中显露出一丝陌生的神色来。
  
  卧槽!
  
  人家罗艺可是来信求援啊,你不去相助就罢了,可是你还打算去打人家的扁牧城抢人家马匹,这样的事是你这个三公世家身份的人能做的出来的吗?
  
  这简直就跟那些个民间反王没甚两样嘛,将来你如何能令天下群雄折服于你?
  
  房彦藻心中这般思虑,可是却不敢说出来,再者,作为一个谋者,既然老大提出了想法,自己就得尽力的帮着出主意才是。
  
  “魏公若真要出兵扁牧城,也可。”房彦藻深深一叹,道:“不过却得寻着时机方好,我料那罗艺极可能在靠山王等三路大军到来前就会对扁牧城有所调动,我们若是去晚了,恐城中所获会不足此番折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