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厉害了我的锅 > 040 给你配了个背景音乐

040 给你配了个背景音乐


  三角眼如一只悄无声息的壁虎,小心翼翼地游走到唐小糖的窗户之外。
  在他身后,是亦步亦趋的马小震。
  两人一前两后,齐齐在唐小糖房间的窗户外停下。
  “不对呀。”
  三角眼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自己干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今天明明一切都正常。
  可是……
  为什么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呢?
  难道有人?
  三角眼左转回头,向后张望。
  马小震适时地往右边踏进一步,站在三角眼的右边。
  三角眼又往右边转头,向后张望。
  马小震又适时地往左边踏进一步,站在了三角眼的左边。
  两个人像排练好的士兵方阵一样,动作整齐划一……
  “不对啊!明明没人呀?”
  三角眼左看右看,还是没有发现有些什么不对,他嘟囔一声,把心一横:
  “不管了!”
  三角眼悄悄地推开窗户,探头向里看去。
  三角眼身后的马小震也情不自禁地一起探头望去。
  房间里的厕灯忘了关,幽幽的灯光洒落在大床上的唐小糖身上,洁白的床单半包着她曲线玲珑的身体,像一尊女神的塑像,引人无限遐想。
  “嗯嗯啊啊……”这个小妮子完全没有发现窗外的两个不速之客,她睡得正香,慵懒地翻了个身,让胸前的那对“绝世凶器”一阵波涛起伏,半遮半掩之间,更让人血脉喷张。
  “哇……”
  痴汉三角眼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赞叹的呻吟,鼻血势不可挡地冲破了鼻腔,流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又隐隐约约地听到另外一声“哇”的赞叹和呻吟,仿佛就在自己的耳畔一般。
  “谁!?”
  三角眼大惊失色,猛地回头。
  还好,同样流着鼻血的马小震及时地一跃,跳在了三角眼的头顶,躲过了三角眼猛然之间的这一回头。
  “真是见了鬼了!还是没人呀?”
  三角眼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唐小糖又不经意地一蹬腿,露出了一双欺霜赛玉的美腿。
  呃,实在是太撩人,实在是太销魂了——
  三角眼心中邪念大作,再也顾不得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不安感,他从兜里掏出一根迷药的吹管,又把早已配好的药粉装在其中,就准备向唐小糖的房间里吹去。
  忽然,一阵激越昂扬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山寨手机的手机铃声——
  “药!!药!!药!!切克闹!!抗母昂北鼻够!!洞次大赐洞洞大赐洞次大赐洞洞大次…!!万、吐、碎、佛……”
  “哪里来的声音?”懵逼了的三角眼转头看去。
  这一次,长着三角眼的男人终于看到了背后的马小震。
  马小震——这个奇葩的男人,脚踩一双拉风的人字拖,身穿一条惨叫鸡的沙滩大裤衩,正用一种尴尬的眼神打量着三角眼。
  而那阵激越昂扬的歌声,赫然正来自于马小震身上那只引吭高歌的惨叫鸡。
  这……特么的什么情况?
  三角眼感觉自己蛋都碎了。
  “不好意思!它看你干活干得起劲,情不自禁地跟你配了个背景音乐。”马小震赶紧拍了拍裤衩上的惨叫鸡:“低调点,人家都睡觉呢!”
  背景音乐……
  三角眼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背景音乐你妹!
  背景音乐你大爷!
  老子这是在采花好吗!
  背景个毛线音乐啊——
  “你大爷的,你他妈是谁啊!”三角眼愤怒了:“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后面干嘛?”
  “嘘!”马小震没理三角眼,他一阵手忙脚乱,连连拍打着裤衩上的惨叫鸡:“傻鸟闭嘴!这么晚了,还有没有一点社会公德?”
  三角眼:“……”
  一阵拍打后,马小震终于制止了惨叫鸡的歌声。
  还好,歌声持续的时间不长,没引起人的注意,房间里的唐小糖翻了个身,继续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马小震长出一口气,幸好没醒,否则唐小糖醒来,看见自己跟着三角眼一起在窗户外面偷窥,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快说!你他妈是谁?来干嘛了?”
  好不容易等马小震忙完了,三角眼终于可以发泄自己的愤怒了。
  “哼!你个淫贼,竟然还有脸问我?”马小震一声冷笑:“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还不束手就擒!”
  “淫贼个屁啊淫贼?”三角眼暴怒抓狂:“刚你不是一起在偷窥啊?看看你的鼻血!这就是证据!”
  三角眼简直出离的愤怒了。
  这个家伙口口声声地来抓淫贼,偷窥起来却比自己还狠,哈喇子和鼻血流起来比自己还多。
  抓你妹的淫贼啊,这分明就是同行好吗!
  “呃……最近有点上火。”
  马小震尴尬地把流淌下来的鼻血抹干:“少废话!丢下迷药举手投降,我可以留你一条狗命。”
  “去你的!”
  三角眼猛地飞起一拳,向马小震的胸口击了过去。
  他被马小震当场堵住,心里虽然吃惊,但却并不算慌乱。他在拳脚上下过几年苦功,虽然始终没有突破到内劲的境界,但也达到了明劲巅峰。
  这一下猛地打出一拳,他使足了十分的力气,心里自信满满,即使是一头公牛也可以一拳撂倒了,满以为这一拳打出,会把马小震打飞出去。
  他飞檐走壁惯了,跑路的功夫堪称一绝,等把马小震打飞出去,到时候拔腿就跑,料想也没人追得上他。
  可是这十成力气的一拳打在马小震身上,却觉得马小震胸口忽然间往里缩了几分,这足以撂倒公牛的一拳打在空处,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十分难受,心里顿时又惊又惧。
  这货心中惊惧有加,马小震心里却是又惊又喜,他从那太极书法上得到了太极拳的大部神意,可是毕竟没有什么对敌的经验,三角眼的这一拳又急又快,出手之时更没有丝毫预兆,只听见“呼”的一声,拳头已经到了胸口。
  他来不及反应,脚下的凌波猫步还没施展开来,以为这下要吃一记重拳,心里正暗叫不好。可是那一拳到了胸口,他胸口却忽然地往内一缩,自然而然地把那拳力一卸,体内的内力运转开来,像一条滑不留手的游鱼,把那势大力沉的一拳给荡了开去。
  这就是太极的功夫吗?
  轻轻松松一缩、一荡,就把那一记猛拳给撇开了。
  这样一来,别人岂不是根本打不中自己了?
  牛逼!实在是太牛逼了!
  马小震心中大喜,跃跃欲试地想再检测一下自己的太极内功,他一阵凝思,忽然舔着脸对那三角眼挤出一个微笑。
  “要不,你再打我一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