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梦境之匙 > 一百二十六章:梁老板之死

一百二十六章:梁老板之死


  “嗯!嗯!嗯!”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嘴巴依旧被二杆捂得死死的,我挣扎着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他推开。
  二杆这才反应过来他用力过度了,一把把将我拉到门外。
  我俩一直往胡同后面走,直至津门湖的位置。
  还没回过神的我看见离老黑家已经差不过够远了,立即抓住二杆的手问道:“梁老板死了?!你确定!?”
  二杆一把推开我,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叼了一支在嘴上,四下张望了一阵然后对我说:“今天一大早……”
  二杆掏出打火机,不停地用手擦着打火石,我能看见他的手抖作了一团。
  “嗯!嗯!嗯!”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嘴巴依旧被二杆捂得死死的,我挣扎着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他推开。
  二杆这才反应过来他用力过度了,一把把将我拉到门外。
  我俩一直往胡同后面走,直至津门湖的位置。
  还没回过神的我看见离老黑家已经差不过够远了,立即抓住二杆的手问道:“梁老板死了?!你确定!?”
  二杆一把推开我,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叼了一支在嘴上,四下张望了一阵然后对我说:“今天一大早……”
  二杆掏出打火机,不停地用手擦着打火石,我能看见他的手抖作了一团。
  一阵烟雾升起后,他稍许平静了一点,继续说道:“今天一大早,警察就来我家了,但他们的目标不是我,而是我爸……”
  “黑叔?”
  面对这样的解答我根本无法理解。
  二杆继续说:“警察给我爸说梁老板昨天半夜被活生生打死在街上,地点就在我昨晚等你那个巷子口,由于他之前来我家闹过事,情况你也知道,所以有人怀疑可能是我爸干的……”
  听到这,我立刻反驳道:“不可能!黑叔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二杆又吸了一口烟:“我到不是担心我爸那,毕竟这和他没什么关系。”
  听二杆这样一说,我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立即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怕警察接下来找我们?”
  二杆郁闷地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然后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就他妈我们几个人在那,接下来我俩肯定是逃不开干系了……”
  说到这他突然想起什么:“诶,对了,昨天和你一起那个兄弟是谁?感觉他也是在外面混的吧?”
  我点了点头。
  “梁老板的死会不会和他有关系?!”
  二杆追问道。
  “不会。”我立即否定了二杆的猜想,因为就我所知,俊哥这种人虽然江湖气重,让他上阵打架可以,但取人性命这种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思考了片刻后,二杆继续问:“那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和一群带了家伙的人到那种地方?”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尴尬,但我想到事已至此,除了我做梦的事以外似乎没什么需要继续隐瞒的,便对二杆说:“昨晚那些人……原本是我喊去逮你的……”
  “噗!”
  听我这样一说,二杆的烟瞬间呛了出来。
  二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没想到你个怂包原来这么刚!说实话,昨天要不是看见你那爷们样,我都懒得管你!”
  这时我才想起来今天找二杆的本意,连忙向他道谢。
  二杆见我如此客气,本就一根筋的他瞬间笑得合不拢嘴,右手一下子搭到我肩膀上:“之前是我对你有偏见,从今天起,咱俩就是兄弟了,之前的事既往不咎……”
  我早就听小李子说过二杆是个爱恨分明的人,今天终于见识到了……
  二杆正说得起兴,他突然发现旁边某个人正用及其异样的眼光盯着我们。
  在离我们不到十米的距离,小李子呆萌地看着这让他无法理解的一幕,他手里篮子内的蔬菜撒了一地。
  一时间小李子朝着我们飞奔了过来,脸上写满了惊恐却又激动的表情:“你们俩和好了?!”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小李子拍了拍胸口,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问我们:“梁老板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二杆立马接上话:“兔崽子,消息还挺灵啊?”
  小李子面露尴尬:“哥,你回去听听,到处都在传梁老板是被大伯弄死的……”
  此时,二杆的表情再次凝固,他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使劲踩了一下:“昨天晚上钱书艺我俩和梁老板在一起……”
  小李子惊讶地叫起来:“果然!!你们真的和梁老板闹事?!”
  听到这话,我立即反问道:“果然?你难不成知道昨天我们和梁老板的事?”
  小李子点头:“嗯”
  二杆一听,紧张地揪住小李子的衣领:“谁?谁告诉你的?!”
  小李子被二杆这一举动吓了一跳,慌乱地答道:“原……原舞姐……她今早跟我说的……”
  二杆急了:“原舞?她为什么会知道昨晚我们发生的那些事?难不成是冷大傻告诉她的?”
  此时,我也觉得是冷大傻回家后和原舞说的,没什么不对劲,但听小李子这样一说,我的脑子里隐隐作响,似乎一个将要被遗忘的记忆碎片正在无限被放大。
  原舞……梁老板……打架……逃跑……
  冷原舞!我忘记了!她也曾经出现在我的噩梦里!我没记错的话,她是最后出现并带我逃跑的人!
  “糟糕!”我大叫一声,疯了似地朝原舞家里冲去,如果我的梦是真的,那也就证明昨晚我们逃跑那阵子冷原舞或许和梁老板在一起,那她会不会和梁老板的死有什么关联呢?!
  二杆见状,立刻追了上来,只剩小李子在后面一边捡地上的东西,一边叫等等。
  当我冲到冷原舞家里的时候,发现冷原舞正坐在她家客厅那残破的沙发上,冷大傻就坐在她旁边,这个场景相当奇怪,以往颓废的冷大傻今天看上去很正常,反倒是原舞的脸色不是太好看,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还伴有深深的黑眼圈,似乎昨天一整晚都没休息好。
  同样的,当冷原舞抬起头看见我和二杆这个不搭边的组合同时站在她面前,她一瞬间睁大了眼睛问道:“你俩……?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小李子已经呼呼地追赶了上来,靠在门边一边歇气一边抱怨:“你们跑这么快干嘛?等等我啊!”
  顾不上别的,我立即开口问道:“原舞……昨晚……昨晚你在哪?”
  “她在家里……”
  没等原舞开口,冷大傻抢过话茬回答道。
  “没问你!”二杆立刻冲了上去,双手扶住冷原舞的肩膀:“小舞,昨晚你在哪?”
  看到这个场景,我心里突然翻腾起一阵醋意。
  冷原舞一把推开二杆:“你干嘛?!”
  二杆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连声道歉。
  看到冷原舞似乎有些不想搭理二杆,我慢慢走上前问道:“原舞……为什么你知道昨天我们和梁老板在一起?是不是你也?……”
  “书艺,是我告诉她的……”
  冷大傻再次接过话。
  此时二杆抬起手,做出一副要扇他耳光的姿势,冷大傻吓得连忙往后缩。
  我刚想再次开问,冷原舞看着我大喊了起来:“还要说什么!?我爸不是都告诉你们了吗?!”
  言语间,我看见她的眼里除了即将溢出的泪水外,似乎还有一种畏惧,她畏惧的不是别的,正是她眼里的人。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