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梦境之匙 > 一百二十七章:噩梦再临

一百二十七章:噩梦再临


  热门推荐:
  眼见冷原舞如此失态,我不免有些意外,她平日里一向给人一股端庄沉稳的感觉,这种情况我还是头一次见,一时间,我呆在了原地,就像学校里被老师批评了一般,不知道该说什么。
  二杆本想说点什么,却也是欲言又止,生怕再次把冷原舞激怒。
  “额……”
  看出端倪的的小李子打破了这谜一般的僵局。
  小李子走到我们中间,推着二杆我俩往门边靠过去并故意说道:“好啦好啦,你们话怎么这么多!原舞姐这不已经都跟你们说了吗?听不懂吗?”
  在把尴尬的二人推出门后,小李子还不忘回头和冷原舞说:“原舞姐!别生气!他们俩估计昨晚被打傻了,等他们恢复正常了再来给你道歉!”
  说完,小李子拽着我们往来的地方回去。
  就在此时,二杆突然不动了,他的眼光看向我的后方,脸上露出一丝畏惧。
  我扭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老黑已经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他斜瞅瞅地看着二杆,似乎是在警告二杆不准欺负我。
  “黑……黑叔。”
  因为昨晚发生的事,做贼心虚的我就连喊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老黑突然笑了起来:“书艺儿,是不是贤赋这小子又欺负你?”
  听老黑这样问,小李子连忙插话:“大伯,贤赋哥和书艺哥现在是好兄弟了,我们正商量中午下馆子呢!”
  二杆反应过来立刻接上话:“啊……对对对,爸,我们……”
  “你给我回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老黑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二杆的话。
  二杆虽然喜欢胡来,但却从来不敢和老黑顶嘴,只得应声走过去。
  老黑拍了拍二杆的后背,对我和小李子说道:“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你们几个居然这么和谐,这样吧,书艺儿,中午别去了,我给贤赋说点事,下午我让贤赋请你们下最好的馆子!”
  听到这,我和小李子激动得快要跳起来,但看到老黑转身的背影加之早上发生的事情,我忍不住又喊了一声:“黑叔!”
  老黑转过身:“嗯?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开口问今早关于警察问话的事,却又觉得不妥,只得随意说道:“您别责怪贤赋……他这段时间对我们挺好……”
  听到这话,二杆转过头对我挤了一下眼睛,我也看着他笑了笑,而老黑的眼睛却始终盯着我,若有所思……
  看着老黑和二杆的背影消失在他家门口,小李子一把抓住我,激动地问道:“书艺哥!!昨晚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又梦见什么了?!”
  听见小李子的问题,我紧绷的心突然放开了,趁老爷子不在,我把他带回家,我将我之前的梦,昨晚的事,包括今天我想起来关于冷原舞的问题一股脑地全盘托出,想让小李子给我分析分析。
  原本我以为小李子听完我的故事后会表现得非常惊讶,没想到这家伙不但没有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反而还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口说道:“看来我猜对了!书艺哥!”
  他这个回答反倒是让我这个出题人一脸懵圈,我奇怪地问道:“你猜对什么了?”
  小李子就像一个提前知道考试答案的学生一样,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激动地说道:“梁老板的死!绝对不是偶然!”
  突然间,我倒吸一口凉气,示意他小声点,万一被别人听到就糟糕了。
  小李子继续说道:“书艺哥,还记不记得之前我们发现的……关于你的梦境规律?”
  想起之前小李子帮我总结过的梦境规律,我点了点头。
  小李子接着说道:“我们还是从开头来将这件事理顺……”
  “首先,书艺哥你梦见你自己在一群人的砍杀声中看见我哥躺在地上盯着你,然后原舞姐出现拉着你跑。”
  “然后你在现实里,你已经知道未来将会发生危险,所以你第一时间逃离了现场,这等于已经改变了事情本应发展的方向。”
  “本来应该发生的斗殴事件会让很多人流血受伤,甚至死亡,但因为你从梦里预知到了,你没有让它发生,那现实里就会发现与之对应的坏事,而梁老板的死,正是这件所谓的坏事,也就是我之前看过那本科幻小说里说的:被改变的时间一定会发生相对应的事件来修复自身……”
  听完小李子的话,我彻底僵住了,因为我还是压根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只是略微懂了一点:只要我改变了梦中预知到本该发生的事情,那现实里一定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见我一知半解,小李子只得无奈地摊了摊手,眼见时间不早了,他跟我做了道别后便回了家,毕竟这家伙是出来买菜的,我俩约定了下午等二杆出来再聊关于梁老板的事。
  等小李子走了后,突然间倦意来袭,昨晚睡的本来就晚,加上这一早上都在说事,我躺倒在床上打算歇一会,结果没几秒钟便沉沉睡去。
  “滋滋滋……滋滋滋……”
  黑暗中,我的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那就像是某种东西被拖动的时候与地面发出的摩擦声。
  “滋滋滋……”
  声音越来越近,我这才发现,原来是我自己在往前走。
  我此时身处一间大工厂的废弃厂房内,那声音就是从我眼前的机器另一头传出来的。
  似乎有人在那一边拖动着一个沉重的物体。
  我一只手扶着冰冷的金属,迈着沉重的步子朝前面走去。
  突然间!一双惨白的脚露了出来。
  “嗡!”
  我被吓得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发出挥之不去的耳鸣。
  那是一双躺在地上的没有穿鞋的脚,还没等我看清,它又移动了一下位置,我不得不再挪动身子,以便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傻了眼。
  那双惨白的脚……不,应该说躺在地上那个人,满脸是已经凝固了的血块,貌似是梁老板的小弟,我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在老黑家门口,一次是在夜市,所以对这家伙的长相我记得特别清楚。
  而当我抬起头,看见了拖动他的人,居然是一脸慌张的二杆!chaptererror();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