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跃星之禁 > 三年前 -- 跃星启示2

三年前 -- 跃星启示2


  林德全立于广场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着一些晨跑的中年人,还有着打太极的老年人,当然也少不了像小偕偕年纪的小家伙,嬉闹着。但林德全只是冷眼望着这朝气蓬勃的氛围,并没有理出丝毫头绪,轻轻的叹了口气,便举起步伐离开了这伤心之地。
  辰时,帝华酒店。
  林德全徒步走了约15分钟,终于回到了酒店楼下,仰头望去,一栋约二十层高的酒店便映入了眼帘,旋即收回了视线,走进了电梯里,按下了13的楼层。
  ......
  过了好半会,随着叮的一声响起,电梯门便打开了,而后林德全行出电梯,朝着自己所订的房间行去,房间门号牌的数字为1304,正当前者从怀中拿出房卡,准备开门时,房间门却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女服务员,服务员上身穿着女款修身白色衬衫,下身则是黑色的包臀裙,这样极简的搭配,反而显的女子的身形玲珑有致,犹如熟透了的芒果那般,可惜相貌平平,妆容也略有些妖艳。
  女子疑惑的看了看门外的林德全,然后便是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道:“先生,你找谁?”
  林德全看了看面前女子的举止,也没在意,就简单的说了句:“我是这的房客。”语罢,便拿了那张房卡,挥了挥,对着女服务员示意了一下。
  女服务员看着林德全手中的VIP卡,也是赶忙放下了那只捏住鼻子的手,歉意道:“先生不好意思,这个房间您的朋友已经帮你退了。”
  “朋友?”林德全疑惑道。
  “是的,而且他们还嘱托我,让我把这东西给您。”说完,女子纤细的手,便伸向了那玉峰挺拔的胸部,从中拿出了一张折好的纸条。
  林德全先是一愣,身为正常男性的他也是颇感怪异,但是!认为自控力还是不错的他,则微微侧过了头。
  女服务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张开了双臂道:“不好意思,先生,我这身工作服并没有口袋。”
  从女服务员手中接过纸条,林德全也没着急打开看,只是盯着女子道:“那我的行李呢?”
  女服务员才回过神来,“是...是的,我马上给您送过来!”
  ......
  林德全也没再说什么,便越过了女子走进了1304房间。望着那整洁的房间,在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布满了灰尘,碳灰,裤脚上还有着一些黄泥土,最为滑稽的是!油油的头发上,还有着一片枯萎的榕树叶子!林德全对着落地镜仅仅瞅了一眼,便立马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丢入了一旁的垃圾桶!没错,是直接丢进了垃圾桶中。
  旋即转身,便走进了浴室中,随着花洒的喷射出暖暖的水流,前者那疲惫的身子才恢复了一些,尽力让自己不去多想,但是一闭上眼睛,那副稚嫩的面孔便出现在了脑海里!
  “先生你的行李,我拿过来了。”女服务员左手拎着一个挎包,右手拉着一银色的行李箱。便停在房间里,四周环视着,但并没有见到林德全人影。
  ......
  就在此时,浴室门打开了,林德全下身裹着浴巾,上身赤裸着便走了出来。
  霎时间,便出现了一幕大眼瞪小眼的场景,前者当然是无所谓道:“好的,你把行李放那就行了。”
  而后者顿时一抹红晕涌上脸颊,一双手赶忙掩在面上,但还是透过指缝偷偷打量着这个健壮的男人!
  ......
  这世界哪有不偷腥的猫,此时便很好概括这名女子了。
  林德全并没有多想,他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女子出去。女子见状也是愣了愣,旋即赶忙退出了1304号房间,并且还顺便带上了房门。
  望着那离去的曼妙身影,林德全也是摇了摇头轻笑,天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呢?
  这位健壮的男人,拉上窗帘,旋即半靠在沙发上,打开了那张纸条,纸条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林德全一愣,旋即眸子里迸发出一抹淡淡的色泽,而那张空白的纸条便诡异的浮现了几行字。
  “我和小刘先走了,这上面有我的电话,而且我知道...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想清楚便打电话给我!”纸条上的末尾,还有一个署名,一个简单的赵字。
  林德全看着那几行娟秀的字体,手中的纸条,竟都捏出了皱褶!“知道我想知道的事?呵呵。”林德全手中的纸条便凭空燃烧了起来,毫无征兆,看起来这张纸条,应该也是施了些手脚的。前者也没去在意,只是漫不经心的打开了电视。
  ......
  “随着我国今年的中秋和国庆即将到来,大多数人,都定起了飞往外国的机票,准备来一次新鲜的异国赏月!”
  ......
  “美国nasa时隔40年时间再一次宣布,登月计划,这正好在我国中秋节前夕,导致了不少的天文学家,和科学研究者,以及一些天文爱好者的慕名而至。”
  ......
  “美国的1972年的登月行动,其实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局,接下来的节目为您解析登月骗局。”
  ......
  随着林德全每切一次电视台,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关于月球的节目,或者新闻。仿佛这些电视台是什么东西有热度,就往其蹭上去,以博取观众的眼球,这种做法林德全却不怎么赞同,因为这样以讹传讹,观众就永远被蒙在鼓里了。
  “唉,有些真相还是要隐藏起来的,或许这也是变相保护群众吧!”换个角度来说,林德全也不再多想了。只见其从挎包拿出了手机,在手机的通讯录里翻动着,直到停留在一个署名何兄的号码上,有些犹豫的拨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里传来一阵生硬的女声,便嘟了过去。
  “怎么还关机了!?也不知道何乐笙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林德全一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眼睛眯成一条缝,仰头长叹道。
  思绪间,那张纸条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如果想清楚了就打电话给我。电话:13*********”
  林德全忽然坐起身子来,拿起那刚摔在一旁的手机,便凭着记忆拨打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又是那一道生硬冷漠的女声。
  “靠!”林德全宛如被耍了一般,恼怒的骂了声,便又躺了下去。
  ......
  好半会,大约十来分钟。
  被林德全紧握在手中的电话,震动着,且响起了悦耳的铃声。前者闻声,疑惑的看了看号码,这正是刚刚拨打‘提示空号’的号码!
  林德全赶忙接听,电话那头便传出一阵阴翳苍老的声音:“小林呐?想清楚了?”
  “赵老头,废话少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男子冲着电话喊道。
  “诶,怎么才数小时不见,你就骂起了人啊?呵呵。”赵老头嬉笑道,只是那笑声非常令人不舒服。
  林德全也是没有办法道:“说正事,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旋即又传出赵老头的声音:“小林啊,你真是个急性子,好歹我们也合作过一晚上不是吗?”林德全闻言,也没有开口说话。
  赵老见林德全沉默了,也不再卖关子,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但我告诉你也好,不告诉你也罢,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林德全的耐性终于被消磨殆尽,咬着牙嘶声道:“你...TMD在哪里!”
  电话那边的赵老头眉头也是一簇,“呵,想知道真相,你就赶紧订机票飞往美国肯尼迪吧!哈哈哈哈!”。
  随着赵老头话落,电话里也传出了嘟嘟的声响,林德全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狠狠的抓住手机便往地上一砸!
  “砰”只见手机应声散了开来,七零八落的零件往四处飞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