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明朝小公爷 > 第六百三十章 细雨飘洒罡风起,裂石断树若刀锋 拾叁

第六百三十章 细雨飘洒罡风起,裂石断树若刀锋 拾叁

“少爷,驮马都已经备齐了!”
  
  小周管家适时的冒了出来,轻声对着小公爷道。
  
  想到了黔桂古道,小公爷便不住的唉声叹气。
  
  秦代时修造连接于湘、桂、粤三地,号称是“楚粤通衢、富川驿道”的这条古道还好些。
  
  至少可以通行马车,即便是颠簸一点亦可接受。
  
  然而连接于黔桂之间的黔桂古道,这就比较蛋疼了。
  
  虽然宽度也有一米多,但几乎全都是羊肠小道。
  
  别说马车通行不了,便是日常行走都极为困难。
  
  于是这回马车是完全不能用的了,只能是驮马出行。
  
  好在路途算下来比粤北过去近一些,沿途亦有兵站、驿站可以休息换乘。
  
  “开拔罢!”
  
  都准备停当了,小公爷也不废话。
  
  直接拉上了队伍就走,最前排由吴鉴派来的三百精骑开道。
  
  中间则是安、田两家土司率领的土兵,小公爷在最中端的位置。
  
  在他身后则是陈、杨两家土司,最后则是由两哨人马断后。
  
  队伍隆隆行进中,桂北布政使司治所桂林府的土官、周边土司们却好奇的发现。
  
  最近到桂北来的商贾、货殖会似乎带的护卫、车队多了点儿,而且瞧着好像都是好手。
  
  只是这些个货殖会据说都根底深厚,哪怕是布政使、指挥使也不敢招惹他们。
  
  再说了,他们来此行商自己等人也占好处啊。
  
  管人家那么多做什么。
  
  “我说孙大人啊,我家将军啥时候能到啊?!”
  
  肥头大耳、身材壮硕的户必裂如果非要装成伙计,别说他自己不信。
  
  便是周遭也没人敢信啊!
  
  这货那就差脸上刻着“爷爷狠犊子”五个大字儿了,怎么能装伙计?!
  
  装富家翁就更不像了,这货一身横肉、满脸戾气。
  
  手上厚厚的老茧,膘肥体壮杀性十足。
  
  他去装个山贼土匪座山雕还差不多,不带化妆、本色出演。
  
  没奈何之下,调查局桂西司提司孙河只能是让他假扮成带队护卫头领。
  
  然后身份是京师流窜过来的镖师,再补足一个身份就是九边犯事儿的逃卒。
  
  “已经在路上了,算算日子应该启程了。”
  
  这是在桂西布政使司治所县城外,山涧内的一处庄子。
  
  原本这处庄子隶属的是一家坐地豪强,只是这家豪强很快的被查出侵占官田。
  
  然后嘛……
  
  “哞”远处的耕牛在田里翻土,还有一群群的滇马正在悠闲的吃草。
  
  庄子里炊烟袅袅升起,潺潺流水从老石桥下缓缓淌过。
  
  只是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庄子里行走的、出出入入的全是汉子。
  
  而且这些个汉子中一部分瞅着,完全就跟一般的农家子不一样。
  
  这些汉子们步履行走间有意无意的形成队形,双目炯炯有神。
  
  身上的健子肉隆起虬紧,呼吸延绵悠长。
  
  便是手上握着锄头耙子、扁担筐子的时,亦有着握住兵刃之感。
  
  “成天在这儿,某都要呆到发霉去了!”
  
  户必裂不满的嘟囔着:“某到桂西来,是建功立业来的啊!”
  
  相较起户必裂,孙河看着就正常多了。
  
  相貌普通、身形普通,这个人是你看着好像见过。
  
  然而转过身你瞬间,就会不由自主的忘了他长什么样的。
  
  他不是长的没有特点,而是给人感觉特点略多。
  
  好像和大多数人的特点都相似,于是普通人几乎对他会脸盲。
  
  “放心罢!桂西的土官们可比黔州的难收拾多了,迄今都不少闹事儿的。”
  
  孙河与户必裂并肩坐在了草甸子上,叹气道:“某到桂西,亦得小心翼翼的。”
  
  “那些个土官们手上的狼兵,可不是吃素的!能打的很!”
  
  户必裂嘿嘿一笑,双目中迸射出丝丝的寒光:“爷爷打的就是能打的!”
  
  孙河对这点倒是不怀疑的,能到九边上跟鞑靼过手的汉子能是草包?!
  
  虽然他不是军伍出身,可眼光却丝毫不差。
  
  那万余乔装改扮随着货殖会前来的国防军,行走坐卧间军纪肃然。
  
  别说是这桂西了,便是在九边也未曾见过如此精锐。
  
  “对了!老孙,某的第二批辎重什么时候送抵?!”
  
  户必裂对于孙河其实也是钦佩的,万余人居然真的被调查局神不知、鬼不觉的送来了。
  
  拆分了一大堆的小队,分别挂到了货殖会下属的各家商队里。
  
  大的队伍里塞进去千余人,小的队伍里也塞了百来人。
  
  陆陆续续的进出之下,居然真将人一步步的带了过来。
  
  且连带着第一批的军械也送抵,这其中包括了一个基数的枪炮弹药。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还有火炮!”
  
  孙河笑了笑,站起来拍了拍身后的草屑:“某亦指着你们荡平这桂西宵小啊!”
  
  “所以,且放心!此时某会亲自盯着!”
  
  户必裂眯着眼睛,嘿嘿的笑着没有搭话。
  
  若只是荡平桂西宵小,何须如此多的大军出动?!
  
  这些事儿户必裂自然是不会跟孙河说的,所以只能是嘿嘿一笑。
  
  “最近那些土官们有没有什么动向?!”
  
  户必裂比较担心的,是自己等人的暴露:“某家等人不会暴露罢?!”
  
  “若是坏了我家将军的大计,可就麻烦了!”
  
  孙河摇了摇头,望着庄子轻声道:“放心!我的人都在盯着。”
  
  “他们……没这脑子。”
  
  便是这个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户必裂、孙河听得这个声音不由得飞快转身,恭敬无比的对着这人行礼。
  
  “见过伏羌伯!”
  
  来人,便是伏羌伯毛锐。
  
  毛锐嘿嘿的笑着,嗯了一声回了一礼。
  
  随即摆手让他们俩跟上,而毛锐自己则是背着手缓步走在这乡间庄寨里。
  
  每日的岗哨都是由他亲自布置的,这处看似普通的庄子四周围布下的明暗哨不下三十人。
  
  整个庄子里住着五千余国防军军卒,周边的几个庄子多则千余人、少则二三百人。
  
  若是从前,毛锐想都不敢想一支高达万余人的军伍竟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潜伏下来。
  
  然而现在却能做到了,这让毛锐觉着不可思议。
  
  这,同时也让他想到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