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永序之鳞 > 第660章 豹男的悲剧

第660章 豹男的悲剧

    “狭窄、单一入口、易守难攻,”伪装成壮汉模样的那鲁,认真地对软槭城市长说道。
  
      “狭窄、单一入口、易守难攻……”
  
      重复了一遍新的安全顾问的要求,市长拍了下额头,指向窗外的一处建筑,“纸塔,那里的环境符合你的要求。”
  
      “很好,我们走。”
  
      费扎克家族的兽人们已经全副武装起来,提着那鲁从船上带来的“新式武器”样品,带着被市长雇佣的那群雇佣兵,簇拥着软槭城的市长快速转移到新的居所。
  
      所谓的“纸塔”,其实就是是市长官邸之中的一座藏书楼。它的外形和普通的瞭望塔相似,完全由青石混合糯米汁筑成,只有一圈环绕塔身的楼梯,将每层塔楼每一层连接起来。
  
      这座塔楼的作用,是为了存放有关软槭城历史的书籍和历届市长所发布行政命令的卷宗。不过鉴于现在这位市长的体型,他其实很少来纸塔,多数时候都只是在官邸其它地方办公。
  
      纸塔一共分为七层,每一层的面积都差不多。在雇佣兵团长的搀扶下,市长用了好一会儿才爬到了顶楼。而此时兽人和那鲁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他们正在为布置安保工作。
  
      “在这层留下一队人,”那鲁对那位爬上来佣兵团长说道,“剩下的人手,你可以把他们平均分配到各层,或者直接把所有人都集中在纸塔底层的前厅,记得让他们穿护甲。”
  
      凝视了一眼黑洞洞的楼梯口,佣兵团长眯起了眼睛。“看起来挺棘手的,”不过常年战斗带来的经验,让他判断出那鲁说得确实有道理,“戟兵队,在底层列防御阵型,枪尖压低。弩手跟上,流出四五步间隔。一有动静就放箭。所有人,把剑都拔出来,不要离手。”
  
      就在所有人为了市长的安危,谨慎而有序地不知安保措施的时候,有个东西突然爬上了市长官邸的城垛。眼睛血红,四脚着地,暗如夜幕。化作黑豹模样之后,豹男行动起来如高山流水般顺滑流畅,一步步顺着城垛走下楼梯、进入庭院,最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过了一会儿,在纸塔之中的众人就听到他们转移之前所在的地方、市长本来的居所处,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剐蹭声。噼噼啪啪、滋滋啦啦,很轻很浅,但是的确存在。除了那鲁和那几个费扎克兽人之外,所有人都感到恐惧的潮水正在上涨,已经快要没过自己的心脏。
  
      倘若将他们此时的意识做个比喻,那么唯有“受到惊吓的猴子”最为恰当——想赶紧找到棵大树往上爬,嘶声尖叫,乱扔大便和烂果子。跟随市长前来的几名女眷,还有他们家的仆人,现在甚至已经用手把嘴捂住,生怕自己因为紧张而大喊出声。
  
      “害怕就叫出声,没关系,”看向一个脸色发白的小女孩,那是市长的独生女,食人魔壮汉咧开嘴笑了一下,然后点燃了墙壁上的壁灯,“反正那个怪物就在那里,我们再怎么躲避,他一会儿也肯定会找到这里。他敢过来,我们就把他打死。”
  
      不知道是那鲁的笑容太过骇人,还是真的压抑不住,小女孩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那鲁和几名兽人则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倒是成功地把恐惧的气氛冲淡了。
  
      由于听从了那鲁的建议,佣兵团长仅仅留了一两个人待在顶楼,他本人带着几个好手负责把守各层的楼梯口,剩余的全部雇佣兵都集中在底层的大厅。
  
      按照之前说的那样,在底层的佣兵们已经摆好了阵型,如果实在是敌不过将要前来的怪物,那么他们就会依照队列有序地撤向上一层。每一层都会有人负责接应。
  
      戟兵们把队形排得很紧,对着纸塔的大门,活像个钢针倒竖的刺猬。弓弩手们藏在他们身后,为了防止误射队友,他们现在把箭头都冲着地面。
  
      突然,一阵咆哮和抓挠大门的声音蓦地响起,豹男已经找到了市长的藏身之地。这位不久前才被复活的远古劫将,将自己的一腔怒气全部发泄在了那扇铁杉木箍铁大门上。伴随着“砰砰砰”连续不断的响声,纸塔的大门就像是被破城锤凿击了似的,迅速破开一个大洞。
  
      看到门外阴影闪动,弩手们立刻瞄准那个洞口扣下了扳机,弩弦接连波响,箭矢“嗖嗖嗖”地飞了出去。门外的响动戛然而止。就当有人以为那个怪物已经伏诛的时候,门外突然又响起一声怒吼,就好像是在嘲笑那些佣兵们刚刚做的无用之功。
  
      而更糟糕的是,这声怒吼仿佛仿佛具有摄人心魄的作用,那些弩手们受到了一些影响。有几个人手里发抖,不小心把弩箭射到了挡在他们身前的戟兵之中。“该死,你们这是干什么,”受伤的佣兵大声地喝骂着,只是却没有察觉纸塔的大门已经豁然洞开。
  
      有个东西突然从枪林上空飞过,黑如夜色之粹,快似猝死之疾。守卫们只来得及想到“好快!”,豹男已经落到人群之中,佣兵们连声惊叫,四散奔逃,彼此碍手碍脚。怪物咆哮嘶吼,尖牙利爪快得肉眼难辨。有些人觉得自己砍中了黑影,但随即就被甩出十几尺远。
  
      凡是能够活下来的佣兵,没有受伤或者受了轻伤的,开始向上一层拼命逃窜;受了重伤,但是不至于立时没气的,则背靠立柱或墙壁端着武器,等待被怪物破肚开膛。短短几秒钟过去,满编的戟兵队就死了六七个人,伤者的人数还要更多。
  
      他们甚至没有能够拖慢豹男的速度,更遑论将其杀伤,亦或是阻挡。
  
      “太快了,那个怪物速度太快了,”在几个手下的保护下,佣兵团长退到了顶层,然后他立刻把这层的大门用墙边的硬木书柜完全堵住,“快点找点东西,把那个该死的窗户堵严实了,万一那个怪物会爬墙,从那个窗户钻进来,咱们就都死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肤色太深的缘故,结果竟然一语成谶,当他们准备再找点重物堵住窗口的时候,一道影子就突然出现在了窗外。“怪物在那里,所有人都小心!”
  
      “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鲁按下了手中的按钮,通过电磁感应激发的开关瞬间就被触发,他们从船上带来的“新式武器”样品骤然发威。霰弹从窗口喷射出去,把想要跃入房间的豹男打成了一个满脸花。那个怪物死死地扣住墙壁,用肌肉的力量抵消了炮弹的冲击力。
  
      可是还没等其钻进来,随着“啪嗒”一声轻响,被那鲁摆放好位置的小炮再度被激发,霰弹再次发射,弹丸们则毫无疑问地再次打中了豹男的脑袋。“如果有什么一炮解决不了的,那么就来上两次,”说完这句话,那鲁也把尖刺拳套戴到了自己手上。
  
      “吼!”
  
      发出一声几乎把这层所有人差点直接震趴下的吼声,食人魔壮汉猛地恢复了自己的体型,然后他就开始向那扇窗户冲了过去,直接把纸塔顶层变成了露台。这一次,那鲁直接捏住了重新杀回来豹男的脖子,按着这个劫将笔直地落向了地面。
  
      “砰!”
  
      豹男惨遭硬着陆,而那鲁则踩着他的身体,因此算是软着陆。“如果两炮都解决不了,那么就赏他一拳、两拳、三拳……”一边计数,那鲁的拳头就如同打桩机似地,一下下敲在豹男的脸上,生生把这个劫将的脑袋涂满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