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我本来不想修仙的 > 第八十三章 处置蝠王

第八十三章 处置蝠王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要他给我师妹偿命,莫非你觉得这个理由还不够?”赤焰道。
  “熊王前辈,他在血口喷人,前些天我跟那个花痴的确是打了一架,但我根本不是对手,所以才让出地盘回到了这里,谁知我前脚刚到,他们后脚就追了过来,还如此诬陷于我,您老人家可要为我做主啊!”蝠王躲在远处大声地说到,语气悲愤至极。
  “你虽没有亲手杀了我师妹,她却因为和你战斗而导致走火入魔,这笔账不找你算,我们找谁去算?”赤焰朝他怒吼到。
  “不可能!当日战斗结束之后,她分明神志清楚,丝毫异样都没有,走火入魔一定另有原因!”蝠王大声辩解了几句,忽然想起什么,连忙又道:“对了,她一定是因为叶知秋的缘故,叶知秋是死在那里的,她一定是触景生情,这才导致心魔失控的。”
  “你怎么知道叶知秋死在了那里?莫非她的死和你有关?”一旁的白眉忽然问到,眼神极其冰冷。
  “这……这可和我无关啊,是花曼语自己说的。”蝠王开始信口雌黄。
  当日没有外人在场,他出卖殷无双也就罢了,现在这么多人在场,他要是再将祸水东引,必将和鹰族结下死仇,到时候就算过了眼前这一关,也将再无容身之地。既然他们说花曼语已死,那就干脆推到她头上好了,反正也是死无对证。
  “我师妹若不是和你战斗在先,就算见到叶知秋的魂魄,也断然不会走火入魔,你还是难逃其咎!”赤焰知道此事的确不能全怪蝠王,但此时他是唯一可以泄愤的对象,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他。
  “赤焰道友,此事的来龙去脉我等已经大致听明白了,这鬼蝠被人打上门去,抗争一二也是在情在理。你师妹走火入魔一来是功法的关系,二来可能是见到叶知秋的魂魄导致悲伤过甚,若要全部算到他的头上,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刚才你一剑杀了他众多晚辈,也算做了惩戒,不如就此作罢可好?”熊王身旁的一位矮小老头温言劝到,此人是鼠族妖王通天。
  “哼!叶知秋当年身死之时,我师妹悲痛欲绝,却也没有走火入魔,如今已经过了五十年,若不是这善于鼓唇弄舌的蝙蝠作怪,她怎么可能心神失守?你们若要袒护他到底,莫怪我们翻脸!”赤焰毫不退让地说到。
  “翻脸就翻脸,当我们怕你不成?”熊王身后的几位妖王叫嚣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意思。
  “诸位道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通天连忙拦住众人,又对赤焰四人道:“就算你们说的在理,可花曼语终究不是蝠王亲手所杀,这怎么说也罪不至死,不如你们开出条件,让他做出补偿如何?”
  “补偿?我师妹的命岂是外物可以弥补?”赤焰愤然说到:“今天我可以给你们一个面子,只要他正面接我一剑,不管结果如何,此事就此作罢,敢不敢答应?”
  蝠王一听这话,生怕熊王鼠王他们答应下来,连忙叫到:“我才刚刚晋级不久,若要正面接你一剑,还不如伸着脖子让你砍来的痛快呢!”
  “那你就把脖子伸过来,我给你个痛快!”赤焰拿剑指着他叫到。
  “赤焰道友,以你的修为,他的确不可能正面接你一剑,不如由小老儿出手,废他当前境界,就当是给玄清宗赔罪了,你看可好?”鼠王通天斟酌了一会儿才说到。
  赤焰正要一口回绝,白眉忽然站出来,道:“就依通天道友所说的好了!”
  赤焰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自己等人今日出手的理由的确不够充分,现在既然白眉应承了下来,也只能作罢。
  蝠王听到这话,却是悲愤欲绝,他好不容易才修到妖王的境界,却顷刻要被打回原形,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于是开口道:“通天前辈……”
  通天不等他出口哀求,就冷冷说到:“你若觉得老夫的提议不能接受,那就只当我没说好了,接下来你自己解决吧。”
  “不不不,晚辈能接受,能接受!”蝠王知道,若是这几位妖王撒手不管,他今天断没有逃脱的可能,也只能认命了,乖乖飞到了通天身前。
  通天倒也干脆利落,抬手一掌就打在了他的腹部,蝠王一口血喷出,整个人顿时萎靡了下去。
  赤焰几个放出神念随意探查了一下,见他果然跌到了大妖境界,也便不再纠缠,说了声“告辞”,便御剑而去。
  回去的路上,他们联络了一下龙渊,将这里的事情说了一下,龙渊对这个结果也只能勉强接受。
  此时玄清宗的人已经找到了平安城里骆天远他们居住过的院子,但是已经晚了一步,那里早已是人去楼空。
  想起乾宁曾经说过,花曼语当初找到他们时,身边另有一个中年人,赤焰等人判断,那人应该是啸天,于是决定如法炮制,再去使唤他一次。
  啸天被带到了那座院子里,仔细查探了一番过后,斩钉截铁道:“那对父女最后停留的地方就在此处,而且气息是凭空消失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被收入空间法宝之中了。”
  此话一出,赤焰等人就只能徒叹奈何了,他们都知道花曼语有一个神秘的藏身之地,以前每次偷跑出去玩或者闯祸之后,也都是这样凭空消失的,现在看来,她是连这个庇护所也一起传给了骆山,再想找估计只能等他自己现身了。
  就在玄清宗刚处理完花婆婆的丧事之后不久,药神谷那边却是传来了喜讯,苏木和杜若的女儿出生了,取名苏若。
  而且药神他老人家也终于回归,于是便干脆将苏若的满月酒和苏杜两人的婚礼放在了同一天,可谓是双喜临门。
  李纯罡拿着药神谷的喜帖,心中五味杂陈,当初不惜代价地把骆山从苏木手里抢了回来,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工夫,就闹出这么多事情,早知如此,还费那个劲干嘛?
  可不管怎样,骆山现在毕竟是玄清宗的弟子,也是药神谷名义上的女婿。如今出了事情,好歹也要过去给个说法,至于对方知道真相之后要怎么做,那只能随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