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笔御人间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没人信的蛤蟆

第五百七十七章 没人信的蛤蟆


  万寿观,霞光照去的树荫微微摇晃,小人儿垫着脚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边八条肌肉虬结的大汉,其中陆喜朝这边使劲勾了勾臂膀,肌肉鼓涨勾勒出明显的线条。
  看得清风小嘴微微张开,难以合上。
  “清风?”
  听到陆良生的声音再次传来,急忙转过脸,站的笔直:“是,师尊......”想起刚才师尊问的话,小脸上顿时露出苦色。
  “师尊,其实清风原本还在五色庄,按照师尊的吩咐,修缮阁楼、阵法,可是前日西北群山里,忽然响起几声狼嚎,整个西北的妖怪都钻出来了,见过的,没见过的,满山到处跑,五色庄然后就被几个大妖怪给发现看上了。”
  说到这里,清风拍响胸脯,颇为得意的昂起下巴:“幸好我机灵,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来跟师尊汇报,到时候再打回去,把他们赶走就是了。”
  啪。
  一卷书本敲在小人儿头顶,陆良生脸上带着笑,收回书卷:“逃走就逃走,还被你说的如此清醒脱俗,你这性子要是分一半给明月,他就不会那般死板了。”
  对面,清风捂着额头眨了眨眼睛,见机将话转开。
  “师尊,明月是谁?”
  “我另一个小童子,往后你们会有机会见面的,别转开话头。”陆良生哪里不知晓他什么意思,作势欲打,小人儿连忙抱头跳开,见书本没敲下来,偷瞄了一眼,师尊笑呵呵坐在那里,心里不由舒了一口气。
  ‘除了修为比不了,这个师尊,比原来的师尊要温和好多啊。’
  念头也只短暂转了一转,便细思起无疆山中发生的一幕,昂着下巴看着彤红的天云,‘唔’了半响。
  “.....那三个妖怪,好像一个是头虎精,一头鹿、还有头羊。”
  “我说的不是他们,而是西北群山里,妖物怎么都突然冒了出来。”
  陆良生考虑的是西北群山当中也有好几座城池,里面都是自家百姓,倘若各类妖物聚集,就算不是针对人,那漫天妖气对附近生灵都会有影响。
  那边,清风摇摇头。
  “我也不知晓,就是一夜之间全部都跑了出来,没有一万也有上千,声势有些吓人。”
  听到这里,陆良生微微皱眉,“狼声?”下意识的偏过目光,望去阁楼,放在书架当中的山海无垠。
  “是那头白狼妖。”
  这时蛤蟆道人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抱着红公鸡小碗,拿着勺子舀起一勺冰镇奶酪送进嘴里,踩着脚蹼吧嗒吧嗒走了过来。
  “公孙獠前两日就走了,那狼声是他嚎的,也只有西北妖王才能号召西北群妖......那方算上开智的小妖,足有三千六百多只,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草里爬的,为师了如指掌。”
  陆良生垂下书卷,手肘压着膝盖微微俯身,看着端碗过来的蛤蟆道人:“师父为何这般清楚?”
  感受嘴里酸酸甜甜的凉味,蛤蟆哼哼了两声,跳到徒弟手上,站去肩头坐下,沐着夕阳,惬意的眯起蟾眼。
  “良生啊,你要知晓,遥想当年为师那可是直逼妖王的存在,西北一隅,哪个山头有什么好吃的妖.....呸,有什么妖,为师怎能不清楚?只是如今越来越懒散了,不想过问罢了,否则紫星的名号一跺脚,西北群妖都要抖上一抖。”
  清风小声看去对面的陆良生:“师尊,我在西北之地没听过。”
  “哼!”
  蛤蟆道人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抱着那碗冰镇奶酪,使劲大吃一口,也不跟个小毛头计较,悬着两条小短腿,悠哉的咀嚼,说了句:“你知道个甚。”就不再理他。
  大抵弄清楚了清风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缘故,对于五色庄被三个妖物占据,陆良生倒不用着急,那里有陆元留下的法阵看护,也进不了阁楼里面,至于那个公孙獠怎么突然回了西北,一改往日享乐的作风,倒是让人疑心。
  目光不由偏去肩头的蛤蟆:“师父,他是你好友,你可知道召集群妖要做什么?”
  “不知道,为师又没吃过他。”
  舀去的勺子陡然一松,蛤蟆道人猛地一拍徒弟耳朵,“那头傻狼走的时候,劝说为师一番,又说了一大堆啰里啰嗦的话,当时为师还有正事要做,没听进去。”
  这话惹得一旁清风哈哈大笑起来。
  “说这话等于没说,哈哈......”
  然后就被陆良生瞪来一眼,连忙闭上嘴不敢发出声音来,书生握着书卷轻轻拍打掌心,看着从城头照来的最后一缕霞光,摇动的书卷啪的一声,重重砸在手心里,站起身来。
  “明日一早,我们就赶去西北。”
  大隋西北之地,红怜还未去过,陆盼八人也为见过西北苍凉,高兴的连夜收拾起行礼,就连吃晚饭,都比平时快了许多,大圆桌前,清风端着碗,筷子还没拿稳,八双筷子带着残影唰唰的往下落,顷刻间,只剩下空荡荡的盘子在桌上动荡。
  “用不用这么快啊.....我可是小孩子,你们给我留一点啊!”
  八人不理他,吃完飞快跑去了楼上,小人儿只得端了盘里剩下的残羹油汤倒进饭里,赶紧刨动,不时抬起头听着上面脚步声踩着木板来来去去。
  三楼房间,灯火明亮,蛤蟆道人靠在灯柱下,翘着腿,老神在在的看着手里展开的食谱,那边红怜、栖幽忙着收拾里,偏头看去伏案书写的书生。
  “真要去西北啊?那头老狼翻不起什么浪花来,真要做了坏事,为师亲自收拾了他。”
  “防患于未然。”
  陆良生轻声回了句,铺开纸张,拿过狼毫沾了沾墨汁,给皇帝写了一封自己去往西北的信。
  内容大抵是:臣夜感西北妖气熏天,定有不详之事,那边还有我大隋百姓安居乐业,看顾一二,方才能放心,臣此去数百里之遥,不过转瞬即至,陛下若有急事相召,可将信放于西北窗前点燃烧尽。
  寥寥十多言写完,搁下毛笔,将信函折成纸鹤,朝上面吹了一口气,放去窗台,下一刻,那纸鹤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扇了扇纸做的翅膀,拖着一缕星星点点的法光飞出了窗棂,没去夜色当中。
  “师父,你法力恢复了?”陆良生伸指引来铜盆清水清洗了笔头的墨汁,甩了甩包去锦布,放去袖子里,这才看去灯柱下翻看食谱的蛤蟆。
  后者只剩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想着徒弟会如何惊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笑起来。
  片刻,根本没有声音询问,蛤蟆道人坐直,视野前方,陆良生正收拾书本放去书架里,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刚才他‘嗯’的那声。
  “为师已经恢复妖丹,你真不信啊?”
  陆良生转过脸来,只是笑笑,便被红怜拉走,去了外面,房门呯的一声关上,气得蛤蟆绷紧了两条小短腿,原地使劲踩踏。
  “老夫说的是真的!!!”
  一旁的栖幽偏过脸来,朝他吐了吐舌尖,显然不感兴趣。
  夜色渐渐过去,远方的东面,云层泛起金光,刺破云隙洒下来,推着黑色边沿过去的城西郊外官道上,一行人夹杂一头老驴热闹的说笑。
  铜铃声轻响,远去这片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