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 第0017章 这满地草色,不及我头顶一分

第0017章 这满地草色,不及我头顶一分


  没有什么困难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顿。
  在崇高的烧烤事业前,竹泉宗的危机只是小场面。
  陆涯心想,是时候把伟大的烧烤事业带向仙界了。
  建立一条龙服务的烧烤产业,是解决当前困境的最佳方案。
  原因有三。
  第一,这里的浮空山幅员辽阔,地势平坦,灵气浓郁,水土丰沃,可种植各类灵谷、灵麦和灵菜,这样一来,烧烤素菜就有了。
  第二,山顶的深水湖可以养大鱼,山下溪流可以养小鱼,而大规模的灵植又可以吸引兽潮入侵,这样一来,烧烤的荤菜也有了。
  第三,仙谷可以酿造米酒,特产的灵麦又可以酿造仙啤,种植各类灵果可以榨汁,再兑以山顶清泉成果汁,这样酒水饮料有了。
  荤,素,酒水,烧烤三件套,齐活了!
  在自己的指导下,由竹泉宗统一准备精细化的配料,再传授村民们堪比炼丹的烧烤技巧,完全可以把烧烤产业发展起来。
  以堪比丹药的美食,吸引附近散仙和流民,以此建立烧烤一条街。
  火了之后就可以吸引更多的商业类型,并建立一个商业化小城镇。
  而商业化城镇不断消耗的食材,可以吸引大量仙民前来定居种田。
  竹泉宗就此走上繁荣富强的仙城路线。
  从此,陆涯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百分百的咸鱼生活与快乐体验。
  妙啊!
  暮雨霏霏完全沉浸在陆涯画的大饼中,不惜放弃尊严,任由差遣。
  宁中子则惊叹于陆涯的想象力,毕竟仙界没有吃烧烤的习惯,她甚至还是第一次见过烧烤这种烹饪手法。
  因为没亲口尝过陆涯的完美手艺,因此对陆涯画的大饼有些怀疑。
  但她明白,只要能调动陆涯的积极性,对竹泉宗绝对是利大于弊。
  .
  婚典之前。
  陆涯做了三件事。
  第一,让宁中子准备好大量的高阶调味品。
  穿越以来,陆涯用的调味果都是随手摘的不入流货色,没有百分百发挥出食材的美味和灵养。
  在仙界,仙人直接吃仙丹,用不上调味品,高阶调味品没有成品。
  需要宁中子在散仙中购买一些高阶的盐石、油果、海鲜、菌菇、辣椒、孜然、酵母和啤酒花,然后按照陆涯的要求,精心调配。
  第二,让暮雨霏霏在山下收购一些灵麦,配合宁中子收集的酵母、硅藻和啤酒花,陆涯将用他满级的酿酒技能,亲自酿造仙啤。
  第三,让暮雨霏霏下山砍竹子,削成一寸长、半寸宽的竹片。
  陆涯用他满级的刻印技能,直接在竹片上刻印防身禁制,用以抵挡柳玄夜的禁制剑意,解决宾客们的安全问题。
  实际上,陆压完全有能力封印柳玄夜体内的禁制剑意,但这会消耗他大量的灵力,因此才特地造一些防身竹片。
  看似复杂,实际上更省力了。
  当晚,一切搞定后,陆涯倒头睡在剑坪寝宫的竹床上。
  “我真是辛苦我自己了……”
  暮雨霏霏趁陆涯睡死,直接横在他身上躺成俩个大字。
  “你好意思说辛苦?”
  “你知道我们有多累吗?”
  “只有把人类当床睡,才偷得片刻欢愉。”
  “霏霏,你说我们这样要是被奶妈看到,会不会又要挨揍?”
  “她敢!听说封侣大典后要洞房的,这家伙到时候肯定要欺负宗主,我们这也算是提前为宗主报仇了!”
  ……
  次日傍晚。
  红霞满天。
  封侣大典如期举行。
  时间之所以设在傍晚,是因为晚上看不清柳玄夜的身形和五官,这对宾客来说相对安全许多。
  婚宴地点定在浮空山东部边缘的平原。
  这里远离小竹泉山,也相对安全一些。
  婚宴现场,视野开阔,花草茂盛,风景秀美,有流水细瀑落入下空,有飞鸟走兽栖居在浮空山的下盘,有仙人御剑掠过……
  宁中子挥袖之间,便在现场搭建了一个一丈多高的竹台。
  竹台四周摆了几百张长桌与竹椅。
  长桌上摆满从东浮城买回的佳肴。
  有民间各大精品菜系,有灵茶与甜点,甚至还准备了一些自产丹药。
  琴瑟和鸣,恢弘的礼乐随风飘扬。
  仙烛摇曳生姿,烛火共霞光一色。
  布完婚宴场景,宁中子擦了擦额头细汗,心中很满意。
  实际上,仙界结侣很少举办庆典,她是根据本地仙民的习俗布置婚宴场景的,美轮美奂,无可挑剔。
  然而宾客却不多。
  按照她的宣传,这场封侣大典绝对保证宾客安全,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且无需随礼,免费的佳肴可以吃到饱,更有无限畅饮的仙酿。
  尽管如此,天都快黑了,参加婚宴的来宾才堪堪过千。
  仔细观察,其中七成是浮空山上的仙民,基本是女人。
  剩余三百余人是附近一带的流民。
  这些人基本都是仙界的底层仙民,多是因为不良散仙为祸造成的难民,其中妇人和小孩居多,还有一些纯粹的乞丐。
  骗吃骗喝的散仙,居然一个没来。
  附近仙城和宗门倒是派人送来了贺礼,礼毕客套几句,便匆匆离去,没有一位仙人留下来参加晚宴。
  宁中子有些失望。
  俩女娃却欢腾的很,不忘安慰她。
  “人少不是更好吗,摊到每个人口中的食物就更多了。”
  “有我们在呢,不会浪费食物的。”
  “……”
  宁中子仔细看,现场一千仙民都和暮雨霏霏一样欢腾。
  尤其是外来的流民,不乏衣不裹体、食不果腹的难民。
  这些面黄饥瘦的妇女和孩子们,难得吃上一顿大餐,哪里还顾忌什么魔女,填饱肚子才是唯一目标。
  宁中子有些动容,忙说道:
  “大家慢慢吃,不要噎着,今天人少,吃不完可以打包带走。”
  孩子们怔怔望着她,眼睛一刻也不眨。
  本地的仙民也纷纷向宁中子和暮雨霏霏道贺,有趁机八卦的,有载歌载舞的,还有骗吃骗喝的小孩……
  孩子们围着宁中子闹成一片,像是过年一样,童言更是无忌。
  “长老,宗门会好起来的。”
  “宗主的病也会好起来的。”
  “我长大还要入门修行呢!”
  “长老你怎么哭了……”
  宁中子眼眶泛红,微笑道:
  “当然会好起来的。”
  “宗主和陆涯大人什么时候出来呀。”
  “等天黑就出来了。”
  “为什么要等天黑?”
  “因为宗主天黑更漂亮呢。”
  “是吗?我都快等不及了!”
  正在这时——
  一道醉醺醺的仙宗级灵压,自霞光中蔓延开来,一转眼笼罩全场,让人头晕目眩,以为整个浮空山都在摇动。
  片刻之后。
  一道放浪形骸的女声,带着重叠与醉意的魔性混响,醺醺袅袅,宛如声版海市蜃楼,在浮空山上空萦绕不绝。
  “山里清泉山外道,山外行人,山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我傻傻以为,玄夜妹妹找不到道侣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结果却委身一个凡人?”
  “这满地草色,不及我头顶一分……陆涯是谁?快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