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这九有毒 > 第二十五章 暗自私藏 一丝关心

第二十五章 暗自私藏 一丝关心


  不得不说,有些人虽然看起来很灵光的样子,但总会莫名其妙的像是被驴踢了脑袋,后知后觉,成为猪一样的队友。
  比如,叶狂,毫无节超的展示着一件法袍。
  就算是时间的缘故,法袍上面残留的气息已经溢散了,但被人毒打绑在木桩上,总该留意一下揍你之人的穿着吧!
  显然,猪一样的叶狂没有注意这些细节,竟然完全没有发现这所谓的盗贼法袍很符合大魔王苍的着装风格。
  “孽畜……”大魔王苍怒喝一声,提枪直指叶狂,枪风卷起,搅烂法袍,而后余势不减的直逼叶狂面门。
  而后,噼里啪啦一番乱战,叶狂被踹到在尘土里,接住巨大的木桩竖起,大魔王苍很是熟练的把叶狂绑在了上面。
  大魔王苍拿出一条漆黑的小皮鞭,使劲的抽打起来,一边打还一边的怒骂着:“你这孽畜,不好好的炼器,竟去做一些害人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叶狂被打的老惨了,却完全搞不懂自己做了什么害人的东西,思来想去,暗自猜测莫非这大魔王苍发现了自己私藏的《银盆梅》?
  愿月夜与夜阑若有所思互视了一眼,而后又叉开了目光。对于谁人肢解了楼船,又是谁人解下了不可一世的魔王战袍,显然这里面有一个曲折的事故,但真相却足以让人绞尽脑汁。
  倒是古月,看着大魔王苍小皮鞭甩的飞起,星眸中异彩连连。
  而雪惊弦总觉得好像接近了某些事情的真相,却又感觉差了临门一脚,有些迷惑,下意识的便看向了白九。
  白九自然明白大哥在怒骂叶狂不成器,不好好的炼器却去厨房卖弄,做出来的东西还害人,这样的人真的是该抽。
  但一想到自己的便宜大哥因为法袍上沾染了某些东西只能愤怒的将之丢弃,这样的奇葩事情,白九只是想一想,便差点忍不住的爆笑起来。
  ……许久以后。
  完整的楼船穿行在云层之中,目的地正是三建城。因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三大宗门的任务已经被搁置了很久,所以在拿回接引神器的时候,愿月夜便建议接回在三建城修养的李长金,继续山河测绘,阵图推算的宗门任务,而雪惊弦便以顺路的劣质理由赖在了船上。
  到了三建城,夜阑却提出了修养一段时日的提议,愿月夜也明白此次的宗门任务有了些变数,夜阑与叶狂可能要设法联系各自的长辈,便也赞同了提议。
  白九与大魔王苍住进了上清院,选了两间相邻的厢房,是大魔王苍的主意,也是愿月夜的特意安排。
  “白九,既然你已算上清仙门的半个弟子,相关的门规守则还需牢记遵守,这是弟子规的玉简,和一些简单的入门物资!”,愿月夜把一些东西交给白九。
  白九兴冲冲的收下物品,是一些法袍法剑,还有一个古朴的储物袋,储物袋里面则是十块灵石和一些香囊配饰等物。
  愿月夜又接着说道:“身份令牌需在山门置办,只能延缓发放,不过相关的功德点数我会代为记录,所以步入练气中期以后,每月上供宗门的三块灵石也必不可少!”
  “什么?不是每月发放灵石吗?”白九诧异了,这不合常理啊,怎么感觉宗门像山贼一样,这尼玛还要交保护费?
  “宗门会发放三点功德点,在宗门可以如同灵石一样使用,并非白拿你灵石,只是相当于强制性以灵石换功德!”愿月夜也是从入门弟子过来的,自然明白白九的想法,便很耐心的解释着。
  “那要是没有灵石呢?”白九现在特穷,只能逼逼赖赖的抱怨起来。
  “到了练气中介,灵气便可以周天运转,那时候只要双手合石,周天运转修行,便可以将普通的石头蕴养为灵石。一般来说,修士若是认真苦修,一个月内可以蕴养四块灵石。”愿月夜说道。
  “双手合十?这样?”白九摆出双手合十问礼的模样。
  “不是!”愿月夜随手捡了颗小石头,揉捏一番,将石头变为灵石的圆润模样,而后塞入白九合十的双掌间,说道:“是这样!”
  “这不影响修行吗?”白九好奇的问道。
  “多少是有一些影响的!所以只有在宗门毫无生计的一些人才会选择成为灵石工!”愿月夜解释道。
  “灵石工?”白九倒吸一口凉气!
  “是的,根据灵石的品阶可以分为下品灵石工,中品灵石工,上品灵石工,当然还有极品灵石工!”愿月夜说道。
  “有什么区别吗?”白九听得云里雾里的。
  “金丹以上可以直接蕴养中品灵石,被称为中品灵石工,化神以上可以出任上品灵石工,大乘以上则是极品灵石工!”愿月夜说道。
  一堆灵石工说的白九脑瓜子嗡嗡的,便好奇的问道:“那你也是灵石工?””
  “不,我在宗门有任职,平时也会接取宗门任务,当然在宗门内也有一些商贸,还不至于去做灵石工!”愿月夜平静的说道。
  “原来还有这么多选择!”白九乐呵起来。
  “这些选择是要靠实力的!等回了仙门,你就会发现,宗门最不缺的就是灵石工!白九,希望你能好好努力,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愿月夜说道。
  “谢师姐教诲!”白九认真的答谢,多少感觉到了一丝被人关心的温暖。
  “我观你已有自己的修行法门,想来是在灵渊也有些机缘,本门的修行功法,便等回归山门以后,再去藏经阁挑选!”愿月夜说道。
  “我修的是修真八法!雪惊弦曾经为我讲解过!”白九想了想,觉得愿月夜虽然在利用自己,但多少也感觉到了一丝关心,便把自己的情况向愿月夜解说了一下。。
  “嗯!这门功法也还不错,只是相关的对敌手段少了些!”愿月夜点头,顺便说了一些此套功法的弱点。
  “对了,师姐,关于十仙降世的故事,能给我说一些吗?”白九提到雪惊弦,便突然想到了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