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仙蹬 > 第30章原来是大杀局

第30章原来是大杀局


  翻山印,承载厚重,它底部道痕闪耀着法力光芒,垂落下道道金光轰击乱石,顿时烟尘四起,大石炸开,露出乱石堆底部的洞口。
  那由一张符纸演变的白鹤在老者的催动下,鹤抓流动着金属光泽抓来泥土,万斤巨石如豆腐一般,轻易撕碎。
  紫金葫芦倒出满天火光,顿时洞口处岩浆滚滚,气浪翻卷而出。
  “原来此地有法阵封印,这不是天然形成的,这是人为的。”
  人群中,有人大叫出声,因为轰来乱石后他们才发现,地表有道则纹路在发光,可是岁月不知多久过去。
  封印的能量已经耗尽,众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轰。
  一股滔天黑气从黑洞洞地底冒出来,那里仿佛是地域的入口,一声声嘶吼生从洞口传了出来,仿佛地狱中的恶魔在厉啸,同时,在场每个修士都感到一阵心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群中有人无法淡定了,先前乱石堆里还冒着彩霞,那种气息神圣,给人感觉祥和。
  可现在对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方位。
  韩子川停止了催动翻山印,他眼神此刻露出一娄神芒,想要看清洞口深处的情况。
  可是他失败了,那里冒着冲天的黑气,洞口仿佛一口择人而噬的妖魔在张口,任何想要踏入那里的人都会被吞噬。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想要查看情况,在场反应最激烈,恐怕还是沈峰身上的墨玉。
  此刻它正散发出莹莹宝辉,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快看那是什么?”
  听到有人大吼,沈峰定睛望去,只见那黑气中突然冲出一件巴掌大小的物体,它散发出一点黄色的光芒,冲出洞口后,它冲天而起,像是活物一般,飞遁向远方而去。
  “不对,那是秘宝。”
  人群中,忽然有人喊道,而后有修士驾驭着法宝,跟着追了出去。
  他的动作很快,在这个过程中连那说话之人都还没开口就已经追了上去。
  那件物体虽然飞了出去,可是还是被那修士一把抓到手中。
  他拿着那件物体仔细观看,发现原来是一个铜铃,不过却不是普通的铜铃,而是道家法器。
  叮铃。
  他抓到手中后,注入法力,轻轻的摇晃了一番。
  咚。
  像是一道洪钟大吕一般,巴掌大小的铜铃居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轰。
  突然,他摆动铜铃的下方,大地沉陷,一道涟漪从铜铃口激荡开来,轰击在下面的,那里一下子就被这种无形的涟漪轰出几丈深的大坑。
  “这……。”
  手持铜铃的男子一脸呆滞,不敢相信这一切,他只是注入了一丝法力而已,可是却没有想到有如此大的威力。
  这时,男子所在的门派都围了过来,他们反应很迅速,都警惕着周围所有人,因为他们得到了一件不得了的秘宝,如果拿回门派中,就这一件秘宝,就会让整个门派更加巩固。
  周围的人有羡慕,但也有人带着冷笑。
  “恭喜周道友,获得如此秘宝,不知可否让我等观看一番。”
  果然,人群中有几个世家门派朝他们围了过来,甚至一些别有用心者,已经做好了争抢的准备。
  “快传信给门派中的长老。”
  守护持有铜铃的人中,有人急忙拿出一块刻有道文的玉器,他注入灵力后,迅速捏碎,而后拿出武器防备着众人。
  沈峰也很惊讶,那黑洞洞的洞里居然喷出了如此威力巨大的法宝,明明里面阴气森森,可为何还有这等器物?
  玄玄老人只是抬眼望了一眼后就继续闭目养神,好似那件秘宝也无法引起他的兴趣一般。
  韩子川眼睛虚眯,他抬手阻止了身边的人想要去抢夺的念头,而后又把目光投放在洞口处。
  “快看,又有东西出现了。”
  这时有人眼尖,看到洞口处又喷出了一件器物。
  “那是一面镜宝。”
  有人惊喜的吼道,这次那面宝镜比之刚才喷出的铜铃光芒更加耀眼,它镜面流动着银灰,有道则在流转。
  有人动了,他御空而行,幻化出一只大手,直接就把它抓到手里,而后一闪而逝,消失在远方,他动作太迅疾了,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争抢的反应。
  “那是洪泉山。”
  有人认出抢夺宝镜的人,不过他也算干脆利落,抢夺宝镜后,直接消失了,不作停留,对于他来说,夺得一件法宝就已经足够了。
  “少主,我们……。”
  韩子川眼神冰冷,此刻他脸色阴沉,努力平复内心,阻止了下属想要说的话,而后开口道:“你传信回去,叫族中几位叔族过来,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所有得到秘宝的人,一个不留。”
  当然这句话他并未说出来,而是用神识传音给身边的人。
  那人听后,点头附和,转身朝战船上走去。
  “今天这里的一切,都归我韩家所有。”韩子川心中杀意起伏,本来以为此地出世的是一般的宝地,韩家也派人查探过,可是现在看来,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沈峰远远的看着韩子川脸上的表情变化,他这才看清原来这个韩子川一表人才,外表看似和蔼,可是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狠茬子。
  “前辈是否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沈峰转头,望向面前这位枯瘦如柴的老人,发现他好似早已洞穿一切。
  此刻两人早已离开了那块大石,离那洞口已经有几百米远了,先前玄玄老人就已经发现了此地不简单,所以提前预警裹挟着沈峰离开了那里。
  玄玄老人眼中流动着精光,他咧嘴一笑,道:“呵呵,接着看吧,我想等会儿你就会发现,精彩的要来了。”
  玄玄老人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叫沈峰继续观望。
  沈峰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玄玄老人在等待着什么,所以他也不在发问。
  洞口喷出两件器物后,一时间气氛更加紧张了,所有人都蓄势待发,准备争抢第三件器物。
  可是过了不知多久,那洞口除了喷出那种黑雾外,再也没有其他,这让人想到,是否只有那两件器物,而洞口没就不再有其他了。
  人群中,有人耐不住等待,有一个身穿青色衣袍的男子突然走向洞口处,他很是小心翼翼,因为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所有人都没有阻止他,因为他们也想知道,那洞口内到底有什么,有人用神识查探过,可是洞口处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隔,无法深入。
  那男子一步一试的朝前走去,他脸上有一层细密的冷汗,如果有人在后面轻轻的吓他一下,恐怕他都会被吓得跑回来,因为此刻他的神经崩的很紧,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迅速逃离。
  可是秘宝的蛊惑像是魔咒一般,驱使着他的内心,如果能够得到一件秘宝,想必在家族中也会得到重视。
  慢慢的,他离洞口处不足三米远了,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没有打扰到那男子,所有人都抱着一种心态,那就是让他去做那块探路石。
  男子越来越近,所有人的心也跟着起伏,他们都期待着,男子能够发现不得了的器物。
  不一会儿,那男子脸上突然露出振奋的神色,他转头朝身后的人吼道:“我发现秘宝啦!它卡在石壁上。”
  不等后面的人回答,他来到洞口处,伸手想要去拿那件器物。
  被卡在石壁上的是一把生锈的小剑,不足一尺长,锈迹斑斑的很不起眼,可是男子眼尖发现了它。
  “少主。”
  韩子川身后的人有些忍不住了,他们到现在出了那么大力,可现在还一件器物都没有得到,毕竟作为韩城的一方霸主,他们有自己的强势,容不得别人比他们更强。
  他伸手朝周围的人道:“待会如果里面还有秘宝,持有之人,格杀勿论。”
  “是。”
  韩家有备而来,带来的修士军队都是在战场上经久磨砺的人,个个血气冲霄,对于这样的命令,他们眼中都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有很多人再也无法保持淡定观望了,急忙朝洞口跑去,都想要分一杯羹,都怕去晚了空手而归。
  洞口处,那男子一把抓住那生锈的铁剑,脸上露出了疯狂之色,而后大笑道:“我得到了,我也得到秘宝了。”
  他一个人手舞足蹈的,显得非常兴奋。
  所有围观的人都齐齐朝洞口跑去,想要打捞出秘宝,也有人暗中想要抢夺那把生锈的铁剑,因为有人看出了它的不凡,感觉不是现代器物,铁剑虽然锈迹斑斑,可它上面的纹路却像是上古时期的已经失传的法宝。
  如果能够得到上古时期的炼器之法,那威力只会更加强绝,很多上古时期的炼器之法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下失传了,上古时期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中间好像断层了一样,很多强大的修炼法术失传,甚至还流传着仙的传说,只是这一切都覆灭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
  许多人争先恐后的来到洞口处,包括韩子川御剑门和御鹤门的人都挤到黑洞洞的洞口处,他们在寻找石壁上还有没有器物。
  “快看,那底部那里有一座小鼎。”
  有人惊喜的大叫道,他想用法力牵引上来,可是失败了,这个洞口很古怪,使用法力却如泥牛入海一般,瞬间消失不见,就连神识都没法查探。
  在洞口边缘处,那里躺着一口青铜鼎,铜鼎并不是很大,不足巴掌大小,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里面的器物都非同一般,不能用普通的宝器比之。
  沈峰远远的看着,他心里没有想要得到器物的欲望,脸上很平静,心中无波澜,有的只是对着地方的好奇。
  “咦?”
  突然,玄玄老人轻咦了一声,原本闭目养神的他忽然睁开双眼,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而后像是遇到了什么大恐怖一般,他急忙抓住沈峰,口中大吼道:“快退,里面有东西出来了。”
  当然玄玄老人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也只有沈峰听到,可他的表情却很是惊恐。
  沈峰也是第一次看见玄玄老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他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不知倒飞出去了多远。
  吼。
  一声恐怖的叫声,如厉鬼一般,听到这道叫声,感觉好像神魂都要离体而出。
  顿时洞口处恐怖的一幕出现了,从洞口处探出一只巨大的利爪,利爪上长满了红色的毛发,但是整只爪子却干焉无比,像是一具被太阳暴晒过的尸体一样。
  可是那只利爪却露出恐怖的煞气,那些黑雾全是从它手中冒出来的,同时,利爪上还套有一根巨大的铁链,在它摆动间,铁链乒乓作响。
  “快逃。”
  不知是谁大吼一声,所有人都感觉浑身冰凉,那只利爪太过于恐怖了,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甚至有人祭出了法宝进行抵挡,可是也于事无补,瞬间被利爪抓的破碎。
  “不。”
  “师父救我。”
  “师妹快逃。”
  “……”
  发生的太快了,许多人都没来得及有十几人瞬间被那利爪抓在一起,然后缩回黑洞中。
  “啊。”
  几声凄厉的大叫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而逃回来的人各个脸色发白,有些人带着哭腔跪伏在那里痛哭,嘴里不停的喊道:“师妹,你死了我怎么跟师父交差啊!”
  有人口中不停的念叨着他的师父。。
  不一会儿,洞口处却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咀嚼声,那是一种血肉混合着骨头碎裂的声音,让人感到心悸。
  沈峰虽然被玄玄老人带到很远处,可是现在他都感觉后背发凉,第一次他感觉到了哪怕修士在死亡面前也显得脆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