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元末烽火 > 第八章 预案

第八章 预案


  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讲了一个时辰,于猛才吧把过去的现场叙述完,中间大家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任何人插嘴。
  良久,于猛才从失落的情绪中缓过神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贾管家他们说的没错,我们就是窝囊废,没有把老爷他们安全护送到别院,我们难辞其咎。”
  陶醉起身,轻轻拍了拍于猛的肩膀,无奈的摇摇头。
  事情的发展经过,陶醉已大致明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外部因素的介入,郭子兴一家应该是安全的;至于去了呼啸山上是否会吃些苦头,那就不得而知了。
  三人看了看熟睡中的汤和,见未有任何的状况发生,便辞别于猛原路返回。
  一路上二女叽叽喳喳问过不停。张小刚急了,用手指了指天,又指了自己的肚子,有些尴尬的道:“两位小姐姐,人是铁饭是钢,三顿不吃饿的慌。”
  马秀英脸色微红,抱歉道:“不好意思陶公子,看我都把这事给忘了。”说完,她吩咐金菊去厨房准备饭食,然后领着陶醉向客房走去。
  金菊一跺脚,低语道:”吃吃,就知道吃,弄些好菜好酒来,撑死你个坏蛋。”
  声音虽然轻,还是被马秀英听到,不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陶醉望了一眼行在前面的马秀英,奇怪的道:“大小姐,你为何发笑,可有好事在你心中,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如何?”
  马秀英也不回头,来到东厢,的一房间,轻轻推开了门道:“哪有什么开心的事,刚才金菊的话儿有些好笑罢了。”
  陶醉跟着走了进去,嘴上哦了一声,怎么也想不起来金菊那句话回让人发笑。
  不久,吃食很快送来。两盘青菜,一盘酱牛肉;一盆烤羊腿,一盆清炖土鸡,一大盆米饭,一壶酒,色香味俱全好不诱人。
  陶醉半月有余不知肉中滋味,如今见一桌丰盛的午餐,不由得口舌生津,唾液顺着嘴角簌簌而下。他狠狠吞了一口吐沫道:“好久没吃过肉了,这一桌好菜就是给十个美女也不换呀。”
  金菊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功放,便摆放整齐,酒菜飘香。
  马秀英望了一眼金菊暗道:“果然丰盛,看来这妮子,有些春心荡漾了啊。”
  马秀英白了陶醉一眼道:“是吗,我怎么听说有秀色可餐的典故呢?”
  陶醉坐下身子,拿起酒壶,先给马秀英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和金菊满上道:“那是雅人的境界,美人在前,宛如天上皓月星辉,可望而不可及;我是俗世中人,无肉不欢的。”说完伸手便要就去拿那条胖嘟嘟的鸡腿。
  马秀英一瞪眼美目,说不出的妩媚,手中竹筷轻轻拍在陶醉的上嗔道:“去洗手,怎么大的人了也不讲究卫生。”
  陶醉心里迷醉,美人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充满诱惑,这样温馨的场面是多么的美好,他真希望如此下去到一生一世。
  陶醉干笑一声嘀咕道:“真有管家婆潜质。”
  马秀英嗔道:“你说什么?”
  “老师哦不..师傅说爱卫生,身体好。”
  金菊站在马秀英身后嘻嘻笑道:“小和尚,你不是吃素的吗?怎么上桌就想拿那只鸡腿?”
  陶醉转身走向门角,那里圆凳上放着一个装着半盆清水的铜盆道:““和尚也有动凡心,喜欢上了女菩萨的事也不少;看我喜好酒肉,今身与佛无缘,只得还俗了。”
  陶醉浄完手,拿起两条鸡腿,分别放在马秀英与金菊碗中,在两女疑惑的眼光下道:“你们也是辛苦,多吃些肉食,然后早些休息,听人说,女子不注意饮食和作息规律,便很容易变老。”
  两女俏脸一紧,不自觉的抬起玉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陶醉暗暗好笑,果然女子爱美都是天性使然,古往今来便是如此。
  望着站立的金菊,座着不动的马秀英,疑惑二道:“你们怎么不吃,站着干嘛?”
  陶醉突然想到,在古代,男女是不能同桌吃饭的。微微摇道:“我们那有个习俗,一家吃饭,不管男女小孩都得同桌;想知道我从哪里学的治疗手段和对呼啸山的看法,就乖乖坐下来陪我吃饭。”
  二女未动,露出一脸不解之色。
  金菊道:“你们那里的习俗怪异,从未听过?”
  陶醉道:“其实我身上秘密好多,时间一长你们自然知道。”
  陶醉起身拉起金菊在桌旁坐下道:“你们发现一起吃饭会就,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
  两女对视一眼,感觉气氛有些旖旎不由俏脸飞霞。
  陶醉道:“先说治疗汤和的手段,我只能说自学成才无师自通,读万卷书也得行千里路。”
  古代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有现代知识的陶醉来说仅仅小儿科罢了。他看看二女迷茫的神色,无奈的摇摇头岔开话题道:“关于山贼,我赞成汤河的推断,郭老爷他们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
  这个说法有些奇妙,让人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唯有张晓刚心里清楚,历史上郭子兴的成长史,有可能还会鼓动他们加入红巾军。
  陶醉咽下一口小菜继续道:“问题的关键出在于猛口中的哪位中年文士身上。”
  马秀英并不笨.虽然有些似懂非懂,微微一想,然后点了点头。
  陶醉记得有部‘朱元璋’的电视剧里,常遇春加入了红巾军。后来改投朱元璋成为开国元勋;而朱元璋是郭子兴的女婿。为何常遇春现在劫了郭子兴,这点他想不通,难道历史改变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做两手准备,第一是准备银钱等待山贼索要赎金;二是派遣几个机灵点的护卫上寨打听清楚情况再做决断。”陶醉放下竹筷,注视着马秀英道。
  马秀英低头沉思好一会儿,好似下了某种决定,然后抬起头盯着张晓刚的双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这双美丽的大眼睛深邃似海,让人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陶醉心中暗道:“又来了,又来了;你这个狐媚子想勾引我,可不得再上你的当了。”他并不说破,只得斜眼无视道:“当然可以!”
  “好,我相信你!”说完马秀英端起酒杯微微一笑道:“我敬酒你。”说完一饮而尽。
  陶醉望着马秀英笑靥如花的面容,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这话信息量很大,是好是坏不得而知;他想破脑袋不得其果,于是端起酒杯一饮而下。
  “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想把搭救我叔父的事情拜托给你,要钱给钱要人给人。”马秀英目光灼灼坚定的道。
  “这..这怎么可能,我是一个外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交给我呢,让我出出主意还行,真要让我救人,我怕我力有不逮。”陶醉心里一哆嗦,哑然的望着马秀英,受宠若惊道:“我这个人如何你还不了解,还是多多考虑。”
  马秀英叹了口气幽幽道:“山庄里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相信你也看见了;贾管家心怀叵测,汤和身受重伤。”
  说着,马秀英不由眼圈一红,粉脸满是无奈道:“可惜我是女儿身,不能亲自上山;虽然与你相处时间不长,可我信我的眼光,信你眼神;你心底善良,心思缜密有勇有谋,除去你,还有谁能让我放心。”
  陶醉又是疑惑又是惊喜,他有那么好吗,他在现代,是一个又懒又毫无志向的男人;只想吃饱穿暖,平平安安,有娇妻相伴,有兄弟朋友时不时的聚一聚,那便是美好的人生。
  马秀英对陶醉那么高的评价,让他心里充满警惕,他虽然心仪对方,也不会精虫上脑不管不顾,暗道:“不会是灌迷魂汤吧,可的小心着了道儿。”
  马秀英看着神情变幻的陶醉,咬咬牙道:“金菊明里是我的丫鬟,我当她是我的生死姐妹;我们好心救你回来,你却想在我身边悄悄偷走了她的心;我今天把她许配给你,待你凯旋归来就给你们两人完婚如何?”
  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这话一出,惊住陶醉与金菊两人。
  好似突然惊雷,陶醉被雷的外焦里嫩;他这下明白,马秀英是误会了他,认为是等着要些好处而已,不由心里有些怒气。
  陶醉心中暗道:“这女人心思好不一般,年纪轻轻便懂得利用人心。”
  金菊丫头很好啊,长得天然,温柔贴心。有事没事的逗逗她,开开心心过日子;可我真的没想过,现在让她做我的老婆呀;空空来,一无所有,要是问我要车要房要存款我该怎么办?”
  咣铛一声,一个小碗掉在地上滚了两圈,米饭撒了一地;两人望向金菊,她羞得满脸绯红,啊的一声掩面逃了出去。
  陶醉望着金菊离去的背影,搞不懂女人的心思如何?回头望着马秀英那张严肃的脸庞道:“我想娶的其实是你。”
  陶醉并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报复马秀英误会他的心思;说这句话是风险很大,他不知道马秀英有个什么样的反应,于是做好让暴风雨来第的准备。
  果然马秀英俏脸又红变白,啥事怒气冲冲的道:“你是个小人,我马秀英看出错了你。”说完手中竹筷一扔,便要起身离去。
  陶醉哈哈大笑,想也不想,一把抓住马秀英的柔荑道:“不要激动,我是骗你的,谁叫你误会我呢,快些坐下。”
  马秀英柳眉颤动,粉脸绯红,另外一只玉手向陶醉打了过来。
  陶醉这才发现古代随便抓一个女子的手是十分无理的行为,急忙松开,一边口中道歉,一边抱拳作揖。
  好不容易让马秀英怒气小些,坐了下来。
  陶醉道:“其实我没敢奢望你这样对我,只是纯粹为了感谢你和金菊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也会想办法帮你。”
  马秀英想起刚才的冲动,心里不是滋味;为何自己有些怒火,有些喜欢那种被陶醉戏弄的感觉;为何对着他常常脸红,难到对那坏痞子有些意思?
  马秀英不敢往下想了,只得道:“
  好,我等你消息。”放下碗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想到办法可来秀楼找我。”说完她起身飞也是的逃开了。
  陶醉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一阵失落涌上心头。
  闭上眼睛细细思量,按照于猛描述,脑子里慢慢出现一副呼啸山寨的场景图来。要进入山寨有三条路;第一条路最简单,一群护卫呼啦啦冲进去,山贼狗急跳墙人质便都死翘翘;第二条路,空降。这时代没有飞机和伞兵,那更是天方夜谭。第三条路:寻一些古代的特种兵,带上特种装备,从悬崖下爬上去;如果有武侠电视剧里的武林高手,飞檐走壁那就跟简单了。。
  接下来便是进了山寨后营救人员的分配,一批去解决看门的山贼,一批解救郭府一家。接应人员埋伏在山道的树林里。这一切的前提有人侦查道现场的地形和被绑架人员的位置信息,在接到人质前不能暴露一个人,否则营救失败。
  想到这,陶醉心里有了计较,于是放下碗筷,起身向绣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