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元末烽火 > 第十八章 出兵

第十八章 出兵


  天刚蒙蒙亮,一行八人由南向东奔驰在清晨淡淡薄雾之中。
  打头六人,身骑黑色骏马,腰挂长短兵器;个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他们一水的黑衣黑裤黑披风,一副特制的黑铁面具套在脸上,露出出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里,透出一股杀气腾腾
  六人身后跟着一架马车,一人赶马,一人稳坐在车里。
  这一群人正是悄悄离开别院,前往呼啸山的陶醉等人。
  “队长,其实这次行动,你不应该参加的?”驾马车的于猛,一边握紧缰绳,一边想起大小姐临行时的叮嘱,向马车里的陶醉道。
  陶醉咬紧双唇,脸色发白,双手紧握车把手,古代的马车工艺落后,道路更是高低不平,颠簸的难以想象;就像小时候睡觉的摇篮一般让人头晕目眩,胃里波涛汹涌。他忍着不适道:“为何,是认为我不会功夫拖你们的后腿了吗?”
  于蒙这人心眼实在,有情有义,陶醉也不生气,淡淡的对他说道。说起武功的事情,他在现代,可是看了许多的武侠小说电视剧,也羡慕古代大侠的高来高去,块也恩仇;可惜那些写武侠的作者并没有详细的写下武术招式,行功路线;尤其是在金庸武侠世界里的九阴九阳,那可是无敌的存在,在这个没有枪炮导弹的古代,便是一代宗师大侠,也不会为了自己在这个时代的生命安全担心害怕了。
  陶醉语气随意,于猛心里却是紧张,他憋红了脸道:“那个….那个…..”
  陶醉摆摆手,悠悠道:“我的事情我知道,如果情景不妙,你们不要管我,尽管以营救郭家人为重;再说,这件事是我一手促成,成功我们一起回,失败,我们一起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猛双眼一红,紧闭双眼,不让眼里的泪水流下来道:“陶公子,对不起,我错了,不该对你如此说话的。”
  陶醉点了点头道:“你要记住,兄弟齐心,齐力断金。希望把我当成你们的兄弟,而不是你们的老师,你们的陶公子。”
  于猛点点头,望着前面几骑绝尘,心里一片火热。
  人群前面,高升与高飞两骑并行。
  “大哥,教练与我们八人,真能把老爷一家救出来吗?”高飞道。
  “我看能,陶公子曾说我们是精英,能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高升道
  “话虽如此,可陶醉公子还说我们是菜鸟的;此行呼啸山势单力薄危机重重,我的心始终放不下来。”
  杜兴嘿嘿笑:“道你放下一百个心,小姐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教练,定有十足的把握;别看教练年少鲁莽,心里自有乾坤。”
  “说的也是,小姐都不担心我们担心啥。”高飞道。
  这时朱逸群拍马赶了过来道:“高升,赶这一路无聊得紧,讲讲宜春院里瑶姐儿的事儿听听呗。”
  “是呀是呀。”刘仁手拽了拽身后跟着的空马道。这匹马本是于猛的坐骑,因为要赶张晓刚那辆马车,所以马背上只放了一些食物和水。
  说起瑶姐儿,高升双目泛光,不由想起那天戏耍陶醉和小姐场景,呵呵一笑神秘兮兮的道:“要不学一段早晨小姐送别陶公子说的话儿,要听不要?”
  不知道何时,袁候凑了过来道:“要的要的,我们来时,你两趴到门上听了老半天,我可一句也没听到,可是错过了什么?”
  众人放慢了马速,竖起耳朵细听高升缓缓道来。
  “张公子,此去呼啸山,便如那龙潭虎穴一般危机重重,千万小心又小心;如事不可为,速速退回再另想其它办法。”一个女子清脆幽婉的声音从高升的嘴里吐出来。
  “是这般说的。”高飞说道。
  “你别打岔,我听你弟说。”刘仁道。
  “大小姐放心,在下省的;如今别院危机重重暗流汹涌,正是多事之秋,你和金菊可要小心。”一个沙哑浑厚男子声音从高升的嘴里响起,众人一愣,这倒是陶公子的说话的声音。
  “你身上有伤,不必事事亲力亲为,于猛众人心事缜密功夫高绝,打打杀杀事情交于他们去办便可!”马秀英的声音有些哽咽的道。
  “错了错了,小姐是说于猛众人勇猛有余谋略不足;打打杀杀事情交于他们去办便可。”高飞急忙说道。
  高升抓了抓头翻了一个白眼道:“好像是大哥说的那话儿。”
  “大小..小姐有心了,在下年轻力壮,一点小伤还扛得住;于猛他们不计凶险,与我一起前往呼啸山;便是我陶醉这一世的兄弟,当然不能分高低贵贱,主人护卫,定然同生共死,一起去一起回。”
  众人一阵沉默,唯有马儿微微响鼻与蹄声,在清幽的官道上传的老远。
  “咦,怎么不说了,高升继续。”猿候首先反应过来道。
  高升望着众人嘻嘻一笑,然后哀怨的继续道:“你们男人的世界,奴家不懂;但是公子放心,你们走后,奴家为你们净身礼佛,保佑你们平安归来。”
  “对头对头。”高飞道
  众人狠狠瞪了高飞一眼,哈哈大笑。
  “继续继续….”猿候道
  “此去呼啸山营救老爷,不管营救成功与否,金菊许与你的事情不变。”
  “姐姐,小妹说过一辈子陪你的。”这是金菊的声音从高升的嘴里发出。
  刘仁哈哈大笑打断高升的话道:“这不简单,小姐丫鬟一起取了便是。”
  众人眼神古怪的望着刘仁,仿佛就像看外星人一般;他讪讪一笑低下头道:“我的意思是这次回去,说不定有得喜酒可喝了。”
  “妹妹难道不喜公子?”高升也不管众人继续道。
  “既然小妹认我为大哥,大小姐不可强人所难,大小姐好心意,在下感激不尽!”
  “可惜可惜。”高飞道。众人闻听,也一阵叹息!
  “本来回去还有一顿的喜酒喝,看来是空欢喜一场了。”刘仁轻轻拍拍自己的脑袋道。
  高飞哈哈道:“安静,安静。”
  “不是这样的,大哥…陶公子;我..我..我喜欢你,我…除非公子..公子能娶到小姐我方可答应。”
  高升说道这,笑眯眯的看着众人闭口不言。
  “后来呢?”刘仁急忙问道。
  高升看着这群男人,说道:“要听可以,回去那一顿酒可得让你们准备。”
  朱逸群急忙道:“酒是小事,不喝罪可不能下桌…..”话还未完前面出现一块大石,骏马前蹄纷纷往边侧过避开;他许是听得太过入神,啪嗒一声从马背掉在地上,滚了两滚;由于前后马匹跟的太近,眼看就要被后马前脚踩上;众人大惊失色,刘仁急拉马缰,骏马鼻子受痛前脚直立起来;朱一群趁机再是一滚,这才逃脱被马踏的命运。
  朱逸群侃侃躲过,气的一脚踢在马蹄上骂骂咧咧道:“这该死的畜生,眼睛瞎了不是,这么好的官道,硬是走的歪歪扭扭让我出尽风头。”
  众人见朱逸群灰头土脸的样子,活像一个戏子,禁不住哈哈大笑。
  高深升收住笑声继续道:“想要娶我不是不行,只要你成功救出叔父一家,解除郭家这次危机,并平安归来,我便去请求叔父同意我们的婚事;就怕叔父心中有了想法从中作梗,我便没了其它办法了。”
  “大小姐要相信,只要你同意,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阻挡;如此这般,二位夫人便等着我的好消息了。”
  众人一听,不禁瞠目结舌,陶公子就是陶公子,真的好气魄!
  朱逸群神秘兮兮的道:“各位弟兄,你们有没发现小姐一直对公子有些意思?”说着他放下手中缰绳,双手紧握成拳,大拇指相对碰了碰。
  高升转身白了朱一群一眼道:“现在才看出来,在后山考教我们的时候,便让我看出来了;不然哪有胆子,学小姐与陶公子说青楼话语。”
  众人想起那天后山的情景,又纷纷大笑起来。
  “好你们一群痞子,无事便喜搬弄是非,要是让老爷知道,少不了你们一顿鞭子。”于猛吼声从身后传了来。
  原来不知何时,于猛架的马车已经跟在了他们身后,刚才的话语想来已是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看着陶醉尴尬愠怒的神色,顿时一缩脖子,收起声音打马扬鞭绝尘而去。
  远方奔来一骑快马,越过前方众人,眨眼间便来道马车旁;马上骑士一带缰顺,稳稳停下急驰骏马;他翻身下马抱拳道:“见过副班头。”
  这人十四五岁年纪,消瘦精干,稚气的脸上满是风霜与疲倦,这分明是一个小男孩,怎么成了护卫了?
  于猛停下马车点了点头道:“瘦猴,有何发现?”
  护卫道:“我们找遍了呼啸山方圆数十里,没有发现任何第二条能上山的道路;不过离这里不远处有一处悬崖,坡势较缓,以刘仁的身手,应该爬得上去。”
  陶醉暗暗佩服山贼的眼光,一座山寨一条路,易守难攻;道:“离这里有多远?”
  小男孩听见陶醉问话,一脸疑惑的看着于猛。
  “这位便是陶公子,如今是我们的呼啸的队长,是我们这群人的总指挥。”于猛指着那位小男孩道:“这位叫瘦猴,我班的斥候。”又对着瘦猴道。
  瘦猴打量着陶醉一眼,一脸惊讶,抱拳行礼道:“见过队长。”
  陶醉暗自苦笑,这便是古代,乱世。点点头道:“刚才你说那里有座缓坡,要过去需要多久时间?”
  瘦猴道:“从这里过去,约行两个时辰及可到哪地方。”
  如今时间紧迫,正好有近道可行,那可是天打大的好事,于是道:“改道去那边看如何?”
  于猛道点点头道:“瘦猴带路,我们这就改道。”说完他向前方众人大喊一声,架着马车跟着瘦猴狂奔而去。
  众人催马前行,不久来到一处山谷入口;前面山路崎岖,杂草丛生;马车行到此地已无路可走,只得弃了马车藏匿他处。陶醉拉长一张苦瓜脸,只得与于猛共乘一骑继续赶路。
  大约向前行了二个时辰,来到一处大山脚下。
  众人下得马来,四处观望,见山高巍峨,险峻异常。这片山崖处在下风口处,常年风吹雨打,岁月侵蚀,山崖风化;一片片的碎石落下,层层叠叠堆到半山腰上形成缓坡。果然如瘦猴所说,此处便是登上那座山崖的绝佳之所在。
  陶醉坐在马上,看着眼前这座大山,心里不由一阵发怵,这可如何才能攀爬的上去?此肚中饥饿,抬头望望山间偏向的太阳,已经过了未时;便让大伙儿卸下马背上的装备,一边休息吃些东西,一边拿出特制工具准备起来。
  陶醉忍住大腿两侧专心般的疼痛,由朱逸群扶下马来。一到地上,那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踏实起来。苦笑道:“这骑马,还真不是一件简单享受的事儿。”
  朱逸群一巴掌拍在陶醉肩上,望着他那张苍白的脸呵呵道:“队长不错,这么单薄的身子也禁得住长途跋涉,到让在下心中佩服的紧。”
  陶醉白了朱逸群一眼,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弯腰锤腿。
  众人哈哈一笑,各忙各的去了。
  于猛取下马背上的装备,来到陶醉身前坐下,吩咐众生火煮水,就着烧饼肉干,胡乱吃些。
  “怎么样,陶公子?身体可否吃的消?”于猛打开干粮袋子,拿出一块黑黝黝的肉干递给陶醉道。
  陶醉接过肉干咬了一口,硬的好似咬到一块石头,磕的牙齿生疼;不禁想起现代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各式速食快餐来,他心下感叹,不知何时方能再尝一尝那种味道来,幽幽道:“多谢关心,在下还挺的下去。”
  听着于猛真切的关心,他觉得心里一阵温暖这次是他来到元末的出去马秀英与金菊以外第三个人诚心关心他的人。
  于猛点点头道:“我以前第一次出门办事,也是你这样子,后来次数多了,身体慢慢也就习惯了。”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一刻钟后,大家气力恢复的差不多了
  拿出一把飞爪,放在身道:“这个叫飞爪,登山用的。”只见这飞爪,一头扁平,中间开了个洞,一条小孩手腕大小的麻绳穿过其间;铁棒另一头上,分出四条向四个方向伸开弯曲的铁钩,好似水牛的牛角一般。
  陶醉又拿出一把小巧的羊角锆道:“这个也是用来登山用的,叫十字锆。”他见众人眼神迷茫,脸色呆滞,定然不知这些工具用法,于是亲身示范一次,这才纷纷露出兴奋激动得神色来。这些工具,古代早已有了原型,只是没有他的精细,灵巧罢了。
  大约休息了半个时辰,众人收起装备,留下瘦猴守护营地;其余由高飞带头,袁候次之,两人各凭本事,翻飞跳跃攀爬。
  看着两人小心翼翼,吃力向上的背影,想起现代的极限运动,在它面前也不值一提。山体风化,代来一个坏处,那便是山石松动,让人防不胜防;两人交替帮助才避免跌落山崖。看的陶醉心惊胆颤,冷汗涔涔。
  大约一个时辰功夫,两人这才来到山顶;随之两条碗口粗的麻绳,便从山顶放了下来。
  望着高耸巍峨的山峰,陶醉一颗心七上八下;见快步跃上麻绳的众人,陶醉又是兴奋羡慕,又是害怕担心;不由暗暗下定决心,待到营救成功后,一定要缠着高飞,学他一身飞檐走壁的绝世本领,用来偷香窃玉,定然事半功倍。
  寒风如刀,从陶醉的身上脚下吹过,掀起一片片衣襟;带动山崖空出的绳子,飘飘荡荡,让人心里一阵阵的发虚;他抓紧绳结,一步一步往上爬。陡然间,陶醉抓住的山石猛然一松,身体登时失去平衡,便向山崖下跌落;他心里一紧,脑子一片空白,恍惚中,耳边想起一阵奇怪的话语,宛如缥缈的歌声,淹没在刮过耳边的寒风里。他看见了远在老家的母亲。那一副常年劳累,岁月流失变得身材佝偻的身影;正依着大门边,期盼慈爱的眼神,望着远方如玉般的水泥路尽头,仿佛有一辆速速开来的小汽车的身影;里面坐着自己,正向窗外挥舞双手兴奋大喊道:“妈妈,我回来了。”似乎听见他的喊声,父亲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他满头银发,带着一副老花镜,岁月如刀,无情的在他的额头上刻下一道道沧桑。
  突然画面一转,眼前又是娇艳如花的金菊和大小姐在脑中晃动,凄楚的美目里满是泪花,口中呢喃道:“你说过的,让我们等你回来娶我,你说过的…”仿佛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千里平原上,满是桃花;两位银丝白发的垂垂老妪,坐在桃花盛开的桃树下相依相偎,望着连绵群山口中喃喃低语道:“你说过要回来的,叫我们等你,现在你又在何方?”语气凄婉悲凉和无奈。
  突然间身子一止,手腕好似被他人抓住,一股火热传来,把张小刚从幻境中拉了出来。他睁开眼睛,见高飞不知何时追了下来;他双腿勾着一条绳子,如猴子捞月般抓住自己的手腕,脸色胀的通红,嘿嘿傻笑道:“队长,你说过,是兄弟便一起出门一起回。”
  陶醉全身冷汗,一颗心仿佛要跳出胸膛;他惊魂未定的道:“是兄弟,一起出去一起回”
  陶醉觉得心里好似塞满了什么东西,顶的有些发慌;绝处逢生的喜悦让他心里热血澎湃,浑身充满使不完的力气,借助高飞身子往上挡开的姿势,双手紧紧抓住绳子,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
  高飞转过身道:“你先上,我在你后面。”
  陶醉知道他的心意,也不矫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噌噌噌的便往上爬去。
  头顶上漏出几张惊骇后喜悦的笑脸道:“抓紧些,我们拉你上来。”说完众人七手八脚的抓紧绳子,拉了起来。。
  高飞深吸一口气,仰卧起坐般的抓住绳子,紧紧的跟着的身后爬了上去。
  待到众人都爬到山顶,已是红日西斜,晚霞漫天。